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一百四十四章 桀骜狼王

更新时间:2021-01-11  作者:大明终始
少年射虎名豪,等闲赤羽千夫膳。金铃锦领,平原千骑,星流电转。路断飞潜,雾随腾沸,长围高卷。看川空谷静,旌旗动色,得意似,平生战。

城月迢迢鼓角,夜如何,军中高宴,江淮草木,中原狐兔,先声自远。盖世韩彭,可能只办,寻常鹰犬。问元戎早晚,鸣鞭径去,解天山箭。

——《水龙吟·从商帅国器猎于南阳同仲泽鼎玉赋此》元好问金

一路上,钟雅雅象只春天的小鸟,叽叽喳喳问个不停:“殿下,春天正是万物繁衍,修养生息之际,为何你大量捕杀羚羊,是不是有违天时?”

建宁王李倓身旁副将,面露不悦,狠狠瞪了钟雅雅一眼。

建宁王李倓到不介意,言语随和,道:“羚羊是草原的大害,跑得快,食量大。啃草啃的还特别干净,连草根和草籽都不放过。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这才一个时辰,你瞅瞅它们吃了多少草?这片水草丰美的草场,才几天,就让它们祸害了一小半。

羚羊一旦成了灾,比豺狼虎豹更可怕。它们昼夜不停,撒开欢吃,这片草场几年都恢复不过来。

没有了草的草原,就像没有水的湖泊,其他动物就没法生存下去。

去年冬天,北方暴雪,这批羚羊从北境翻山而来,数量众多,所到之处有如蝗灾,再不治理,这片草原就毁于一旦。所以我才奏请圣上,跟着十六皇叔过来围猎。”

钟雅雅一愣,颠覆自己的认知,没想到这温顺善良的羚羊竟能为祸草原。可见,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建宁王李倓策马来到包围圈的南边,不少羚羊箭射杀倒在血泊之中,更多地羚羊跌落陷阱、被钩网缠绕而活捉。还有一部分羚羊在陷阱和钩网跟前止步不前,半跪在地,瑟瑟发抖。

建宁王李倓手一挥,下令:“撤去围网,将未受伤的羚羊、小羊和怀孕母羊放走。”

钟雅雅忍不住好奇,再次凑上前询问:“殿下,你放走小羊和怀孕母羊我理解,可为何要放走其他羚羊?它们不是草原祸患之一吗?若如此放走,刚才又何必大费周章把它们捉住?”

建宁王李倓笑道:“你还真是‘十万个为什么小娘’!长安城里象你这样又美丽又爱提问的姑娘可不多?”

钟雅雅撇撇嘴,嗔道:“我可不喜欢跟人比,本姑娘秀外慧中好嘛!”

建宁王李倓哈哈大笑,道:“果然是江湖侠女,说话都如出剑!好吧,我说说放走这些羚羊的原因。

放走这些羚羊,也是替这片草原着想。这片草原也是皇家牧场,除了长安城里的禁苑,皇室的大宛良马和突厥马都在这里放养、配种、贴膘。

现在刚开春,正是野兽熬过冬天,饥肠辘辘的时候,特别是狼群。有羚羊吃,这些虎豹豺狼就不会给人畜多找麻烦了。

刚才围猎前,斥候侦查到,离羚羊群不远的地方就有一群数量三、四十只上下的狼群。估计盯着这群羚羊也许久了,咱们捕猎,也不能把事做绝。给它们也留些开春口粮。”

钟雅雅哼道:“狼子野心,恶狼都是东郭先生,哪会领你的情!”

建宁王李倓哈哈大笑,道:“放心吧,狼王心里有数。”

见钟雅雅和王虎翼瞪大双眼,似乎不信,建宁王李倓解释道:“狼比人精多了!从匈奴到突厥,草原民族来去如风,剽悍凶狠,骁勇善战,都是跟狼学的。他们视狼为祖先,勇敢的战士都在胸口刺青狼头。

草原战士虽然大多为文盲,更不懂孙子兵法、吴子兵法这些兵书战策,但也懂围点打援、围魏救赵这些计谋。这些谋略都是跟狼学的,学狼群捕猎,跟狼群厮杀,在实战中学习,在实战中运用。

所以,我中原军队,见到他们,就如羊如狼群,任人宰割。千古以来,也就卫青、霍去病、李靖等寥寥无几的将军能与之抗衡。其他时候,都是靠与草原民族和亲来招降,保持边境和平稳定。”

就在众将聊天之际,士兵们清出一片空地,将烧柴堆成了数个大柴堆,点起篝火。

众将往肉条上,轻撒盐巴、孜然、辣椒面,坐在火堆旁烧烤,一时间辛香扑鼻,诱人食欲。

新鲜烤肉是狩猎美食,尤其在刚打完猎之后,在猎场现场架火,现烤现吃,正是皇公贵族钟爱的享受。

狩猎的兴奋和疲劳让每个人都胃口大开、狼吞虎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酣畅痛快。

钟雅雅从未如此野蛮、原始地露营野炊。此刻顾不上淑女应有的风度,顺手接过建宁王李倓替她烤好的两串羊肉,就着烧酒,吃相豪迈。时不时吮吸一下沾满孜然的油腻手指,大呼过瘾,大快朵颐。

现宰的羚羊被吃得干干净净,酒足饭饱之后,第五军拔寨归营。

就在第五军归营的路上,苍穹如拱,日落长河。三十多条蹲坐在山丘上的巨狼看见军队路过,呼地一下全部站立而起。它们身形硕大,壮如虎豹。狼眼邪恶凶狠,虎视眈眈,居高临下,鬃毛森森。一副不畏军队,随时下山袭击的架势。

狼群中一头大狼被巨狼们簇拥,它浑身狼毛金光灿灿,威风凛凛,散发出一股桀骜不驯,凶狠孤高的枭雄之气。

这一出场架势,连钟雅雅也知它就是狼王了!

狼王凶狠地凝视着虎贲军,忽然一声长啸,带领群狼往北方奔去。如潮水退去,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钟雅雅这才发现后背湿透,虽在军队之中,刀枪剑戟列阵,依然无安全之感。

钟雅雅跑到建宁王李倓的身边问道:殿下,狼群这次吃了大亏,它们会不会来报复?您不是常说,狼的记性最好,记吃记打又记仇吗?

建宁王李倓说:咱们这才打了多少羊啊,多一半都给狼留下了。要是我的贪心大,我照样可以把全部羚羊都猎杀。我不这么干,也是替牧场着想。今年开春,狼群有羊吃,就不会给牧场的牧人和马匹找麻烦了。再说狼给人办了好事,咱们也别把事做绝。放心吧,狼王心里有数。

接下来的半年里,牧场的马群果然没出什么大事。狼群跟着羚羊群跑远了,跑散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