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二百五十三章 摸金校尉

更新时间:2021-01-11  作者:大明终始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节选自短歌行曹操

黄掌柜笑道:“此乃王羲之东晋永和年间的行草书法作品丧乱帖。”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要知,王羲之乃是大唐最推崇的书法大师,其作品无论是书稿还是手札,早被皇室和豪门收入囊中,怎么还会有藏品传世?

虢国夫人一招手,身旁一位文士打扮的人走到黄掌柜跟前,仔细端详这幅书法。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他回到虢国夫人身边,耳语几句。虢国夫人不住点头。

听罢,虢国夫人对黄掌柜道:“掌柜的,这幅书法来自何处?”

黄掌柜笑道:“这宝贝来自何处,卖家没有告知,仅说这鬼货是生玩。”

鬼货专指盗墓人挖掘古墓得来的古物。生玩指的是这件宝贝新出土。

虢国夫人对黄掌柜道:“这幅字如果真是王羲之的,千金难求。所以,在出价前,我想见一下卖家,问他几句话,才能判断这东西是真品还是赝品?”

黄掌柜笑道:“夫人,您的提议有悖古董行儿的规矩。我们拉纤儿的最忌讳买家和卖家见面。否则,被抄了后路,甩掉中间人,省去佣金和戴帽儿,这买卖可就没法做了。”

虢国夫人道:“若能让卖家当面讲讲这幅字的出处,今天不管这帖子被谁买走,我另外单付你一笔成三破二的佣金。如何?”

“这?……”

黄掌柜眼珠骨碌碌地转,显然在评估这里面的厉害得失。倒不完全是为了钱,而是在破坏行规和得罪虢国夫人之间进行选择。⑦⑧中文全网ωωω.⑦&㈧zω.cδм

“老黄,让我们见见卖家,怎么了?每年你可从小爷身上赚了不少银钱,这点要求还不赶紧办了!”李木生看热闹不嫌事大。

洪掌柜笑道:“公子有所不知,这卖家心思重,不愿意显露身份。”

富家员外手抚五柳长髯,笑道:“有什么好隐瞒的,若老朽没猜错,威远镖局这趟押镖的镖头就是这卖家。”

“哦,何以见得?”李木生来了兴趣。

富家员外呷了口茶,徐徐道来:“威远镖局中不少镖师都是高大魁梧,但也有个别镖师短纤精悍,手指短粗,指甲缝中偶有泥土渣。正是一锅儿中下苦和腿子的典型模样。

为首镖头喜蹲不喜坐,不是因为关中老秦人的习惯,而是他有严重的历节风。可知他常年在地下潮湿阴冷处出没。只要在人多处,他烟枪不离手,咂莫烟袋,吞云吐雾。不是因为他好烟,而是用烟叶的味道,掩盖身上的土腥味。他双目似睁似闭,如狸猫之眼,是因为他眼睛怕光。只要到了夜里,他必然精芒大盛。

若我没猜错,他就是这一锅儿中的掌眼大哥。”

大家回忆镖头的模样,还真是如富家员外所说。

富家员外道:“嘉萃会聘用长安镖局送货的服务,在圈内有口皆碑。支锅利用镖局坐掩护,携带古玩字画,进出长安和洛阳,既安全,又隐蔽。”

富家员外话音未落,密室门被推开,一人抚掌大笑,真是威远镖局中那位抽旱烟的镖头。

镖头道:“这位爷眼光真毒,应该也不是无名之辈。在下姓孙,江湖朋友送了个绰号:土行孙”。

外行听了也还罢了,圈内人一听可不得了,这土行孙乃是倒斗界祖师爷级别的人物。他是家传的手艺,祖上当过曹操的摸金校尉。

到了他这一辈儿,他兄弟俩在跟随父亲盗取一处古墓时,无意中得到一本武功秘籍。当时他兄弟二人正值少年,依照秘籍修炼,不出十年,便成为商洛一带响当当的武林高手。

他哥哥从此金盆洗手,再不以盗墓为生。而土行孙始终挂念家传手艺,走镖路上,看到风水俱佳的墓穴时,总是忍不住重操旧业。

土行孙口气不善,对富家员外道:“你的两位同伴一出京师就缀着我们,今天你又当众把我点破,不知这位爷姓氏名谁,此举何意?”

富家员外身旁年轻武者闻言,怒目圆瞪。

富家员外笑道:“在下方曙流,乃是终南隐逸之士。”他指着羽扇轻摇的年长文士道:“这位是我的师弟柳含烟,身旁是我的徒弟苏羽葆。”

土行孙闻言,赶忙收起桀骜派头,向三位深深一躬。

人的名,树的影。

要知这方曙流少年入行时就追随狄仁杰大人办案,后成为一代六扇门总捕头,江湖人称“捕神”。因不屑与王鉷、李林甫这类奸人为伍,辞官不做,退隐林泉。他走之后,六扇门再无总捕头一职。现在六扇门中,最出类拔萃的捕头当属柳含烟和苏羽葆。

柳含烟智计百出,洛阳马车夫连环碎尸案、京郊“蝴蝶杀人案”、梅涛观邪教蛊惑童男童女案等一系列谜案、要案皆由其破获。

苏羽葆乃是当今六扇门第一高手。曾经单枪匹马杀入太行山楼风寨,生擒寨主和手下八大金刚。也曾孤身穿越戈壁,追捕大唐叛将吐古素九十八天,生生将其猎杀在龟兹城外。

这些案子连虢国夫人这类女流都听说过,更别说李木生一干人等。众人退到一旁,看捕神办案。

土行孙道:“三位大人,在下虽是捞偏门的,但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不知三位大人今日有何见教?”

苏羽葆双目圆瞪,喝道:“骊山脚下,在你的盗洞附近,整村百姓被屠。你作何解释?”

土行孙大惊,连忙摆手道:“我们倒斗有倒斗的规矩,只窃财物,不伤无辜。即便是行内那些见财起意、内部火拼的宵小之辈也不轻易伤害旁人。”

柳含烟道:“我问过仵作案发的时间,村民被杀和你们最后一次在村内出现是同一天。若你没有很好的解释,此案你难逃干系!”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