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三百六十六章 越狱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大明终始
手自搓,剑频磨。古来丈夫天下多。

青镜摩挲,白首蹉跎,失志困衡窝。

有声名谁识廉颇?广才学不用萧何。

忙忙的逃海滨,急急的隐山阿。

今日个,平地起风波。

——《柳营曲·叹世》马谦斋〔元代〕

忠嗣将军布下的疑阵,果然有效。狱卒每日送饭,丝毫没有发现忠嗣将军已逝。

白复跌坐在塌上,神情恍惚,思绪万千。入狱三年,恍如隔世。现在想起来,忠嗣师父每日教诲,日子虽苦,却过得津津有味。

现在仅剩自己一人,形影相吊,让白复心绪难平。忠嗣将军虽逝,音容笑貌犹在。

睹物思人,白复夜不能寐,心如刀绞。

“一定要逃出去!”

白复银牙紧咬,每日不断告诫,脱狱之心从未如此强烈。唯有逃出离恨天,才能替忠嗣师父和自己报仇!

这日,月光如雪,草席似乎凝结了一层银霜。

一只苍蝇在气窗口盘旋,从牢狱房梁悄悄爬下来三只壁虎,虎视眈眈盯着苍蝇。一旦苍蝇靠近,就猎杀当场。

苍蝇显然没有觉察出危险,从铁窗飞入。埋伏已久的壁虎舌尖一吐,眼看就要把苍蝇扑杀。

“嗖”

壁虎只觉眼前一花,定睛一看,苍蝇一对翅膀被一颗米粒击落。失去双翼的苍蝇如一粒尘埃,从空中掉落。

地上休憩的壁虎大喜,赶忙冲上前,一仰脖,将天上掉下来的美餐吞入腹中。

被击落的苍蝇双翅,在半空中随气流上下飞旋,如春日纷飞的柳絮。

白复久久注视,面色凝重。

数月过去,三丈之内,击落蚊蝇,他已经能够百发百中。然而,白复的翠竹吹镖只有劲风,没有劲气。击杀蚊蝇,不在话下。但想要杀人毙敌,还远远做不到。

丹田鼎炉依然熄灭,而且越是心焦,心湖越没有反应。若在钦差到来前,坎鼎真气不能复原,自己该怎么实施逃狱计划?

白复眉头深锁,思虑万千。

“哐当”一声,牢门打开,两名狱卒手持火把走进牢房。狱卒身后跟着一人,宦官模样,衣着华贵,神情傲慢。

白复一激灵,心道:“难道就是今日?!”

白复假寐,一动不动。暗中观察四周情况,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时,偷偷将翠竹吹管放到嘴边,见机行事。

白复心道:“忠嗣师父推断精准,将军身份特殊,秘而不宣,前来传旨的果然只有一个人。这就好办了。”

宦官捏着鼻子,皱着眉,踮着脚尖,走到王忠嗣身前。王忠嗣长发遮脸,双目微闭,盘坐在草榻之上。

宦官冷哼一声,将圣旨卷开,扯着尖细的嗓子道:“逆犯王忠嗣,勾结胡狗安禄山,里应外合……”

白复对着王忠嗣的肉身默默遥拜,心道:“忠嗣师父料事如神,安禄山果然反了!”

宦官宣旨完毕,狰狞一笑,对着狱卒做出一个白绫赐死手势。两名狱卒将火把插入墙壁孔洞,取出白绫,套在王忠嗣的脖颈上。

宦官见王忠嗣毫无抵抗,略感诧异,走到近前,仔细打量王忠嗣的面孔。宦官用手一探王忠嗣鼻息,心道不妙,正要大声斥责狱卒。

白复悄悄用翠竹吹管对准忠嗣将军眉心。

一股劲风袭来,王忠嗣披在脸上的长发突然炸开,王忠嗣双眼猛然睁开,虎目圆瞪!

宦官大骇,吓得魂飞魄散,连退三步。

白复一扯脚下草垫,宦官后仰,一个倒栽葱,跌倒在白复面前。

机不可失!

白复铁链一翻,匝住宦官脖颈,连箍两圈,用翠竹吹管尖端对准宦官颈部动脉,喝道:“莫动!否则要你狗命!”

宦官惊魂未定,声泪俱下,扯着嗓子泣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只是个传旨的阉人,家中尚有老母奉养,还请大侠高抬贵手,饶我狗命!”

挟持环节,白复反复演练多次,此刻声音沉稳,道:“让狱卒给我把脚镣手铐打开!”

宦官赶忙比划手势,让狱卒按白复的意思办。

除下脚镣手铐的白复顿觉轻松,他从狱卒靴筒中掏出一把匕首,将翠竹吹管含在口中,用匕首抵住宦官咽喉,押解着宦官一步一步走出牢房,走上拱桥。

拱桥的对面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应该是这位钦差的马车。护卫马车的,还有十数名骁骑卫,铠甲鲜明,手持兵刃,威风凛凛骑在马上。

若能走到桥的对面,挟持宦官登上马车,或者抢下骏马,夺路而逃,就有逃出离恨天的希望。

眼见胜利在望,白复丝毫不敢松懈,将身子伏低,躲在宦官的身后。

宦官按白复要求,高举御赐金牌,一出牢狱就大声呼喊:“我乃陛下钦差艾东艾公公,身上有御赐金牌,见金牌如见陛下!千万不可放箭,违令者斩!”

看守拱桥的将士投鼠忌器,虽然张弓搭箭,也不敢轻举妄动。

走到拱桥中央,没有任何异常,白复心念一动,暗道:“不对,不会这么顺利!”

话音未落,只觉脚下一沉,桥面青石板下陷数寸,两道捕兽夹弹出,刺穿白复腿骨,狠狠卡住白复的脚踝。捕兽夹力道之大,割出脚踝森森白骨。

白复吃痛,手脚无力,手掌不由一松。

艾东顺势一滚,从白复手肘中脱身。

数条金钱豹大小的獒犬从四面八方窜出,咬住白复手脚,片刻之间,将白复撕咬的血肉模糊。

众将冲上前来,迅速合围,将白复团团围住。

将士打开捕兽夹,重新给白复带上镣铐。

艾东见形势安全,一瘸一拐走到白复声旁。此前受辱,让他羞愤难当,他恼羞成怒,从将士腰间抽出一把腰刀,砍向白复头颅。

“噹”一声,典狱将领挺枪一挡,将艾东腰刀拦截,道:“艾公公,没有圣上旨意,谁也不能杀戮关押在此的朝廷要犯!”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艾东气急败坏,从护送自己的骁骑卫手里要过一根马鞭,狠狠抽打在白复脸上。

典狱将领见艾公公手持御赐金牌,也不愿为囚犯得罪钦差。只要不把白复打死,典狱将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抽了数十鞭,白复伤痕累累,惨无人状。

艾东仍不过瘾,瞥见翠竹吹管滚落在地。这就是刚才挟持自己的凶器。艾东火冒三丈,怒不可遏,操起翠竹吹管,对准白复双眼插去……

白复眼睛一闭,心道:“我命休矣!”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生死一线之间,沉寂多年的丹田鼎炉终于点燃,如一颗火星溅入火油大鼎!

“轰!”

白复鼎炉重燃,如火山爆发,三昧真火喷涌而出!游走全身的真气瞬间被点燃,化为霸道的坎鼎气劲!

“呸!”

白复一口浓痰啐出,正中艾东左眼。浓痰气劲霸道,不愈强弓劲弩。顿时将艾东左眼射瞎。

“哎呦!”

艾东大叫一声,倒翻出去,手捂双眼,疼的满地打滚。

白复夺过翠竹吹管,将几颗沙粒塞入口中,对准提刀奔来的几名校尉,鼓腮啐出。

沙粒破空而出,正中这几名校尉眉心。人的前额头骨最是坚硬,但沙粒如箭矢,将这几人头骨洞穿,瞬间毙命!

白复欣喜若狂,依法炮制,将冲上来的数条獒犬一一射杀!拱桥上,躺满人獒尸骸!

十步之内,无一活物!

如此魔功,闻所未闻!

白复仰天咆哮,疯癫如魔神!

众将如潮水般迅速退下,躲在数丈外,不敢上前!

一声梆子响,漫天箭雨射向白复。

白复手持护盾,佯冲两步。随即一个倒翻,从拱桥上一跃而下,跃入百丈深涧……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