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一百六十八章 圣心难测

更新时间:2021-01-11  作者:大明终始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宴山亭·北行见杏花》赵佶

酒宴结束后,玄宗和贵妃起驾,浩浩荡荡返回大明宫。

回宫后,玄宗摒弃众人,在书房养神静坐。宦官宫女们不敢打扰,退在远处。唯有高力士贴身伺候。

半晌,玄宗睁眼,从桌案上拿起一封密折,甩给高力士。高力士一看,竟是安思顺密奏安禄山的反状。

玄宗从塌上起身,来回踱着步子,道:“河西节度使,乃是十大节度使里军事实力最强的节度使。睿宗景云二年以凉州都督贺拔延嗣充河西节度使。贺拔延嗣作为第一位节度使,得以军事专杀,行则建节府,树六纛,外任之重莫比焉。故凉州又有“天下第一节度”之称。开元十五年,琮儿遥领凉州都督、河西节度使。皇甫惟明、王忠嗣、安思顺为近年来的三任河西节度使。王忠嗣、安思顺和哥舒翰都跟朕反复进言,安禄山必然谋反。力士,你说说,这是何故?”七八中文电脑端:https://m.78zw/

“这”高力士不知该如何回答

“朕之前也对安禄山有所怀疑,但他这次举家入京,将母亲、妻儿留作人质,让朕放心不少。如果他并无谋反之意,王忠嗣、安思顺和哥舒翰为何又一致认为他会谋反?”

“会不会是因为他们发现安禄山在偷偷扩张人马?”高力士小心翼翼地回应。

“哼,哪个节度使不偷偷扩张自己的地盘和人马?高仙芝对石国、突骑施发动灭国之战,掠夺的大量物资和财帛,最后还不是入了自己的腰包。

朕刚任命高仙芝为武威太守,欲将其调离西域。安思顺怕自己的河西节度使被取代,暗示河西群胡“割耳捴面”苦苦相留。

哼,他们玩的这些把戏以为朕不知道?”

“陛下明察秋毫,更是仁爱宽弘。这帮胡人要再不感恩,天理难容。”高力士感慨道。

高力士侍奉玄宗多年,何尝不知道玄宗的顾虑。这些节度使不管是对诸胡、部落发动战争,烧杀抢掠,还是克扣军饷,中饱私囊。最多就是在自己的领地里,做个土皇帝,吃喝玩乐,挥霍无度。玄宗真正忌惮的是手握军权的大将与皇子勾结,拥立登基。这也正是皇甫惟明、王忠嗣虽然英勇善战、刚直不阿却被无辜剥夺兵权,难以善终的原因。

玄宗自言自语道:“四大胡人节度使,高仙芝无皇子做靠山,怛罗斯之战后,被解除安西四镇节度使之职,现在京任右金吾大将军;安禄山算是李林甫的人,跟东宫交恶。哥舒翰是王忠嗣的铁杆部下,算半个太子的人吧。这安思顺是谁的人呢?力士,你帮我好好查查。或许,京城中还藏着一个“破军”之将呢!”

高力士赶忙允诺。

玄宗道:“朕算错一事。”

高力士不敢接茬,他知道玄宗有话要讲。

玄宗冷哼一声,道:“白复一事,应是李琮和李林甫故意演戏给我看。李琮知道,若李林甫率百官推举他,朕定不答应。所以,高调割裂和李林甫的联系。若无所料无差,李琮定有后手。正所谓,不争是争,争是不争。”

高力士小心谨慎道:“庆王破相,难继大统,这一点他应该知晓吧?”

玄宗眼神冰冷道:“九五之尊,天下谁不觊觎,更何况他是长子。从法统上,他比李亨更适合。”

高力士道:“可是,没见到庆王有何动作啊?”

玄宗道:“咬人的狗不叫。朕让你放出换储风声也有一阵了,长安城中,除了百官纷纷上书拥立诸位皇子,你可看到关陇门阀发声?当年太宗皇帝心怡魏王李泰,要不是孤独、长孙等家族作祟,怎轮到高宗皇帝继位。他们可不像百官选边站,而是直接帮你定了王储。”

高力士道:“那您让徐太傅坐镇洛阳,就是不想让他回京?”

玄宗道:“太傅威望太高,对门阀世家的影响力不容小觑,还是避开一点好。朕此举,也是在保护他。太傅睿智深远,定懂得朕的苦心。”

想到此处,玄宗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让郦雪璇去洛阳白马寺禅修一段时间吧,长安太嘈杂,不适合出家人。”

高力士不敢多言:“诺!”

没过两日,李俅将最近发生的事一一禀报父亲。

李俅道:“宫内传来消息,杨国忠认杨贵妃做了干妈。圣上也同意了。”

庆王李琮眉头一皱,道:“如此荒诞的要求,父皇怎会答应?”

李俅道:“可不是嘛,前一阵子,圣上将贵妃一家和安禄山撮合在了一块,让杨琦、杨铦和韩国、虢国、秦国三位夫人都和安禄山结拜为兄弟姐妹。这次认其为贵妃义子,这辈分真不知该怎么算。

前两日是安禄山的生日。圣上和贵妃娘娘作为干爹干妈,赏赐了安禄山很多礼物。更过分的是,三天后,贵妃命人用锦绣绸缎缝制了一件特大的襁褓,然后召安禄山入宫,让宫女和宦官用襁褓把他团团裹住,装在彩轿里抬着走。

圣上听见后宫嬉戏喧哗,问其缘由。宫女说:“这是贵妃分娩的第三天,所以在给禄儿洗澡。”玄宗不但不怪,还去凑热闹。随即赐给了贵妃“洗儿钱”,又厚赐了安禄山,嬉闹了大半天,才尽欢而罢。

自从贵妃为安禄山“洗三”这一天起,安禄山出入宫掖不禁,或与贵妃对食,或通宵不出,留宿宫中。日子一长,宫中自然就传出了绯闻,颇有丑声闻于外。然而,不知道为何,圣上始终不疑。”

李琮叹了一口气道:“圣心难测。还不知千秋史书,将来怎么写这一段。”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