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二百六十九章 剑魔来历

更新时间:2021-04-02  作者:大明终始
韩魏多奇节,倜傥遗声利。

共矜然诺心,各负纵横志。

结交一言重,相期千里至。

绿沉明月弦,金络浮云辔。

吹箫入吴市,击筑游燕肆。

寻源博望侯,结客远相求。

少年怀一顾,长驱背陇头。

焰焰戈霜动,耿耿剑虹浮。

天山冬夏雪,交河南北流。

云起龙沙暗,木落雁门秋。

轻生殉知己,非是为身谋。

————虞世南

独孤筱重走后,独孤老阀主让仆从将棋盘撤走,换上几盏清茶。

独孤老阀主对白复道:“复儿,长孙大人把你的际遇简单跟我说了一遍。你把玄铁刀拿给我看看。”

白复点头应允,将厚背刀捧起,递给独孤阀主。

独孤老阀主缓缓接过玄铁厚背刀,手抚刀身,潸然泪下。

白复一头雾水,望向长孙晏行。

长孙晏行声音低沉,道:“在华山传你武功的剑魔,本名叫独孤素,是老阀主的长兄!”

白复愣在当场。

独孤老阀主望向华山的方向,眼光深邃,似乎回忆起许多往事。半晌,他慢慢开口:“当年,一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落入我独孤家的庄园。我独孤家族的族长独孤信,派人找到了由北齐兵器大家綦母怀文。綦母怀文从陨石中开凿出了三块可以铸剑的金属。

第一片金属,轻薄柔韧,金属上细小的颗粒闪烁着幽幽蓝光。綦母怀文将其铸成一把短剑。此剑铸成后,锋锐凌厉,剑身闪烁着漫天星光。先祖独孤信将其命名为“星绡”。将其赐给七女独孤伽罗。独孤伽罗后成为隋文帝杨坚的皇后,这柄“星绡”从此在隋杨、李唐两代皇室流转。

第二块金属,黑黝黝、乌沉沉、非金非铁,乃是玄天陨铁。綦母怀文用此铸成一把长刀,就是这把玄铁厚背刀。綦母怀文给他起名为“抱朴”。因其厚重沉甸,也被称为“厚朴”。

这柄厚背长刀重逾八十斤,份量相当于铁锤、利斧。寻常兵刃掺杂一两钱玄天陨铁即为神兵,更何况整块玄铁陨铁。这柄刀虽圆钝无锋,但却无坚不摧。

这把刀过于沉重,家族弟子中无人能使。先祖独孤信曾肯求綦母怀文将此刀重铸,冶炼成几把轻一点的兵刃。綦母怀文不肯,他预言百年之内,我独孤家族必然会诞生能驾驭这把刀的武学奇才。此人武功绝伦,超凡入圣,最终成为一代宗师,光耀门楣,名垂青史。

于是,这把刀就作为家族至宝,在历任族长手中流传,默默等待他的主人。

第三块金属,最为奇特。也是沉重异常,但非金非木。最神奇之处,在于武学高手将真气灌入时,此物竟有弹性,犹如活物。綦母怀文虽技艺高绝,也不知该如何操持此物。

先祖独孤信见綦母怀文迷醉第三块金属,于是,就将此物作为铸剑报酬送于綦母怀文。綦母怀文死后,此物流落于何处,不得而知。

再说回玄铁厚背刀。

到了我这一代,我作为家族的嫡子,在弱冠那年被立为世子,成为族长的接班人。

就在立储大会上,我的父亲从宗祠中请出这把玄铁厚背刀。按照族规,我需要接受测试,看看能否驾驭这把刀。

可是很遗憾,我和此前的历代世子一样都没能成功。父亲虽有些失望,但也能接受这个结果。毕竟这份机缘可遇不可求。

可就在仪式即将结束之际,我那平日孤僻冷傲的大哥独孤素冷不丁一跃而起,从供案上抄起此刀,一招“飞龙在天”迎风而起。这把镔铁一般朴实无华的玄铁刀如被注入了生命,龙吟九天,光芒万丈,横绝天地。

这把孤寂了百年的长刀,终于等到了他真正的主人。

立储大会当晚,家族长老们吵成一团。大部分长老们拥立我作为世子,而另一派长老们则凭借先祖独孤信的遗言,要求立独孤素为储。

大哥独孤素虽然也是我父亲的孩子,但素来不为父亲所喜。倒不是因为他是庶出,而是因为我父亲认为他是灾星。其母生前是我父亲最宠爱的妾室,但因生他,难产而死。

相师看过襁褓中的大哥后,认为他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宜远离。

我父亲因此迁怒于他,认为是他害死了其母亲。从此,将其交给乡下庄园的老管家抚养,不闻不问。

只有我母亲可怜大哥,偷偷为其聘请最好的私塾老师,悉心教导。有了我以后,我母亲经常带我去乡下看望他。

每次去乡下看他,大哥经常带我下河摸鱼,上树掏鸟,做些在家不敢逾矩之事。这段日子是我童年最快乐的时光。

等其年纪略长,母亲便说服父亲将其接回家中,与我住在一起,跟师学艺。因此,我和大哥虽分嫡庶,但并没有一般家族中,嫡庶兄弟之间的等级之分,感情颇深。

这场纷争如火如荼,吵闹一直持续了月余。此事不决,家族恐怕未来会面临分裂的局面。”

说到这里独孤老阀主想起了当年的往事:那是一个漆黑的雨夜,母亲将自己从床榻上摇醒,将玄铁厚背刀递给自己。母亲急促地说:“快把这把刀交给你大哥。你爹爹要杀他,让他拿着刀快走!”

赶到府邸的侧门时,乡下庄园的老管家驾着马车在那里等候。自己按照母亲的吩咐将玄铁刀和一包金叶子交给大哥。

独孤老阀主接着说:“我们兄弟二人就此匆匆道别。老管家带大哥去了何处,除了母亲,估计谁也不知道。

第二天,独孤家族的诸位长老才知独孤素连人带刀突然消失。此后数年,大哥杳无音信。这场独孤家族的纷争才算结束。

到我而立之年,依然没有独孤素的任何讯息。家族长老们才一致推举我为家族世子。又过了数年,我父亲病体缠身,提前卸任,正式将族长之位交给我打理。

父亲临终前,常常梦见大哥,内疚悔恨,身体一天不一天。

父亲遗言,命我找到大哥,让其认祖归宗。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