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二百二十二章 倭人复仇

更新时间:2021-01-11  作者:大明终始
武库禁兵,设在兰锜。匪石匪董,畴能宅此尔乃廓开九市,通阛带阓。旗亭五重,俯察百隧。周制大胥,今也惟尉。瓌货方至,鸟集鳞萃。鬻者兼赢,求者不匮。尔乃商贾百族,裨贩夫妇,鬻良杂普,蚩眩边鄙。何必昏于作劳,邪赢优而足恃。彼肆人之男女,丽美奢乎许史。若夫翁伯浊质,张里之家,击钟鼎食,连骑相过。东京公侯,壮何能加

都邑游侠,张赵之伦,齐志无忌,拟迹田文。轻死重气,结党连群?实蕃有徒,其从如云。茂陵之原,阳陵之朱。趫悍虓豁,如虎如貙。睚眦虿芥,尸僵路隅。丞相欲以赎子罪,阳石污而公孙诛。

若其五县游丽辩论之士,街谈巷议,弹射臧否,剖析毫厘,擘肌分理。所好生毛羽,所恶成创痏。

——节选自《西京赋》张衡东汉

徐太傅带着众人游园之际,听到寺外喧嚣吵闹,于是众人步出寺门。

只见白马寺山门外的空地处,有一个独臂武人正在大声挑衅。此人身材矮短粗壮,皮肤黝黑,卷发浓密,跣足木屐,梳椎髻,无冠带。衣服之制,颇类新罗。从其衣着打扮来看,应是倭国人。

倭国武士正在用生硬的官话大声叫骂,挑衅白马寺的僧人。门口的僧人们面现怒色,但皆隐忍克制。只要倭国武士不冲撞寺门,不惊扰香客,僧人们也不出手干预。围观百姓越聚越多,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倭国武士见无人制止,胆气更壮。干脆脱去上衣,坦胸露乳,现出浓密的胸毛和纹身。纹身锦簇炫目,黑青色的波涛上,几条鲸鲨凶狠翻腾。一看就非善类。

白复见倭国武士嚣张无礼,勃然大怒,正要冲出去教训此人,被子车裂一把拽住。子车裂摇头笑笑,示意白复不可轻举妄动。白复顺着子车裂的目光,眼角一扫,只见洛阳不良帅已经带捕快赶到。

一名知客僧走到徐太傅面前,稽首合十,深施一礼。

太傅道:“澄达禅师,这是怎么回事啊?”

道:“回禀徐施主,此倭国武士名叫山本野,是倭国数一数二的刀客。十年前,他渡海西来,听闻方丈佛法精深,于是登门拜师。”

太傅道:“就算未收他为徒,也不至于解下这么大梁子吧?”

澄达禅师叹道:“谁说不是呢。我师父考察后,认为其学佛礼佛是假,真正的目的是想学习佛门武功。于是,婉言谢绝。”

没想到,其人心智之坚,冰天雪地的日子里,在山门外跪了三天三夜。我师父心一软,亲自步出山门,当面婉拒。

没想到此人竟效仿慧可拜师达摩,为了表明自己的诚心,当即用戒刀吹断左臂,以示将得失置之度外的決心。”

“啊”郦雪璇不由惊叫一声,明知结果,还是不由问到:“哪后来呢?”

澄达禅师叹道:“我师父还是没收他为徒,但也知此事难已善了,预测今日之事终将到来。”

徐太傅捋髯点头,扪心自问,换成自己,也无法妥善化解。

澄达禅师道:“那人见如此也感动不了我师父,拒绝寺庙的医护救助。止住血后,他捡起断臂,放出狠话,十年后必报此仇。”

白郦二人对望一眼,心生寒意。

山本野见叫骂半天没有回应,挑衅开始升级,他将身边木桶盖掀开,臭气熏天,竟是一桶粪尿。

眼看着他要用污物泼向山门,白马寺的僧人们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拦住山本野。

洛阳不良帅也忍不住了,正要带着捕快上前抓人。

徐太傅的亲随走上前,耳语几句。那人一愕,赶忙点头,依命令行事。

就在这时,山门大开,了空方丈带着几名高僧步出山门,罗汉堂首座澄明禅师赫然在列,带着武僧护卫左右。要知澄明禅师的职责是守护藏经阁,平日日夜不离藏经阁半步,可见这次事件之重大。

了空方丈走到山本野的面前。他双手合十,平静地说道:“山本施主,对于当年的往事,我也很遗憾。虽然我知道施主很难放下,也定因为此事遭受到常人难以忍受的苦痛,很难原谅我们。但我仍然愿意用诚意来化解这段恩怨,乞得施主的宽恕。”

山本野大声狂笑道:“和尚,让我宽恕没那么难,你也自断一臂,我掉头就走,从此再不踏进白马寺半步。”

澄观禅师双手合十,道:“山本施主,我师父好意和解,还请施主体谅他的一番苦心,不要苦苦相逼。”

山本野大笑道:“你们中土和尚最是伪善,说和解却没有和解的诚意。我断了一臂,你若不付出对等代价,我怎么可能跟你和解。”

了空方丈淡然道:“山本施主,你说的不无道理。将心比心,要想得你谅解,原该如此。我佛门本就有肉身饲虎这一说法。十年前,我就准备断臂还你。十年后,我此念未改。”

了空方丈说罢,从身旁武僧处取出戒刀,就要砍向手臂。澄明禅师一把拦住,急道:“师父,不可!”

山本野大笑道:“我就说你们中土和尚最是伪善,你若要砍,偷偷摸摸砍了,还我便是。如今,大庭广众之下,你要断臂,你的弟子们怎么会让你砍。到头来,还不是装装样子,演出戏给我看罢了。”

白马寺的僧人们被挤兑的说不出话来,由着师父断臂吧,情何以堪。不理山本野的话吧,仿佛又被他说中,弄虚作假一般。澄明禅师一身武功无处施展,急得哇哇大叫。

了空方丈示意众僧不要干预自己的决定,淡淡一笑,手起刀落,砍向手臂。等澄明禅师反应过来,已经迟了。眼看就要血溅当场。

只听“当”一声,白复暗器出手,打在戒刀刀身上。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白复形如鬼魅,突然出现在了空方丈眼前,施展空手夺白刃之技,夺下了了空方丈手中的戒刀。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