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零七章 永王之乱

更新时间:2021-06-10  作者:大明终始
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

主父西游困不归,家人折断门前柳。

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天荒地老无人识。

空将笺上两行书,直犯龙颜请恩泽。

我有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致酒行》李贺(唐)

这一日,永王李璘带着永王妃杨亦蝉入宫拜见玄宗。

玄宗今日心情甚好,单独设下酒宴,邀请两人入席。

蜀地歌舞虽不及长安,但胜在舞姬娇小婀娜,曲调闲散脱俗,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永王和永王妃频频祝酒,恭祝太上皇福寿康宁,唐军早日光复两京。玄宗连饮数尊,甚是欣慰。

酒过三巡,永王李璘起身,施礼道:“父皇,如今战局胶着动荡,太子领命,北上勤王。

儿臣不才,愿替父皇和皇兄分忧,奔赴江陵,为父皇和皇兄筹备粮饷,保障军需物资源源不断送抵成都和灵武。为我大唐军队荡平逆贼,尽犬马之劳!”

高力士在一旁垂手而立,面无表情。

玄宗手捋长髯,笑道:“好!我儿勇武仁孝,朕甚感欣慰。朕此前发布诏书,命你节制山南东路、岭南、黔中、江南西路四道,兼江陵郡大都督。你带着朕的手谕,即刻赴任去吧。”

永王李璘大喜,单膝跪在玄宗面前,军礼参拜。

杨亦蝉只觉今日酒劲甚大,才喝得两杯便头晕目眩,迷迷糊糊中见这父子俩推杯换盏,言谈甚欢。

醒醉一线,杨亦蝉身子一歪,醉倒在席间。

睡梦中,杨亦蝉仿佛回到了青城九乡荫翠谷。自己完全掌握了青城十三式的精髓。身法轻盈,剑势灵动。一路剑法下来,大汗淋漓,复师兄在一旁慵懒的微笑。

远处,玫瑰色的火烧云如鱼鳞般映红了整个天空,阳光透过青松翠柏辉洒下来,映出一圈圈光晕,温暖而不刺眼。

夕阳西照,彩霞满天,风穿松林,栀子花香,还有,白复年轻的气息……

这个梦境杨亦蝉梦见过多次了,每次都让自己温暖、舒畅、安心。

杨亦蝉缓缓苏醒,不忍从梦中醒来,只觉自己头疼欲裂。看来昨晚自己真是喝多了,年纪大了,酒量下降不少。

杨亦蝉慢慢睁开双眼,眼前是金色的帷帐,锦被蜀绣,龙飞凤舞。熏香渺渺,龙涎香弥漫房间……

“这是什么地方?”杨亦蝉一惊。一掀锦被,自己浑身。打望四周,枕边竟侧躺着一人,须发苍白……

听到杨亦蝉穿披衣裙的动静,枕边之人也亦醒来,他疼爱地望着杨亦蝉,搂住杨亦蝉裸露的双肩,微笑道:“我儿仁孝,朕甚是欣慰……”

杨亦蝉一声尖叫,顾不上衣衫不整,拖着裙摆,赤足跑出寝宫……她象一只无头苍蝇,在宫殿回廊中拼命奔跑,碎石划破了双脚,浑然不觉……

杨亦蝉披头散发,泪流满面……

杨亦蝉再次醒来时,床榻边上坐着其母尹凤蓝。杨亦蝉满腹委屈,抱着尹凤蓝嚎啕大哭。

尹凤蓝抚摸着杨亦蝉的发鬓,柔声道:“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只有取悦他们,我们才能活得更好。

你经历过的事,武曌、杨玉环都经历过,莫不若是。但杨玉环能忍辱负重,恩宠六宫。武曌更能披肝沥胆,让群臣叩首,天下慑服,成为千古第一女帝!

这一步踏出了,也就豁出去了。未来如何,皆操持在你手中!”

杨亦蝉泪眼婆娑,泣道:“他去哪儿了?”

尹凤蓝走到窗边,眺望远处岷山山巅的积雪,道:“我已经在李璘身上下了蛊毒,让他发下毒誓,倘若他能荣登大宝,必立你为大唐皇后。”

杨亦蝉不知为何,再也哭不出来。她收住眼泪,冷冷地看着母亲背影,满纸辛酸。这究竟是自己想要的幸福,还是她们想要的富贵?

曾几何时,自己沦陷在谎言和虚妄之中。到头来,镜花水月,得到什么,又失去了多少?最风光,也是最凄凉……

从此,杨亦蝉改头换面,自称是永王妃的孪生姐妹,化身杨婕妤,在宫中服侍玄宗。

不少宫女宦官知道此乃掩人耳目之举,杨婕妤就是永王妃。但高力士下了封口令,谁要是敢乱嚼舌根,诛灭九族!

宫中之人心照不宣。

用杨亦蝉换取玄宗的诏命后,永王李璘迫不及待地离开巴蜀。

临行前,玄宗密令李璘替自己办件事——从归隐武隆天坑的武瞾手里夺回螭龙鼎丹。

永王李璘大喜,自己盗取了白复的坎鼎真气,一旦螭龙鼎丹到手,水火相济,岂不是可修炼出无敌天下的武功!

永王李璘压根就没想将螭龙鼎丹交还给玄宗,他假意应承,以此为由,借机调出虎贲军兵权,将虎贲军归入自己麾下。

可惜永王李璘遇见了白复和郦雪璇。武隆天坑一战,李璘和虎贲军不仅铩羽而归,李璘还被白复废掉丹田坎鼎鼎炉,夺走坎鼎真气,斩落右手手掌。可谓得不偿失。

永王李璘无法向玄宗复命,担心夜长梦多,日久生变,于是直接坐船东出,穿越三峡,于当年九月抵达江陵。

此时江陵,富庶天下。在长孙晏行的筹措下,迁徙到江南的世家望族捐赠出大量的钱帛粮草。这些钱粮和江淮一带的赋税都要通过江陵中转。

李璘到达江陵时,发现江陵府库中财帛堆积如山,不逊长安左藏。李璘大喜,立即下令中止向襄阳运输粮饷,拿出大量钱帛招募兵马。一时间,江陵城中,聚集了数万兵马。

以谋士薛镠为首的文武官员,纷纷怂恿永王李璘拥兵自立,割据江东。

谋士薛镠奏表:“如今天下大乱,惟江淮一带繁华富庶,兵精粮足。永王殿下奉太上皇旨意,握四道兵符,封疆数千里,应顺应天下大势,入主金陵,虎踞江东,保有江表,如东晋故事。”

谋士薛镠的奏表正合永王李璘的心意。如今拥兵数万,坐镇东南,将大唐最富庶的半壁江山收入囊中,完全有实力偏安一隅,虎踞江东。

“让灵武皇帝和安禄山拼个你死我活,最好两败俱伤。到时候,殿下可坐收渔人之利,挟东南数万精锐,北上勤王,逐鹿中原,平定天下!孱弱之君,彼可取而代之。”

谋士薛镠的话,言犹在耳,正中永王李璘下怀。

肃宗收到徐太傅等朝臣的密奏后,勃然大怒。

永王李璘生母郭顺仪早亡,李亨见尚在襁褓中的李璘幼年丧母,孤苦无依。便将其接回府中,夜里亲自哄他入睡,异常疼爱。李亨长兄如父,将李璘抚养成人。两人情同父子。

没想到,自己视李璘如子,而永王竟然如此忤逆,趁天下大乱,唐军无暇南顾,竟冒天下之大不韪,拥兵自立!

此时,李亨已经接到玄宗使臣送至灵武的传位诏书和传国玉玺,成了名正言顺的大唐皇帝。

永王李璘自立门户的行为直接挑战大唐天子的权威。肃宗随即颁布一道敕令,用流星快马送抵江陵,命永王“归觐于蜀”,即刻交出兵权,返回成都。

同时,肃宗任命高适为淮南节度使,来瑱为淮南西道节度使,韦陟为江东节度使。肃宗密令三人率部监视江陵,若有异动,无需上奏朝廷,可便宜从事,联手将其剿灭。

李璘接到皇兄李亨的敕令,冷笑一声,当场将这道敕令撕成粉碎。

当日,李璘封虎贲校尉季广琛为骠骑大将军,封浑惟明为骁骑大将军,整肃三军,厉兵秣马。

至德元年十二月,永王李璘以讨逆吴郡太守李希言为借口,率领数万舟师沿江而下,奇袭金陵。意图趁中原战事胶着,趁机割据江东。

永王起兵,朝野震惊。

吴郡太守李希言派大将元景曜,会同丹阳太守阎敬之出兵御敌;广陵长史李成式也派部将李承庆发兵抵御。

李璘兵分三路,命骁骑大将军浑惟明率江陵水军攻击吴郡,骠骑大将军季广琛率虎贲军强攻广陵,自己则亲率主力进兵当涂。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