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世情薄

更新时间:2021-01-11  作者:大明终始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钗头凤·世情薄》唐婉宋

安顿好后,丁书剑问起杨亦蝉近况。说起来,丁书剑还是撮合白杨二人的媒人。

白复道:“明日就是旬休,正常情况她要明早才回。不过师兄在长安就逗留两天,这样吧,我托人带个话,看她能否今晚就回。”

丁书剑道:“要是不便,就算了。军营规矩多,别影响了亦蝉。”

白复笑道:“师兄,说哪儿的话,亦蝉要是听说你来了,肯定飞奔过来。”

丁书剑打心眼里喜欢亦蝉,闻言哈哈大笑。

白复让巴蜀会馆的伙计去西内苑营地给杨亦蝉捎信。

快到傍晚时,黄震安排好酒席。丁白二人,左等右等,不见亦蝉消息。

白复把伙计叫来,问道:“阿诚,你的信捎到了吗?”

伙计回道:“复哥儿,你还信不过我?我见着杨姑娘了,亲手把信给她了。”

白复对丁书剑道:“要不咱们先吃,估计亦蝉那边被什么事耽搁了。”

丁书剑笑道:“不打紧,晌午吃的饱,现在也不饿,咱们再等等。”

又过了一个时辰,天色渐晚,杨亦蝉才姗姗来迟。

一见丁书剑,杨亦蝉笑道:“丁师兄,好久没见,您可愈发地英俊了!”

丁书剑哈哈大笑:“杨师妹,你的嘴可真甜,一见面就忽悠师兄。”

杨亦蝉挽着丁书剑的胳膊道:“丁师兄,谁说我忽悠您了。你现在神光内敛,一看就是武功又有精进!掌门又传您新的功夫了吧?”

丁书剑笑道;“你呀,什么都瞒不住你。”

杨亦蝉从背囊中取出一把宝剑,递给丁书剑,道:“丁师兄,这把剑是梁武帝萧衍命陶弘景所造十三口神剑之一,名为‘天浔’。跟您平日所使的佩剑,轻重长短都接近。你试试,看衬不衬手?”

丁书剑拔剑出鞘,寒光凛凛,吹毛断发,禁不住赞道:“好剑!”

杨亦蝉笑道:“你要是试着顺手,就让这柄剑长伴您左右。。”

丁书剑赶忙拒绝,道:“这可如何使得?多谢杨师妹好意,如此贵重之物,师兄受之有愧。”

杨亦蝉笑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您务必收下。”

白复也出来劝说,道:“师兄,您就收下吧,这是亦蝉的一份心。要不是您撮合,我和亦蝉也走不到今天。”

杨亦蝉闻言,低眉不语。

丁书剑哈哈大笑,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沾沾你们俩的喜气。”

杨亦蝉岔开话题,又取出一个精美的木匣,递进丁书剑手里,道:“丁师兄,我还有一份礼物,您一定喜欢。这是药王孙思邈亲手所绘《明堂针灸图》。师兄您对医道嗜学如渴,此书对您定有裨益。”

丁书剑大惊,双手战战兢兢接过此书,翻开几页后,大喜过望,癫狂笑道:“果然是药王真迹!”

白复诧异,问道:“此书早已绝世,杨妹,你是如何得到?”

杨亦蝉笑而不语。

丁书剑对杨亦蝉深施一礼,道:“杨师妹,此物异常贵重,但我不跟你客气。如此天物,岂能暴殄?我代咱们青城派收下了,回山以后定当转交掌门。药王绝学,若能因此而重现人间,造福百姓,咱们青城功德无量!”

三人开怀大笑。

黄震把酒席重新布置,三人边吃边聊,重温往日温馨时光。

三人坐定后,丁书剑道:“杨师妹,我们找到你爹爹了。”

杨亦蝉一听大喜过望,道:“他在哪里?过得可好?”

丁书剑道:“他在渝州码头开了个医馆,给码头挑夫按摩正骨。”

杨亦蝉闻言,眼泪不由自主涌了出来。她起身给丁书剑作揖,泣道:“让丁师兄费心了。我这做女儿的不孝,让他老人家受苦了。”

丁书剑赶忙把杨亦蝉托起,道:“这事要谢,得谢复师弟。他将此事托付给姜帮主,姜帮主格外重视,吩咐全帮上下打探消息。我临行之前,才听说刚刚找到。”

杨亦蝉看了一眼白复,脸现不满。

丁书剑见杨亦蝉有些误会,赶忙岔开话题,道:“川帮已经将你爹接到成都,安顿在龙泉驿。丁咚在龙泉驿送了你们一个庄园,配了十几个仆从丫鬟。说是提前给你们的新婚礼物。你爹现在每日江边垂钓,安逸的紧,你就放心吧!”

吃了不到一个时辰,见闭坊时间将至。亦蝉起身,举杯致歉,道:“丁师兄,非常抱歉。明日一早军营还有要事,我先走一步。等您从洛阳回来,时间富裕,我再陪您在长安城好好转转。”

丁书剑笑道:“同门师兄妹,何必那么客气。军令如山,你赶快回营吧。复师弟,你送送杨师妹。”

两人上次就是不欢而散,此刻单独相处,气氛还是未能融洽。两人一路无语。快到西内苑营地时,杨亦蝉终于忍不住了,她瞪了一眼白复,道:“找到我爹爹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

白复急忙解释,道:“我也是刚刚才知。川帮近期的飞鸽传书,都没提此事。”

杨亦蝉不信,道:“复师兄,姜帮主煞费苦心帮你找人,找到之后,怎会不告诉你?”

这话听着如此刺耳,白复不忿道:“杨妹,隐瞒你爹的下落,对我有何意义?我至于如此吗?”

杨亦蝉冷冷回道:“我怎么知道?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白复气往上撞,道:“我也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丁师兄难得来长安一次,你虎贲军再忙,一晚上的时间总是挤得出来吧?”

杨亦蝉道:“我来例假了。今晚也陪不了你,你拿丁师兄做借口,强留我有意义吗?”

白复气不打一处来,道:“你这是什么话?我留你是为了恩爱吗?今日之事,就算是关系一般的同门师兄,远道而来,也该好生款待!更何况,丁师兄是撮合咱俩之媒人!”

杨亦蝉眉头一挑,道:“不错,我是很感谢丁师兄。如果不是他的极力撮合,你恐怕还一心惦记着你的峨眉之雪吧?”

白复有些恼怒,道:“杨妹,你这么说可就是胡搅蛮缠了,越说越过分了。”

“如果是诬陷了你俩,那你发什么火呀?被我说中心思了吧?”杨亦蝉调门突然拔高,声音尖锐,妒火中烧。

“无理取闹!”见杨亦蝉如此作态,白复面色一沉。

亦蝉嘶吼道:“后悔了吧?后悔当初和我相好了吧?特别想和我分手吧?”

白复火往上冲,怒道:“是的,特别想分手,对你我忍无可忍了!”

亦蝉脸色一变,冷霜遮面。一字一句,带着深深寒气,缓缓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分就分,你别后悔!”

白复冷哼一声:“好,你也别后悔!”大步流星离开。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