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三百七十六章 深山老林

更新时间:2021-04-25  作者:大明终始
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岳飞

斥候来报,胡骑撤离后,在离剑门关三十里外的地方弃马,试图效仿邓艾,偷渡阴平,攻下成都。

赵昆仑冷笑,邓艾偷袭成都,历史上仅此一次。

邓艾熟悉天下山川地图,在当地向导带领下,才敢从阴平沿小路,凿山开路,修栈架桥,鱼贯而进,经汉德阳亭,奔赴涪县。就这样,也九死一生,数千人进山,百余人出谷。

你们这帮胡人,自不量力,以为武功高强,就妄想横穿茫茫蜀山?也太小看蜀山诸神了吧?!

赵昆仑将胡人入山处做上记号,仔细研究墙上地图。胡人自阴平沿景谷道东向南转进,南出剑阁两百多里,依次过江油和绵竹,方能到达成都。

而要想绕过剑门关,直抵江油,必须穿越七百余里无人烟的险域。这无人区乃是远古森林,尤其是马阁山,山高谷深,险峻陡峭,道路断绝。更可怕的是,一路上森幽蔽日,毒虫猛兽,毒雾瘴气层出不穷,饶是经验丰富的猎人、药农也不敢轻易进山。

赵昆仑这才放下心来。

跪坐塌上,一杯蒙顶石花入喉,泉水清冽,茶香四溢。赵昆仑猛一激灵,胡将孤军深入,千里追杀,必有后手,切不可大意。

想到这里,赵昆仑奋笔疾书,奏报详细军情,然后用飞鸽传书,密送给大哥姜隐农。

第二日,姜隐农便接到赵昆仑的飞鸽传书,他找来唐门掌门唐顾,两人合计一番后,周密部署,下达数条指令。

巴蜀武林,被紧急动员起来。

贺略荒和乞石烈格两人各带数十人,分两路进入莽原大山,试图效法邓艾,绕过剑阁,横穿森林,直抵江油。到了江油,距成都也就三百余里,一马平川,无险可守。

届时,玄宗束手,大唐皇室手到擒拿。

进入大山数个时辰,除林木愈发茂盛外,未见异常。贺略荒放下心来,对其他胡将笑道:“照此进度,我们不到十日,即可抵达江油。”

走到一处高山草甸,地势相对平缓,野花盛开,草长莺飞。贺略荒示意大家在此休憩。胡将掏出肉干、奶酪和马奶酒,席地而坐,就餐进食。

昨日剑门关一战,让大家心有余悸。此时见草甸风光秀美,情绪高涨。酒足饭饱之后,竟掏出马头琴,载歌载舞。

贺略荒也没有制止,毕竟昨日战事惨烈,将士需要放松一下,舒缓压力。

孛鲁马奶酒喝的太多,走到一旁僻静处小解。此处野菇遍地,长满数丛巨花。花朵形似喇叭,花瓣肥厚,异香扑鼻。

孛鲁走到巨花旁,将铁斧扔在地上,解开裤带,对准巨花就是一泡尿。这泡尿撒得颇长,孛鲁好不舒爽。

就在孛鲁痛快之间,巨花犹如活物,花瓣仿佛血盆大口,一口将孛鲁吞下。

孛鲁大叫一声,上半身被巨花吞入腹中,两条腿在外不停扑腾。巨花犹如巨蟒,吞咽两口,将孛鲁整个吞下,然后灿烂依旧,迎风招展。

一碗茶的时间,孛鲁还未回来。贺略荒略感不安,召集大家四散搜索。看见孛鲁的铁斧,众人围了过来。除了几丛巨花,再无线索。

贺略荒越看这几丛巨花,越觉得异样。贺略荒捡起孛鲁的铁斧,对准巨花砍去。巨花开膛破肚,从中滚落一物,依稀可见一只牦牛头颅,牛角健全。

“食人花!”贺略荒大惊。

众人赶忙掏出兵刃,将其他几丛巨花砍开,终于在一丛巨花肚子里找到了孛鲁的尸体。孛鲁已被花瓣中的绿色液体腐蚀,已无人形,只剩下一手一脚,惨不忍睹,酸臭扑鼻。

众胡将“哇”地一声,将刚才吃下去的肉干、奶酪全部吐了出来。不等贺略荒指令,赶忙逃离现场。

匆忙中,孛尔只斤一脚踩中一个土包。土包塌陷,“嗡嗡”声四起,成千上万的马蜂从土包中蜂拥而出,扑向孛尔只斤。

孛尔只斤魂飞魄散,拼命奔逃。马蜂如同一团黑云,席卷而去,将孛尔只斤扑倒。

等到众人用火把将马蜂驱散时,孛尔只斤早已毙命,浑身上下,密密麻麻全是黑斑小孔,状同蜂巢,令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顿生。

贺略荒这才知道莽原大山的厉害,赶快集结队伍。如临大敌,小心翼翼前行。好不容易通过高山草甸,进入密林。

高山天气多变,刚才还艳阳高照,一阵山风吹过,大雨倾盆而下。

众人在林间穿梭,见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方圆数丈干燥,不受雨水侵袭。赶忙躲进树下避雨。大树树干粗壮,需要几人才能合围。据此推断,树龄应有千年。

树下有不少枯枝,众人搜罗枯柴,点燃篝火。枯柴在火中噼啪作响,散发出阵阵檀香。

众人筋疲力尽,留下几名哨兵,四方把守,余众靠在树干上呼呼睡去。檀香扑鼻,似乎有安神催眠之效。哨兵不知不觉,也昏睡过去。

就在众人沉睡中,从千年古树上,无声无息垂下无数条藤蔓。藤蔓如蛛网,将众人周身困缚。

这一觉睡得很香,极其解乏。

睡梦中,贺略荒仿佛回到了草原,躺在自家的帐篷里。熊皮褥,狼皮毯,蓬松温暖。

帐篷外,獒犬打闹,孩童嬉戏,欢声笑语。女人们将羔羊剥皮,撕成条索,放在篝火上烧烤,肉香扑鼻。

贺略荒的爱犬扑到怀里,长长的舌头,满头满脸的添……

贺略荒醒来,睡眼朦胧,昏昏沉沉,仿佛宿醉未醒。半天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被藤蔓牢牢困缚在树干上。

队友不见踪影,唯有篝火噼啪作响。

贺略荒脚上一阵麻痒,一低头,三头憨态可掬的黑色小熊,正在津津有味地啃着自己的脚掌……

一日之间,贺略荒率领的队伍,全军覆没。

乞石烈格这支部队,也好不到哪儿去。

乞石烈格率队在崇山峻岭中奔驰,地面突然陷落,坍塌成一个巨大的天坑。

数十人躲闪不及,径直掉落下去。

天坑深愈百丈,十数名轻功较弱的胡人直接坠落,重重砸在石钟乳上,骨断筋折,立时毙命。

幸存下来的人,很快聚拢在一起。乞石烈格清点人数,就这一下,折损三分之一人马。乞石烈格心疼不已,死得这么窝囊,还不如在剑门关跟唐军好好干一场!

众人掏出火折,制作火把,人手一支。顺着天坑内水流的方向,慢慢向洞外挪动。

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一个高愈数十丈的巨大洞窟。洞窟两边的岩壁乌黑透亮。仔细一看,峭壁上密密麻麻悬挂着成千上万只黑色蝙蝠,叽叽喳喳,鸹躁不安。

见到火光乍现,蝙蝠大军飞掠而下,如同一团巨大的黑云袭来。众人如惊弓之鸟,被吓得抱头鼠窜。

“离水远一点!”

乞石烈格瞥见潭水中一道黑影无声无息靠近岸边,赶忙大喝一声,提醒众人。

众人眼睛一花,一人已经落水,如同鱼饵上的铅坠,被拖入水中,迅速下沉。水花剧烈翻腾,很快恢复平静。只有一滩深红的血色,随波荡漾,慢慢晕开……

好不容易走出洞窟,阳光明媚,溪水潺潺,青草葱葱,众人欢呼雀跃。

一名胡人撒欢儿冲向小溪,双手捧起一把溪水,抹脸洗面。再掬一捧清泉,送入口中。溪水清冽,连饮三口。

突然,这名胡人扑倒在地,口吐血沫,浑身抽搐。

众人大骇,跑上前救援,定睛一看,汗毛倒竖。

数以亿计的血吸虫,如水草飘动,从胡人眼耳鼻等窍穴中涌出。血吸虫好似能瞬间繁衍,汩汩泉涌,越涌越多,无穷无尽。血吸虫族群在胡人肩头蠕动,如同河水冲刷岸边泥土。胡人血肉瞬间崩塌,化为森森白骨……

众人魂飞魄散。

一名胡人惊吓过度,当场疯癫,狂笑中,一刀将身旁同伴劈为两段。

一声惨叫,众人失控崩溃,四散奔逃,再不听乞石烈格指挥。

远处,毒雾瘴气,幕天席地,张开大网,面露狰狞,等待着将这些擅自闯入者一网打尽。

天才一秒:m.zssq8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