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三百四十五章 权相归西

更新时间:2021-03-20  作者:大明终始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登高》杜甫

天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一代权相李林甫终于撒手归西了。他为相十九年,是玄宗一朝任期最长的宰辅。

李林甫死后,朝廷以国礼将他入殓,御赐一口名贵棺椁,棺椁内堆满金鱼袋、紫衣等御赐之物。高力士代表圣上,亲临祭堂,在其嘴里放入一颗光洁明润的珍珠。

隆重的葬礼和御赐殉葬物,象征着大唐皇帝对李林甫的恩宠和哀思。对李相家人来说,乃是无上荣耀和最大慰藉。

人死如灯灭,甭管在位时多么风光显赫,最终不过一抔黄土。

然而,“怨仇满天下”的李林甫,也这一抔黄土也安享不到。

老话说,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李林甫在位时,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杨国忠,现在倒来了精神,不想让李林甫这么好死。

天宝十二年正月,李林甫还未下葬,杨国忠以尚书左仆射身份,再翻旧案。杨国忠联手安禄山,一同指控李林甫和突厥降将阿布思同谋造反。

李林甫是安禄山命中的克星。只要李林甫在位一天,安禄山就是一头拴着铁链的狼犬,再凶恶,也怕牧人的皮鞭。

李林甫一死,安禄山整宿未眠,欣喜若狂。他意识到,拴着他的铁链,已经开始松动,而钥匙就在杨国忠的手上。

杨国忠的游说正中安禄山下怀。他忙不迭地与杨钊联手,收买了几名阿布思亲信,来到长安作伪证。

在彩衣社大东主尹风蓝软硬兼施的手段下,杨国忠胁迫李林甫女婿杨齐宣等人出卖了他的丈人。

也怪李林甫平日树敌太多,此时墙倒众人推。一时间,朝野上下倒甫之风盛行,落井下石、忘恩负义之辈比比皆是。

面对来势汹汹的指控,满朝文武的控诉,老迈昏聩的玄宗查也不查,随即下诏,将李林甫抄家夺爵,子孙全部罢官、流放边地。

更有甚者,在杨国忠和安禄山的恶毒奏报下,玄宗尽显刻薄寡恩之相,命人剖开了李林甫的棺椁,夺去御赐珍珠、紫衣、金鱼袋等物。最后将李林甫的尸骸塞进一口小棺,随便葬在郊外的乱坟岗上。

李林甫一生口蜜腹剑、误国害人,如此结局,也是咎由自取。但玄宗作为大唐之主、一代帝王,如此对待侍奉自己快二十年的老相国,也确实令朝中老臣唏嘘感慨、心寒不已。

月上枝头,李腾空象狸猫一样伏在隐太子府邸的屋脊上,呆呆地望着院内的一扇花棂窗。

一灯如豆,烛光将一个人的剪影投射在窗户纸上。那人手不释卷,低声诵读,偶尔起身踱步,清瘦身影格外修长……

李腾空长长的睫毛一眨不眨,痴痴地注视着这个身影,一行清泪从香腮上滑落……

屋内读书人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推开窗棂,望向天空,若有所思。

李腾空生怕被对方看见,赶忙将头埋下,漫天繁星下,耸着肩膀,无声啜泣。

夜深了,窗内灯火终于熄灭。

李腾空一咬牙,无声无息撤离,旋身而起,窜屋跃檐,消失在坊落之间。

李腾空走后不久,刚才熄灯房间,屋门‘咯吱’一声打开。一人箭步走入庭院。

只见他一身夜行衣,蒙住口鼻,仅露双眼。黑夜中,神采奕奕,目若流星,正是白复。

半个时辰后,李腾空回到了长安西南角永安坊的一处小院。自从被抄家后,她一直隐匿在这里。

李腾空在院内焦急地踱着步子。这些天,官兵们带着猎鹰獒犬,在长安城里挨家挨户大搜捕,族中亲人纷纷落网。鹰犬们迟早也会搜查到这里,多耽搁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今夜是她和来人约定的时刻。拿到通关令牌和文牒后,她计划明早城门一开,就乔装出城。

“啪嗒”,三颗石子按照二长一短的节奏投入院内,正是她和来人约定的接头暗号。如果暗号不对,她会马上从密道遁逃,潜入永安渠。

李腾空透过门缝再次打望,门外黑衣人魁梧雄壮,如同一尊铁塔。

李腾空这才把门栓拿开,探头轻声道:“兄长!”

黑衣壮汉把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四下张望,确认无人盯梢后,一个闪身窜入院内。

进入屋内,黑衣人这才摘下蒙面布罩。黑面长须、双目狭长、太阳穴高高隆起,正是千牛卫大将军宇文霸。

宇文霸眼神急切,问道:“空妹,东西都带来了吗?”

李腾空点点头,旋动机关,书柜花瓶后现出一扇暗格。李腾空从暗格中取出一摞信函,递给宇文霸,道:“兄长,信函都在这里了,你看齐不齐?”

这些信函都是往日宇文霸写给李相的私密信笺,涉及千牛卫兵力部署,将领调动,军费开销等秘密。若被朝廷得知,轻则下狱,重则凌迟。

宇文霸清点完毕,一封不少。赶忙打开火折,将这些信函点燃,扔入火盆。

信函烧为灰烬,宇文霸这才长舒一口气,笑道:“空妹,幸亏你机警,否则大哥死无葬身之地啊。”

李腾空轻叹一声,道:“要不是父亲临终前,将这些信函一股脑儿给我,我就是想帮兄长,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全这些东西。

对了,兄长,我准备明早就走,通关令牌和文牒可曾齐备?”

“那是当然!”

宇文霸从怀中掏出一个油布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正是千牛卫特使令牌、通关文牒等文书。

宇文霸道:“空妹,有了千牛卫特使令牌,不仅随意出入长安城门,即便是潼关、虎牢关等关隘,也无人敢查你。

等你安顿好了,给我来封书信,好叫大哥我放心。”

李腾空眼含热泪,道:“兄长,你也保重。你自幼由父亲抚养长大,这次恐怕也脱不了干系,还请多加小心。”

宇文霸叹道:“大哥不比你,家中还有你嫂子和孩子,手下还有一帮兄弟。一大家子人,不能不管不顾,一走了之。”

说到这里,宇文霸眼神炽热,道:“空妹,虽然大哥已经娶妻生子,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哥对你的心意始终如一!”说罢,身体不由自主向李腾空靠近。

李腾空颇为尴尬,后退一步,道:“兄长,咱们自小一起长大,情同兄妹。我始终把你当最亲的大哥,从未有过其他杂念,还请兄长自重。”说罢,扭头便去开门。

宇文霸眼中邪光一闪,出手如电,五指入轮,点中李腾空背后要穴。

李腾空大骇,身体缓缓倒下。

宇文霸将其接在怀中,狰狞一笑,道:“空妹放心,大哥不会对你无礼的。听说陛下对你格外宠爱,说不定将来,大哥还要仰仗妹妹呢。哈哈哈。”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