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二百六十六章 名门闺秀

更新时间:2021-04-02  作者:大明终始
石榴花下薄罗衣。睡起却寻棋。未省高低,被伊春笋,拈了白玻璃。

钏脱钗斜浑不省,意重子声迟。对面痴心,只愁必局,肠断欲输时。

——刘铉

见到长孙晏行,绿衣少女徐徐起身,施礼道:“筱重拜见长孙伯伯。”声音温婉甘甜,甚是好听。此人正是独孤老阀主的嫡孙女独孤筱重。

绿衣少女皮肤白皙,笑容甜美,仪态端庄,虽谈不上美貌,却别有一种恬静怡人之感。正是世家名门长期熏陶才有的那种仪态风姿。

长孙晏行呵呵一笑,道:“都说女大十八变。这才两天不见,大侄女出落的兰香冰绡。也不知将来谁家的儿郎有这个福气。”

独孤筱重闻言,从脸颊羞红到耳根,如同被朝阳映红的翩翩彩霞。筱重嗔道:“长孙伯伯为老不尊,见面就欺负人家。”

白复心道:“这个小姑娘面皮薄,跟她说话要注意些,可别大大咧咧,失了礼数。”

独孤老阀主抚须大笑,道:“筱重,你长孙伯伯这两句话,是说给我听的。说的好,我听着就高兴。

晏行啊,你来的正好,我被筱重杀的丢盔弃甲,这盘棋是输定了。你刚好来替我。”

长孙晏行摆摆手,笑道:“筱重是棋圣王积薪的关门弟子,我哪里是她的对手,还是莫要献丑的好。”

说罢,长孙晏行眼珠一转,笑道:“复儿是太傅的得意门生,估计也善于手谈,不如让他们两个年轻人开一局,互相切磋切磋。”

独孤老阀主笑道:“这样也好,我正好有事找你。来来,咱们到一旁商量。”

长孙晏行闻言,搀扶着独孤老阀主起身,边走边聊。

两人离开后,独孤筱重的脸又红了。

白复不擅弈棋,但觉孤男寡女对坐在凉亭,与其相对无言,彼此尴尬,不如下棋手谈。他很快调整过来,先施一礼,大大方方对独孤筱重道:“独孤姑娘,弈棋之道,我只是略知一二,可谓外行。今日有幸,能跟姑娘学习,还请姑娘多多指教。”

独孤筱重红着脸道:“白少侠不要客气,弈棋只是末技,打发时间而已。听爷爷说,白少侠文韬武略,还请今后不吝赐教。”

白复赶忙摆手,谦虚客套一番。

两人礼让一番,终于开始坐下弈棋。

独孤筱重抢先坐在下位,为表示诚意,先用白绢细细擦拭棋盘。

独孤筱重请白复执黑子先行,白复谦让无果,想到自己年长,也不再客套。

白复细观棋子,白子莹白如脂玉,黑子乌黑透碧。颜色对比鲜明、纯正悦目、轻重适宜、触指温润。

白复从棋罐中拈起一枚黑子,置于食指和中指之间。中指在上,食指在下,然后将棋子放在棋盘右上方星的位置。这样,白方可以很方便将白子置于自己的右下角。白复与人方便的第一手,包含着对独孤筱重的尊重之意。

独孤筱重暗赞一声,蹑收心神,全神贯注于棋盘。面对白复的星位落子,独孤筱重所执白子采用小飞挂角。既可防止黑方守角,也能与黑方平分秋色,分占角地。

白复在白子挂角的对称位置下子,正是经典的小飞应定式。

独孤筱重不肯放弃此角,在黑子星位下方二线落子。白复不甘示弱,黑子在‘三三’落子,显示出黑方更重视实地,此角必争。

独孤筱重毫不犹豫,立刻回应一子。二间高挂,拦截黑方向中央发展的趋势。

两人一来一回,迅速交火。不疾不徐,将战局拉开至整个棋盘。

围棋有九品之说,按照棋技从低到高依次为守拙、若愚、斗力、小巧、用智、通幽、具体、坐造、入神九个品位。

棋圣王积薪对于变化莫测的棋局而能先知,围棋精义仿佛融于血液之中,不战而屈人之兵,已达到无人能及的境界,厥品上上,乃第一品“入神”境界。

独孤筱重是棋圣王积薪的关门弟子,年纪虽轻,但天资甚高,也已经进入上三品中“具体”段位。所谓“具体”,是指棋手“入神者饶一先,临局之际,造型则悟,具入神而微者也,厥品上下。”即,能够根据当前局势思考应对的方法,略有“入神”的境界。

白复棋力一般,只能算略懂一二。早些年,白复也跟着师父青玄道长也学过两天围棋,但由于围棋极耗时间精力,倘若钻研进去,恐怕再无精力涉猎武学、道法等学问功夫。故,白复虽有青玄道长和徐太傅这两个围棋大家在旁关照,但也精进不多。

本局白复执黑,以小飞应定式守角开局。右上棋盘的黑白交接中,白复的几次关键决策失误,导致大块黑棋被完封在内,只能选择就地委屈求活。当独孤筱重白棋洗掉右下棋盘黑角后,获胜局面已然明朗。

落于下风的白复为扭转战局,在上边盘放出胜负手,孤军深入白方阵地求活。独孤筱重虽是女子,但大局观恢弘,掌控节奏极佳,她不与白复缠斗,放黑棋苦活一块,换来更加雄厚连绵的中腹外势。独孤筱重略施小技,几番妙手,白棋中腹大模样蔚为大观,胜负俨然已分。

白复困兽犹斗,不顾一切率军往中腹突入。虽略有所得,却殃及池鱼,导致右上棋盘本已安然成活的“黑大龙”眼位被破。白复长叹一声,只得拼命重新杀入中腹再做出一眼。

独孤筱重此时坐拥铜墙铁壁一般的厚势,就算把手里神兵利器调换成劈柴钝刀,只需刀不离身,刀刀见血破眼即可。战至第一百余手,白复一条大“黑龙”被彻底绞杀,再无还手之力。

本局,独孤筱重将其大局掌控功力展现得淋漓尽致,相反,白复处处求战不得,被牵着鼻子满盘游走,身心疲累,劳而无功。

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不到一盘香功夫,白复便被独孤筱重杀得丢盔弃甲、望风而逃。白复摊开双手,无奈笑笑,中盘认输。

独孤筱重心中暗叹:“知音难求。这白少侠虽俊秀飘逸,但弈棋却无甚智慧。杀敌欲望虽强,但不善谋略,杀敌八百,自损三千。受饶五子,动则交战,与敌相抗,不用其智,而专斗力,厥品下上。典型的七品“斗力”段位。”

独孤筱重颇为失望,本欲辞谢告退,奈何祖父和长孙伯伯都没回来。此时离开,礼数恐难周全。不得已,独孤筱重只能和白复再开一局,打发时间。

白复棋力差独孤筱重太多,第一局也下的索然无味。本也不愿再下,正打算推盘而起,却无意捕捉到独孤筱重一个几乎让人难以察觉的摇头动作。白复此时虽然武艺超群,但毕竟是少年人,血气方刚,正是好面子的年纪。被一个小姑娘看轻,确实让白复脸上挂不住。

白复不服,拾棋再战。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