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九王夺嫡

更新时间:2021-01-11  作者:大明终始
安得舍罗网,拂衣辞世喧。

悠然策藜杖,归向桃花源。

——《菩提寺禁口号又示裴迪》王维

永王从宫里会到府邸,心事重重。

将心腹谋士唤来,讲了一遍今天面圣的细节。

最后说道:“父皇把以往给太子的差事分拆成几份,安排给我们每一个人。交办给我的,是让我管理今年这批武进士。”

谋士听罢起身,走到永王面前,一脸正色行了三个大礼。

永王诧异,连忙将谋士托起,道:“先生行此大礼,这是为何?”

谋士道:“据臣判断,圣上此举乃是动了换储之心!”

永王大惊,道:“父皇要废黜我三哥?”

谋士道:“未必会废黜。但肯定动了换储之心,接下来,如果诸皇子中有格外优异者,又或者太子再次犯错,估计就会让圣上下决心。”

永王跌坐塌上,面色苍白。

谋士手缕长髯,笑道:“殿下勿忧,这对太子或许不利,但对殿下绝对是喜事一桩。”

永王面色一沉,道:“先生不用再往下讲了。我母妃早逝,是三哥从小将我养大。三哥与我,如父如兄,我断然不会跟他争储。”

谋士道:“殿下仁厚,臣妄言了。换不换储,立谁为储,都是圣上的圣断。

不过,臣以为,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万一换储,殿下有没有想过,太子殿下命运将会怎样?”

永王惨笑一声,道:“还能怎样?自古废太子,哪个不是一两年后就抑郁而终。”

谋士道:“自古太子被废后,很难善终。一是地位落差太大,无法面对朝中文武百官,郁郁寡欢,郁结而亡。二是,新太子即位,为保帝位,断然难容废太子存于世上。这才是废太子亡故的真正原因。”

听到此处,永王蹭地一下站起,虎目圆瞪,喝道:“谁要敢动我三哥一根毫毛,我李璘就跟他拼个玉石俱焚!”

谋士道:“殿下勿燥,若废储之事不幸发生,是其他皇子即位对太子好呢,还是殿下即位对太子有利呢?”

永王缓缓坐下,沉吟良久。随即起身,深施一礼,道:“请先生教我!”

李瑁踉踉跄跄回到府中,心乱如麻,把自己独自关在书斋之中。

父皇今天说了些什么,他一句都没听进去。

接到圣旨后,李瑁赶忙随宦官入宫。快步行走在宫中连廊,忽听一声熟悉的筝鸣。李瑁不由抬头,只见一只鲜艳的凤凰纸鸢,乘风为戏,翩翩翱翔。一阵东风吹过,凤凰仰头,声如筝鸣。

李瑁身子一震,如被点中穴道,一动不动停在原地,含泪凝望。

那一日阳光明媚,她裸着足踝,牵着纸鸢之线,奔跑在草坪。

“殿下,你看,它多象一只真的孔雀啊!要是纸鸢能鸣叫,就更像了!”

就为了这一句,他重金礼聘御用工匠,七天七夜,研发成功。工匠在鸢首以竹为笛,鸢身嵌琴弦。纸鸢一飞冲天,凭风入竹,临风振弦,声如牧笛、筝鸣。

纸鸢放飞那天,她也如一只五彩斑斓的孔雀,在草坪上欢快地跳着胡旋舞。

“爱妃,你给它起个名字吧?”李瑁深情款款。

“嗯,起个什么名儿好呢?以前的纸鸢都是不能发出声音的,全天下只有这只纸鸢在风中能发出古筝的声音。殿下,就叫它‘风筝’好不好?”她笑靥如花。

“好,就叫它‘风筝’!”

“风筝、风筝,你有名字了,你自由的飞吧,飞向你属于的天空!”当风筝升入高空,她用牙齿咬断银线,依偎在李瑁的胸前。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相拥,看着这只风筝越飞越高,飞入天际,飞入云霄……

“是她,放风筝的一定是她!”李瑁望着风筝,泪流满面。

庆王李琮偷偷从密匣内取出铜镜,细细打量着自己这张脸,俊朗儒雅中带点沧桑,不怒自威。这是一张一代明君的脸,配得上君临天下,四夷朝贺,百官跪伏,万民敬仰。

而另一半脸,眼球外翻,突出眼眶。脸上三道疤痕犹在,如同用铁犁翻开肌肤,猩红血肉乍现。狰狞、血腥,要是在夜晚出现,犹如山魈出没,夜叉临世。

李隆基铲除姑母太平公主后,天下再无敌手。那一年,李隆基正在筹备登基大典。王皇后无嫡子,李琮作为长子,本应被立为储君。

当时的李琮,青春少年,鲜衣怒马,人生如一条盛开着鲜花的大道。

那一天,草长莺飞,上林苑内,飞禽走兽,围猎正酣。李琮长弓在手,猎犬飞鹰,一时间,草中射兔,林中落鸠,黄羊香獐,所获无数。

暮色降临,就在满载而归之际,忽听林间啾啾,一只健硕梅花鹿溪畔饮水,鹿角硕大无比,世所罕见。

李琮大喜,要是亲手把它射中,将鹿角献给父皇,龙心一定大悦。

他摘下马颈铃铛,让马衔枚而进,一步一步进入射程。就在张弓瞄准,屏住呼吸之际,只见眼前一花,耳畔野兽嘶鸣。一只豽从树上窜下来,扑在李琮脸上,挥动锋利的爪子,在李琮的脸上使劲抓咬。

众侍卫大惊,赶忙上前,扑杀豽,救下李琮。李琮惊吓过度,昏厥当场。御医赶来,敷药施剂,终于救活了李琮。但这张脸却被毁损,无复当年模样。

解开绢布哪天,所有人的眼中都写满了恐惧。李琮盛怒之下,一剑劈碎铜镜,从此庆王府内没人敢用铜镜。

玄宗探望,好言劝慰。玄宗登基前,思虑再三,还是觉得李琮形象不堪为人君,最终将次子李瑛立为太子。

李琮看着镜中的自己,暗自神伤。如果那天不去狩猎就好了,如果不亲自去射那只梅花鹿就好了……

自己从小敬仰太宗皇帝,渴望有一天能象他老人家一样,长缨在手,挥斥方遒,威震四夷,让这个帝国因自己而光芒万丈!

可满腔壮志,竟毁在一只小小的豽的爪下。

上天对我何其不公啊!竟缚苍龙!

今天出宫时,一个往日交好的宦官偷偷走到李琮面前,四顾无人时,道:“殿下,李相让我带句话给您。”

“哦,他说什么?”李琮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愿辅佐庆王。”

李琮看着铜镜,镜中人也在深深地凝视着自己,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真的舍得吗?”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