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时局微妙

更新时间:2021-01-11  作者:大明终始
买陂塘、旋栽杨柳,依稀淮岸江浦。东皋嘉雨新痕涨,沙觜鹭来鸥聚。堪爱处最好是、一川夜月光流渚。无人独舞。任翠幄张天,柔茵藉地,酒尽未能去。

青绫被,莫忆金闺故步。儒冠曾把身误。弓刀千骑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君试觑。满青镜、星星鬓影今如许。功名浪语。便似得班超,封侯万里,归计恐迟暮。

——《摸鱼儿·东皋寓居》晁补之(宋)

这几日,探望庆王的朝廷百官川流不息,搞得庆王李琮不胜其烦。到了后来,干脆把府门紧闭,不见任何一个客人。

这一晚,庆王府内堂,灯火昏暗,一名黑衣人大礼参拜庆王李琮。礼毕后,黑衣人跪坐在席上,用剔骨刀将腰带割开,从中取出一封书信,交给李琮。

黑衣人道:“殿下,我这次进京,我兄长让我带两句话给殿下。”

李琮看完书信,道:“我与安将军相识数十载,亲如兄弟。元贞不必客气,有话请讲。”

黑衣人道:“我兄长说,他虽然与安禄山从小感情亲密,但如今已经形同路人。若这次将河东节度使再授予他,他的兵力将达到十八万五千人。天下藩镇总兵力,他占三分之一。安禄山狼子野心,必生反心,不可不防啊!恳请殿下务必钳制他。”

李琮道:“安禄山貌似憨厚,实则奸诈。这次入京的做派,不像其往事行事。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料定这安胖子包藏祸心。这可惜,父皇对他恩宠日深,我平日又是闲云野鹤,就是也干预,恐怕也有心无力。”

黑衣人叹道:“我兄长日夜忧虑,就是担心这厮有朝一日谋逆,将我安家株连进去。”

黑衣人继续说道:“我兄长还有句话,不能写在纸上,让我亲口禀报殿下。”

李琮眉头一皱,摆手道:“如果是那件事,就不必说了。”

黑衣人闻言大惊,离开坐席,噗通跪下,连磕数个响头:“殿下,树欲静而风不止。若大人下了决心,我安家愿效仿尉迟敬德,为大人牵马坠蹬。”

黑衣人走后,李琮将儿子李俅和李俨找来。两人跪坐在庆王李琮的面前。

李俅和李俨乃是开元时期太子李瑛之子。开元二十五年四月,杨洄诬陷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谋反,三人被玄宗赐死。李瑛的五个儿子李俨、李伸、李倩、李俅、李备交由李琮抚养。庆王李琮和太子李瑛兄弟情深,将这五个孩子视为己出。

李俅道:“父王,如今圣上换储之意日渐明显,您本为长子,成为储君天经地义。”

李俨附和道:“就儿臣所致,朝中重臣皆为父王马首是瞻。李相之子李岫托我带话给父王,李相已向圣上谏言,推举父王为储君。”

黄昏时分,鱼鳞般的云朵,如同被焰火点燃,让橘红色的云霞洒满天空,明媚了整个天空。

太极宫北侧的西内苑军营门口,一对青年男女正在争吵。

“杨妹。。。”白复手足无措

杨亦蝉左手抚胸,右手指向白复,眼神凌厉,一步步逼向白复:“事到今天,都是你逼的。你离开长安去南诏作战,考虑到我的感受吗?你爱惜羽毛,为了功业,不管我的感受”

“杨妹,你误会我了,不告诉你,是因为南诏之战充满危险?”白复解释道。

“危险?那你怎么不劝阻哪位峨眉女弟子?”杨亦蝉冷冷地道

“据说是她主动报名参战的,我跟雪璇师妹不熟,既没有权利干涉,也没义务要劝阻。”

“是吗?我看是故意不让我去吧,我在你们不方便吧?你们两人好借故熟悉!”

“杨妹,你这么说可就是胡搅蛮缠,越说越不像话了。”白复有些恼怒

“如果是诬陷了你俩,那你发什么火呀?被我说中心里了吧?”杨亦蝉调门突然拔高,声音尖锐。

“无理取闹!”见杨亦蝉如此作态,白复面色一沉。

亦蝉道:“后悔了吧?后悔当初和我相好了吧?此刻特别想和我分手吧?”

白复火往上冲,怒道“是的,特别想分,对你我忍无可忍了!”

亦蝉脸色一变,寒霜遮面。一字一句,带着深深寒气,缓缓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分就分,你别后悔!”

白复冷哼一声:“好,你也别后悔!”大步流星离开。

杨亦蝉见白复离开,哭着哭着,想到了什么,回到西内苑军营内。在营内无人处散心,走了不多久,便来到了营地花园。亦蝉步入凤仪亭,想想自己身世凄苦,怨恨白复脾气之大,于是又开始继续低声啜泣

哭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隐约听到有脚步声。

“杨姑娘,是你吗?”永王正好也在营地花园散步,听到有女人在园中哭泣,心生好奇,走过来一看,竟是杨亦蝉,赶忙上前询问。

“啊?是永王殿下?”亦蝉见有人来到,连忙止住哭声。

“杨姑娘因何伤心?”

“与殿下无关,是我惊扰永王殿下了。”杨亦蝉抬起头,泪光涟涟。

永王抬眼望过去,月光下,只见那亦蝉哭的是梨花带雨,粉嫩的俏脸上挂着两滴泪珠,实在是我见犹怜。永王平日忙于政事,突见着小女儿的姿态,不禁心头泛起阵阵柔软,涌出两句诗篇。“荷花桥畔闭月莲,碧波清摇映日红”

“但说无妨,看小王是否能为姑娘做些什么?”永王走进亭中,在亦蝉对面坐下,轻摇折扇。

“唉,是我的命不好吧……”亦蝉把和白复吵架的经过一五一十告知永王。“其实他本性也不坏。就是脾气太暴躁,经常无缘无故发脾气,大发雷霆砸东西。常常不听我解释,就破门而出,一个月也不搭理我,对我冷暴力……”

说到这里,说不下去,眼泪如断线珍珠哗哗落下……永王禁不住叹息:“白复啊,白复,这么好的姑娘你怎不好好珍惜。”永王心中涌出无限豪情,他放下折扇,缓缓走到亦蝉身边,轻轻拥住亦蝉肩膀。

亦蝉似乎没有察觉异样,只是放声哭泣,似乎要把一生的眼泪都流光。

永王见亦蝉如此悲鸣,心生怜惜,轻轻托起亦蝉下颌,只见那亦蝉哭的是梨花带雨,两片红唇如樱桃映雪,心中大恸,冲动袭来,俯身吻在亦蝉的唇上,顿觉丁香绽放,满室生香,天旋地转……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