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一百五十章 皇族选人

更新时间:2021-04-11  作者:大明终始
南山截竹为觱篥,此乐本自龟兹出。

流传汉地曲转奇,凉州胡人为我吹。

傍邻闻者多叹息,远客思乡皆泪垂。

世人解听不解赏,长飙风中自来往。

枯桑老柏寒飕飗,九雏鸣凤乱啾啾。

龙吟虎啸一时发,万籁百泉相与秋。

忽然更作渔阳掺,黄云萧条白日暗。

变调如闻杨柳春,上林繁花照眼新。

岁夜高堂列明烛,美酒一杯声一曲。

——《听安万善吹筚篥歌》李颀(唐)

裴大人和白复到达书房时,管家已将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铺在案几上。众人正围观鉴赏。《快雪时晴帖》被认为是王羲之仅次于《兰亭序》的又一件行书代表作,被誉为“天下法书第一”。此时见到真迹,众人屏息凝神,入神赏鉴。

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行笔流畅,妍美厚重,众人看罢,赞叹不已。孤独阀主道:“此贴平和安详,清雅脱俗,无人间烟火之气,确有它的境界。”长孙大人也赞道:“此贴笔锋即圆润,又遒劲,颇有古风。心境悠闲逸裕,趣味别致,意境高远、深不可测。”唯有户部尚书张筠看后不语。

庆王李琮笑道:“张大人,众人都发表了意见,独独你不言语,不知可有何高见?”

户部尚书张筠笑而不语。

庆王李琮故意嗔道:“张大人,默不作声,莫不是认为我这幅字是赝品不成?”

话说到这份上了,户部尚书张筠不能不表态了。他道:“从右军的笔迹来看,应不是伪作。但我在褚遂良后人家中也见到这幅《快雪时晴帖》,字迹也是右军手笔。而且他家所藏《快雪时晴帖》来历考据清晰,是太宗皇帝赐予魏征大人,魏大人又转赠给褚遂良的。”

户部尚书张筠说完,庆王李琮颇有些尴尬。若诸遂良后人的字帖为真,那自己所藏这幅必然为假。

庆王李琮面色一沉,拿起字帖,就待撕毁。众人皆惊,赶忙劝阻道:“殿下不可!”

裴大人眼珠一转,把白复推道众人面前,笑道:“咱们都是隐逸之人,眼力已经固化。何不让年轻人鉴别一下。白少侠天天在碑林临帖,说不定能看出些端倪!”

众人对望一眼,会心一笑,皆附和赞同。

白复推脱不得,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字帖前。带上丝绢手套,仔细端详后,白复眼睛一亮,心里有了底。从点画、结体、和章法三个方面进行考据。

白复道:“此帖点画俯仰含情,钩挑皆不露锋芒。用笔尤为圆劲,笔润藏锋,起笔与收笔工整平稳,骨力中藏,含而不彰。以保障整帖雍雅高远,圆融明润。

从结体来看,此帖字形以方为主,平整均匀,行架楷意,节奏多变。此帖以行草开头,以行楷收笔,形姿研美而富于层次。

“羲之顿首”,亦行亦草,时断时连,笔意流畅贯通。“快雪时晴佳想”,各字独立,笔圆意润,游走行楷间,变而不滞,笔锋力透纸背。“快”字左右偏旁,相互呼应。“夬”右肩略耸,末笔右顿,调和了倾斜的姿势。“雪”字上部左倾,收笔一画笔势向右下掠过,顺势而为,平衡全字重心。

章法上,第一行“行气”一贯,横笔倾斜的角度大致相当,重心均在同一中线上。第二行开始变化,间距疏朗,重心错落,“果为”两字连笔,余字间距疏落。第三行天工自然,顺势作结,层次丰富。山阴张侯”四字气完而神足。”

白复最后得出结论,此贴乃王羲之真迹。白复言之绰绰,有理有据,线索了然。听得众人不住赞叹,纷纷认同。庆王李琮更是大喜过望。

户部尚书张筠笑道:“白少侠所言极是,我也由衷认同,认定此贴为王羲之所书。只是还有疑虑,如果这贴是真迹,那褚遂良后人家中所藏,就是假的咯?难道是被掉包了吗?”

白复对张筠拱手一礼,道:“大人请看。”说罢,将书帖举起,让光线透过书帖映射。然后再把书帖微微倾斜,露出装裱线缝。

白复道:“《快雪时晴帖》大约是右将军在大雪初晴时写给友人“山阴张侯”的一个问候信札。因此,纸张不同于传统宣纸。而是失传的孔丹青檀宣纸,名为‘“蝉羽笺’。此笺以悬崖深山清泉洗涤,日晒夜露自然漂白,经过多达一百四十多道的精细工艺制成。

生宣性情跳脱,难以掌控,但也最富变化。在书法大家与纸张的斗法中墨韵蔓延,水走墨留,灵动飘逸,彰显个性。熟宣性情稳当,温婉乖巧,令下笔者得心应手的缘故。

‘蝉羽笺’的秉性与奥妙就藏于纸面洇墨的熟与未熟之间。‘蝉羽笺’纸纹为龟纹,厚薄为夹宣,共三层蝉翼纱。‘轻似蝉羽白似雪,抖似细绸不闻声’。

右将军运笔入神,气发丹田,意在道心,力透纸背,洇墨三层蝉翼纱。

后世的能工巧匠,为谋求暴利,应该用精巧工艺,轻轻将这三层蝉翼纱揭开,分别装裱。如我的推测无误,这世上应该还有一幅装裱好的《快雪时晴帖》。”、

白复此言一出,满屋结皆惊,议论纷纷。

长孙大沉吟道:“白少侠所言,初听匪夷所思,事后细想不无道理。此贴透光率极高,确实不同于王逸少其他书帖。”

正在此时,独孤老阀主拄着龙头拐杖,哈哈大笑,道:“谜团终于揭开!”众人疑惑,望向独孤老阀主。

独孤老阀主道:“《快雪时晴帖》老朽家中也有一本,是前朝隋文帝时期独孤伽罗皇后赠予家族的。本朝太宗皇帝又赐了一本《快雪时晴帖》给魏征大人后,我独孤家就再也不敢将此贴示人。今日复儿一番论证,终于揭开了这个百年之谜。幸亏我孤独家族历代阀主没有将此贴销毁,否则既辜负了独孤皇后的一番苦心,更糟蹋了逸少大人的一番心血。”

众人听完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独孤老阀主将白复招到身边,慈爱说道:“复儿,你帮我独孤家族了了一桩百年心愿,我要代表家族谢你。跟爷爷说说,你想要个什么礼物?呵呵”

白复笑道:“谢谢太爷爷,复儿也是误打误撞,实不敢领赏。”

独孤老阀主笑道:“这可不行,这样吧,让爷爷先想想,爷爷送你的礼物保证让你满意!”

庆王李琮见此,呵呵笑道:“独孤老阀主都赐给你礼物了,本王也不能落后。据说白少侠武功高强,本王也酷爱搜集武器。就请少侠入库,挑件趁手的兵刃。”

白复推辞不掉,只能接受。

鉴宝完毕,众人皆大欢喜。重回宴会大殿,欣赏歌舞,把酒言欢。随后酒宴,白复成为焦点,众人皆来敬酒。白复位卑年轻,既不敢婉拒,也不敢当场用内功把酒逼出来。就这样,一杯一杯喝下去,饶是内功深厚,也喝的面红耳赤,醉眼迷离。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