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三百一十二章 淡水河边

更新时间:2021-02-04  作者:大明终始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插播一个app: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鹤冲天·黄金榜上》柳永

元宵佳节,火树银花不夜天。

曲江两岸,五彩斑斓的花灯倒映在水中,浓郁的化不开。水面如画布,水墨调染,把白天里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生生幻化出一个烟雨江南。

街巷水道,有一座小小的石拱桥,小桥清韵悠悠。一艘艘挂着玲珑宫灯的乌篷船穿过拱桥,在河面上穿梭往来,荡起圈圈涟漪。

圆月高悬,灯火阑珊,烟笼寒水月笼沙。

拱桥斜对面,有一间临水酒家,今晚客人稀少,伙计都站在门口,打望游船上的花灯。

酒家二楼,仅有一人,一袭白衣,恣狂不羁。

白复倚在廊柱上,痴痴地望着那座小小的石拱桥,一仰头,将葫芦中的烈酒灌入口中。

徐太傅当年的一声轻叹,余音绕耳:

“孤独两个字拆开,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盛夏暑夜,寻常巷陌,稚儿擎瓜,细犬逐蝶。如此繁华喧闹,可都与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若岁月静好,光影凝固,该有多好……

“沓沓沓”,有人上楼。

那人走到白复对面坐下,笑道:“如此良宵,一人饮酒,可觉无趣?”

白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来人视若无睹。

那人不以为意,道:“阁下葫芦里的酒,不知能否借老夫尝尝?”

白复头也不回,将葫芦塞给来人。

那人拔开酒塞,灌了一口,咂磨两口,道:“你这酒太烈,入口一线喉。是这酒铺里最便宜的那款吧?”

白复终于开口,道:“最容易喝醉的那款。”

那人欣赏一笑。

来人看看桌面,空空如也,皱眉道:“怎么连个下酒菜都没有,干喇?”

白复悠悠道:“回忆就酒。”

来人不禁莞尔,笑道:“喝的不是酒,是寂寞,对不?”

白复默然不语。

来人打开自己带来的食盒,从里面取出一把玉壶和两个酒盅,倒了一杯递给白复:“尝尝我的酒?”

白复一饮而尽,道:“好酒!昆仑殇?”

来人赞道:“识货!不过能尝出昆仑殇的人,怎么喝得下去烧刀子?”

白复道:“昆仑殇不可能天天有,烧刀子哪儿都有。”

来人道:“不问我是谁,就一饮而尽,不怕酒里有毒?”

白复淡淡道:“正事还没谈,如果要下毒,估计也是下一杯。”

那人抚掌大笑,道:“不愧是徐太傅的关门弟子,一脉相承的胆气和傲气!”

白复听到徐太傅三个字,这才转过身来。

来人年届古稀,仪态威重,花白须髯,双目三角有棱,法令纹深陷,笑中带刀,一看就是手握重权、生杀予夺之人。

来人满脸笑意,自报家门:“老夫李林甫,跟你也算有些渊源。”

白复一惊,右手不由自主按向剑柄。

李林甫一笑,摆摆手,道:“老夫不会武功。白少侠稍安勿躁。”

白复脸上羞臊,心道:“不愧是宰辅,手无寸铁,却气势逼人。跟这个老江湖比,我还是太嫩了。

不过,他不请自来,找我作甚?”

李林甫仿佛洞察了白复的心思,笑道:“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谈桩买卖。如果能谈成,咱们就是盟友了。”

白复冷哼一声,不予置评。

李林甫不急不躁,给自己和白复分别倒上一杯。跟白复碰杯后,李林甫一饮而尽,苍白的脸上泛起血色。

李林甫笑道:“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说到底,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深仇大恨,区区矛盾完全可以化解。”

白复眼神如电,扫向李林甫。

李林甫双手一摊,笑道:“不是吗?

第一,我儿木生冒犯的不过是永王李璘的媳妇儿;

第二,我虽剥夺了你虎贲武举的资格,但虎贲军说到底,不过是皇家的仪仗、陛下的粉饰而已,还不如你跟太傅在弘文馆读书来的实惠。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还应该感谢老夫。”

白复正要发怒,细细一想,李林甫话虽然说的刻薄,但也是实情。话糙理不糙。

白复淡淡一笑,把玩着掌中酒杯,道:“您是堂堂宰辅,在下不过区区一介布衣,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利用价值?”

李林甫呵呵一笑,道:“白少侠莫要谦虚,实不相瞒,老夫已经观察你许久了。这件事你是最佳人选。”

白复不语,盯着李林甫。

李林甫笑容可掬,给白复又斟上一杯酒,道:“想拜托你出京,为老夫杀一个人。”

白复哑然失笑,道:“李大人,若我没记错,我和您好像没有这么深厚的交情吧?”

李林甫笑道:“成大事者,不问交情,只问利益。对于游侠儿来说,杀人需要理由吗?如果需要,你至少有一个杀他的理由。”

白复眼神冰寒:“谁?”

李林甫用指头蘸酒,在桌上写下两个字:“杨钊”

白复一愣,道:“要杀他,为何不在长安?”

李林甫心醉神迷,徐徐道来:“万般不与政事同。权力游戏是天下最血腥、最残酷,也最刺激的游戏。权力斗争你死我活,怎么阴毒狡诈都可以。但即便是权斗,也有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不能在京城搞暗杀。

刺杀就是权斗的底线。这个底线若破,朝堂之上,人人自危,谁都不会是赢家。

但任何规则都有它的适用范围。这条潜规则也不例外,仅限于京师。出了长安,权臣就没有这个护身符了。

所以,朋党倾轧,如果不能把政敌直接打入天牢、抄家灭门,就要想方设法,把对手贬斥出京。

杨国忠征战南诏只是短暂离开,只要杨玉环得宠,他还会东山再起。这次调他出京,就是动手的最佳的时刻。”

白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问道:“为何找我?”

李林甫好整以暇,笑道:“杨国忠若死,满朝文武中,我是最大的受益人。所以,我的嫌疑也最大。因此,刺客不能是我手下的人。杨国忠南诏之行有虎贲军护卫,我手下能杀死他的高手就那么几个。因此,刺杀当天,他们一定要有不在现场的证据。

其次,你和老夫的仇怨满朝皆知,若你出手,无人会怀疑你跟我联手。

再次,你也是整件事的受益人。永王李璘狼子野心,他肯屈尊娶你师妹,醉翁之意在贵妃的枕边风。若杨钊一死,永王李璘跟贵妃娘娘的这根线就断了。到时,他定然会找理由悔婚。以你师妹的人品,她定会乖乖找你投怀送抱。

当然,这种女人玩玩就算了,我劝你也别当真。你可以‘雪中送炭’,报此一箭之仇。也可以,冷眼旁观,看她如何走投无路,找回你失去的尊严。

最后,杨国忠肯为女儿,把你贬斥为弘文馆仆役。你和他的仇怨就结下了,只要他荣升为尚书左仆射,你将永无出头机会。

所以说,除掉他,符合我们共同的利益,也是我们结盟的基础。

对你来说,更是一石二鸟,一箭双雕之计。

马球一战,你名震京师。可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被人欺到头上,你不憋屈吗?夺妻之恨,士可忍,孰不可忍!

依老夫愚见,与其自己一个人在江边触景伤情、长吁短叹,倒不如放手一搏,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杀他个片甲不留!

试问天下谁敌手?曹刘!”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