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三百六十七章 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21-04-16  作者:大明终始
唐家国破君不守,独载蛾眉弃城走。

金瓯器重不自持,玉环堕地犹回首。

前星夜入紫微垣,王风净扫长安膻。

上皇卷甲三川外,父老含悲长庆前。

世间万事多反覆,自古欢娱不为福。

君不见西宫露刃迎,何如坡下屯兵宿。

——《马嵬曲》李东阳〔明代〕

白复身中数箭,如一块陨石,从空中翻滚坠落。下坠数十丈后,重重跌入水中。百丈深渊,果然是玄天大阵的假象。

水流湍急,将白复冲向下游。

白复强忍住逃出生天的欲望,漂流至瀑布下方的深潭,借助手铐脚镣的重量,将自己深深沉入潭底。剑魔说过,坎鼎真气喜水,水域就是最好的疗愈场。

白复将自己深埋水底,坎鼎真气运行周天。失而复得的坎鼎真气比之前更加精纯,伤口慢慢开始愈合。白复意外发现龙鳞斑纹的疤痕处,受创最浅,刀砍箭射,只在肌肤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没有深入血肉。

白复冥想禅定,偶而气息枯竭时,才偷偷浮上水面,用翠竹吹管偷偷换气,然后再潜回水底修炼。

数天后,伤口完全愈合,看不出创口的痕迹。

白复思量,离恨天的追兵料想不到自己能在水中潜伏这么长时间。这几天他们应该将下游河道拉网搜索过一遍,现在顺着河流逃狱,安全几率更大。

白复小心谨慎,潜在水底,缓缓向下游游去。沿途果然看见不少钩锁渔网和水闸,数了数,竟然有数十处之多。此时,搜捕、打捞的守卫已经撤离,有惊无险。

离恨天果然是天字第一号牢狱,守卫森严,不容小觑。

“也不知当年,独孤剑魔是如何带着武曌皇帝脱身的?”白复一路幻想,心驰神往。但心底隐隐绰绰有个念头,如同一段乱麻线头,不知所终。

水底潜行数十里,山涧终于汇入一条大河,河面宽阔,白复脱困而出。

白复拖着手铐脚镣,一步一步走出水底,行过滩涂,步上河岸,脚踩实地。

此时此刻,阳光明媚,微风拂面,鸟语花香。白复回头望向山谷,此身此景,恍如隔世。

白复心念一动,萦绕在心头的线头,终于解开。一路走来,白复下意识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如今,突破重重关卡,重获自由,白复方才恍然大悟:这三年间,忠嗣师父应有一两次越狱脱困的绝好时机。为传自己兵法,忠嗣师父放弃了独自逃生的机会,而将这机会留给了弟子白复。

白复跪在河滩上,双手掩面,嚎啕大哭。

白复对着山谷的方向跪拜,重重磕了数个响头,一咬牙,起身上路,再不回头。

皇天后土,师恩难报,唯有不负重托,方不辜负师父一份心血。

白复昼伏夜出,野果裹腹,数天后,终于见到一处村落。此地民风纯补,白复让铁匠将手铐脚镣凿开,饱餐一顿后,继续上路。

按照忠嗣师父的计划,白复脱狱后,应即刻返回青城。

一方面,玄宗会密令六扇门和金吾卫捉拿白复,长安已不安全。另一方面,青玄掌门医道天下无双,或许能将被挑断的手筋脚筋续接、修复。否则,空有一身内力,依然是个废人。

白复按计划逐一实施。再次出现时,白复伪装成一名中年游方郎中,拄着拐杖,向成都进发。

此刻,白复已经获悉了最近数月的战况:

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安禄山集结麾下部队,并联合同罗、奚、契丹、室韦共计十五万人,号称二十万,在范阳起兵。

安禄山亲率十五万铁骑从蓟城南下,兵锋直指洛阳。

“禄山乘铁舆,步骑精锐,烟尘千里,鼓噪震地。时海内久承平,百姓累世不识兵革,猝闻范阳兵起,远近震骇。河北皆禄山统内,所过州县,望风瓦解。守令或开门出迎,或弃城窜匿,或为所擒戮,无敢拒之者……”

安禄山造反,玄宗龙颜大怒,怒火中烧,接连征召高仙芝和封常清两位名将为帅,渴望一举歼灭安禄山,将此贼凌迟处死。

然而,由于备战仓促,封常清虎牢关和洛阳两次大败,丢掉洛阳。不得不投奔驻守陕郡的高仙芝。

贼锋势大,锐不可当。

高仙芝根据封常清建议,放弃陕郡,暂避锋芒,退守潼关,进行战略防御,确保长安万无一失。

叛乱三十多日后,安禄山大军席卷大河南北,夺取洛阳,兵峰直指潼关。

玄宗暴跳如雷,盛怒之下,乱了方寸,听信监军宦官边令诚一面之词,以‘不战而逃’、‘违抗圣旨’为由,将高仙芝和封常清就地正法,斩于阵前。

一代名将含冤九泉,星消玉殒!

玄宗随后责令养病在家的哥舒翰,率领大军奔赴潼关迎敌!

这一切都被忠嗣师父料中,白复只觉解气,顿足骂道:“呸,忠奸不分,养虎为患,活该你丢了半壁江山!”

由于安禄山范阳起兵,长安附近的骡马全部被征召,白复只能步行归蜀。

这日白复在官道上行走,之见身后烟尘滚滚,马嘶人呼,大批官兵仪仗华美,簇拥着数十辆马车,疾驰而来。白复赶忙走下官道,避让一旁。

这群官兵盔甲鲜明,武器精良,但面色凝重困顿,风尘仆仆,行色匆匆,没有功夫打望白复等路人,疾驰而去。

白复无意中瞥见一辆华贵马车,一人掀帘眺望,露出赤黄袍衫。白复大惊。

就在此时,一人率领一队轻骑兵,策马奔腾。此人金盔金甲,大红披风,坐下高头骏马,煞是威风。身旁一名女将,也是鲜衣怒马,英姿飒爽。

白复一见,眼中精光四射,杀气凌冽,恨不得将此人射杀当场。原来,正是永王李璘率领虎贲军,驰骋在官道上。

白复推算了一下刺杀几率,就算将永王李璘格杀当场,自己恐怕也难全身而退。

兵法云:“先胜而后战”,白复权衡利弊,决定放弃这次机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随后,又有数批官兵,护卫着大量华贵车辆,尾随其后,奔向巴蜀方向。

白复心生疑惑,仔细打量过往军队,默默计算车辆和兵马,大约有近千名将士。

经过缜密观察,白复发现这些将士盔甲鲜明,毫无破损痕迹。将领骑着高头大马,肥头大耳,膀阔腰圆,面有傲骄之色,若所料无误,应该是拱卫京畿的十六卫军队。

可是,十六卫乃是禁军,驻防长安,怎会无故调离京师?莫非出了大事?!白复一盘算,心中升起不详预感。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