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一十六章 穷寇亦追

更新时间:2021-06-24  作者:大明终始
我本良家子,出师亦多门。

将骄益愁思,身贵不足论。

跃马二十年,恐辜明主恩。

坐见幽州骑,长驱河洛昏。

中夜间道归,故里但空村。

恶名幸脱免,穷老无儿孙。

——《后出塞》杜甫

此战唐军大胜,伤亡甚微。五百勇士奇袭,杀退敌军数万,令军心大震!

唐军将士欢天喜地,只可惜昨夜一场大火,将伪燕军营中的不少军需物资焚烧。

唐军将士赶快打扫战场,从灰烬中扒出尚未烧毁的武器辎重,粮食草料,全部运回雍丘。

更令唐军将领兴奋的是,此战缴获伪燕军马五十多匹,皆是膘肥体壮的突厥良马。

有了这五十多匹骏马,唐军的防御方法更加多样,不仅能蜗守雍丘,还能长途奔袭,截杀伪燕粮草补给队伍。

见到这五十多匹骏马,白复再生一计。

白复找到南霁云,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南霁云此时须发皆红,血染战袍,但听到白复的主意,豪气顿生,和白复击章相和。

南霁云大笑道:“兄弟,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白复和南霁云找到正在打扫战场的张巡,白复道:“大人,根据俘虏人数推断,有数千兵马昨夜趁乱逃窜。

根据草地留下的人马足迹,这批兵马都逃向同一个方向——东边三十里处的燕军辎重补给营地。

我猜令狐潮定会在此地收拢残军,集结大军后继续围城。

我军刚刚大胜,令狐潮必料不到我军会发动第二波攻击。

三十里外的燕军辎重补给营地没有防御工事,若能赶在黎明之前,我军骑兵掠至,敌人无险可守,再加之惊魂未定,定会继续溃败。

辎重补给营地有不少粮草,足够支撑我军日用开支一段时间。”

张巡听罢,眉头一皱道:“此计虽好,但对将士的体能要求过大。昨夜众将激战一晚,大家身体疲惫不堪,到了临界边缘。”

南霁云大笑道:“大人,昨夜杀得还不过瘾,我南八愿陪吾弟走一遭!”

张巡沉思片刻,道:“好!南八,你挑五十名精锐,骑上这五十匹突厥良马,奔袭过去。

能战则战,若战机不妥,随时回撤。切不可贪功冒进,白白牺牲。”

白复和南霁云领命而去。

南霁云从军中挑出五十名骁勇将士,将马分给他们,换上伪燕军服,带足干粮箭矢,向三十里外的敌营奔去。

五十名将士一边奔驰,一边就着清水将干粮吞咽下去。

一路上皆是溃散败走的燕军步卒,偶尔有几拨燕军斥候,看见这五十名将士也以为是溃败的燕军,没有过多在意。

离燕军辎重补给营地还有数里时,南霁云让五十名将士下马休息。南霁云问道:“复兄弟,这一仗怎么打?”

白复道:“敌军虽败,毕竟还有数千人。我们这区区数十人只能智取,不可力敌。

兵法云:以正合,以奇胜,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南霁云急道:“复兄弟,别卖关子。我南八是个粗人,你就直说怎么打。我按你的意思办。”

白复笑道:“南哥,你带二十名箭法高强的兄弟,如此这般……”

令狐潮昨夜大败,如惊弓之鸟奔逃至此。一夜未睡,心力憔悴,脑袋刚沾上枕头便沉沉睡去。

梦境中,只见安禄山听闻自己大败,勃然大怒,喝令刀斧手将自己推出辕门,斩首示众。

令狐潮一惊,从梦中醒来,一头虚汗。

忽听军营外喧闹大乱,令狐潮心头一颤,不知又有什么祸患降临。

小校跌跌撞撞冲进帐篷,惊慌失措,道:“回禀将军,不好了,唐军骑兵杀过来了!”

令狐潮大惊,赶忙披甲戴盔,出营接仗。

此时,正是黎明时分,也是破晓前天色最黑暗的时刻。

只听铁蹄疾驰,分不清究竟有多少唐军兵马杀来。

正如白复此前所料,燕军辎重营地没有防御工事,军阵未成。唐军骑兵策马就可跃入战壕,杀入营地。

白复率先冲锋,冲在最前头,在燕军弩箭手的射程外就开始放箭。

雕弓‘睚眦’连珠劲射,箭无虚发。

燕军弩箭手瞬间倒下一片,其余士兵魂飞魄散。眼看唐军铁骑冲到眼前,弩箭手赶快撤退,退到长矛兵的身后。

数十名长矛兵在校尉的带领下迅速结阵,准备迎战唐军铁骑冲阵。

白复弯弓搭箭,左手托泰山,右手抱婴孩,弓开如满月,箭似流星。狼牙箭呼啸而去,只听噔的一声,箭矢洞穿指挥校尉护盾,一箭爆头。指挥校尉翻身跌下马来。

白复身后三十骁骑也纷纷放箭,射向长矛兵。

白复连发数箭,将坎巽真气注入箭矢,狼牙铁箭势大力沉,螺旋劲气将长矛兵护盾炸得粉碎,将前排长矛兵一一射杀。

白复箭法不仅精准,这种爆头的杀戮之法实在过于恐怖,具有无可比拟的震慑效果。

没有校尉指挥的长矛兵群龙无首,溃败奔逃。

前方再无阻挡!

白复带领三十骁骑,跃马冲入战壕,左挑右杀,势不可挡。

白复率先开路,掌中五钩神飞枪粘着死,碰着亡,没有一合之将。

十数名士兵手持兵刃冲向白复,将白复团团围住,试图凭借人数之力,杀伤白复。

白复面无惧色,一个怪蟒翻身,腰躯扭转,仰天盘旋,枪尖一扫,枪芒锋锐深寒,顿时将四围兵将的喉咙划开,鲜血喷溅,腥膻扑面。

白复一提马缰,骏马从匍匐倒地的兵将身上跃过,杀入敌阵。白复左冲右突,挺枪直刺。枪似梨花,翩然纷飞,见血封喉。

伪燕官军虽多,但在白复眼中,不堪一击。白复虎入羊群,收割性命,如探囊取物。大军之中,七进七出,予取予夺。

令狐潮子侄令狐裘见白复在阵中肆无忌惮杀戮,勃然大怒。他拍马赶来,喝道:“好你个王八犊子!你家令狐爷爷在此,吃我一刀!”。

令狐裘绰号‘火狐’,师父是隋朝泗水关总兵左天成的后人。令狐裘力大无穷,刀法娴熟,堪称令狐潮手下第一大将。

前两日他负责押运粮草,没赶上昨夜袭营之战。他向伯父抱怨,若有他在,昨日定将唐军剿灭在营寨之中。

令狐裘见到白复,先是一愣,随后爆发出一阵狂笑,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青城小子。

你师妹当年在虎贲军时,我还摸过她的小手呢?!这娘们儿,够劲儿!哈哈哈”

原来令狐裘曾经是虎贲军的教官,训练过杨亦蝉等武举。

当年,杨亦蝉为了买一把好鞠杖,曾经向他借过御前侍卫令牌,被他趁机揩过油。

令狐裘知道白复、杨亦蝉和永王三人的恩怨,借此挑衅白复动怒。想趁白复分神之际,伺机偷袭。

令狐裘见白复脸色微变,心中暗笑,使出拿手功夫——连环三刀,劈卷斩。第一刀势大力沉,力拔千钧;第二刀转圜灵动,游刃有余;第三刀,浑雄厚重,余韵绕梁。

三刀之内,取敌首级,斩将夺旗!

只可惜他这种外门功夫,表面虽然霸道,但在内家高手面前,还是差了火候。

白复枪杆一卸,将令狐裘第一刀刀劲化去;五钩神飞一转,枪钩将第二刀锁死;枪尖一吐,坎鼎罡气涌出,将长刀荡开,破去第三刀。

白复枪身一抖,梅花七蕊乍现,刹那雪乱。

令狐裘只觉眼前一花,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枪头。手忙脚乱之中,只觉小腹剧痛,一低头,自己小腹已经中枪。五脏六腑被五钩神飞枪的五个枪钩扯出,肥肠油脂流淌在马鞍桥上,触目惊心。

今日白复,睚眦必报!

白复恨此人出言不逊,下手狠辣,毫不容情。

谁人见过这等枪法,伪燕官兵如一群绵羊,惊恐瘫软,四散奔逃,唯恐避不开这黑暗之神!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