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七十九章 皓月依旧

更新时间:2021-03-29  作者:大明终始
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朱帘半卷,单衣初试,清明时候。破暖轻风,弄晴微雨,欲无还有。卖花声过尽,斜阳院落;红成阵,飞鸳甃。

玉佩丁东别后。怅佳期、参差难又。名韁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向人依旧。

——水龙吟·小楼连苑横空(宋)秦观

恍惚中,许多人涌入玄天洞府,将冻僵的白复和亦蝉分开。

……

青邈道长手搭亦蝉脉搏,片刻后,对众人道:“千年玄冰之水入体,亦蝉心脉经络皆被冰封,血流冻结。需尽快用三味真火将玄冰寒气逼出体外,否则大罗金仙也救不回她!”

青函道长想起一事,道:“复儿,你体内不是有蟒珠吗?蟒珠乃天下至阳至炎之物,快让亦蝉吞下,兴许有救!”

白复如遭电击,顿时清醒。连忙盘坐在地,调动内息,将丹田鼎炉内的蟒珠徐徐吐出。

蟒珠皎洁如月,放出淡淡光晕。青函道长将蟒珠塞入亦蝉口中,掌心内劲一吐,将蟒珠送入亦蝉腹腔之中。

青邈、青函、青辰等七位长老迅速盘坐,将亦蝉围在中央。青邈道长居北辰中枢,指挥众人结成北斗七星阵法。众位长老默运三花聚顶神功,运转玄天大阵。在玄天洞府的加持下,玄天大阵加速运行,诸位长老浑身热气蒸腾,一道道纯玄真气输入亦蝉体内。

蟒珠入腹,如同火星飞溅入干草堆中,“轰”的一下点燃亦蝉的鼎炉。这七股真气,如同风箱鼓风。风助火势,越烧越旺。火焰上窜,所到之处,心脉经络如春天融雪,渐渐融通。全身血液流动起来。

亦蝉如坐蒸笼,周身冰碴化为水汽蒸腾散去。惨白的脸上慢慢泛起红晕。

“哇”一声,亦蝉喷出一口黑血,呛水醒来。

众人大喜,长老们变换阵法,用真气控住蟒珠火势。火焰化为温泉,涓涓细流,流淌入奇经八脉。待到亦蝉体内真元巩固稳定,长老们才偃旗息鼓,守息玄天大阵。

……

亦蝉从生到死走了一圈,惊心动魄,恍如隔世。白杨二人对望凝视,再不需要更多话语,相依相偎,紧紧相拥。

这两位少年,都受过太多太多的委屈,经历过生死一线的凶险。共患难,共温暖,相互守望,彼此都把对方当做自己最亲的亲人。后知后觉,早已情愫暗生。而爱,突如其来。

……

清晨,天微亮,日月同辉。缥缈峰上,西边一轮桂月尚未隐去,东边瞬间霞光万丈。鱼鳞般的云朵,如同被焰火点燃,让橘红色的云霞洒满天空,明媚了整个山峰。

杨亦蝉晨练已经结束,她双手抱膝,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凝望着天边的云霞。

青城终于成了她真正的家,爱和温暖让她内心安定。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爹爹,我想你了……”

按照约定,赴京的时间就要到了。白复、李辛锴、亦蝉等人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开拔。

这一日,白复走到亦蝉院里,正看见亦蝉送青冈道长出门。白复好奇,一问何事?

亦蝉道:“长老会划转给我的山下庄园和都江堰一带的田产都是我师父的,我不敢要。我已经偷偷跟青冈师叔说了,让其代为照看。等师父出关后,交还给师父。”

白复气道:“你师父这般为人,秦永杰数次害你性命,你又何苦由来?”

亦蝉道:“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虽然害我,但毕竟收容过我,传我武艺。我把东西还给他老人家,也算报恩了。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白复见亦蝉如此善良,把她拥入怀中,轻轻抚摸她的黑发。

亦蝉把头靠在白复胸口,道:“蜀山论剑奖励的银两,是我自己凭本事得来的。丁书剑师兄说他会帮我找到爹爹。我把这些银两交给爹爹,让他买些田产。我爹年纪大了,又受过伤,干不了农活,要雇几个长工才行。以后咱们住在一起,我再养些小鸡小鸭,每天陪着我爹、你和孩子们晒晒太阳,看着他老人家抽抽水烟,打打麻将,该是多么幸福快活。”

白复道:“可以把老人家接到青城山来住。我在山下有十亩上好的水田,是前些年下山义诊时,治好了镇上郑员外的病,郑家指名道姓馈赠给我的。又或者,咱们在成都买个宅子吧。这次比赛,我也赢得了不少银两。我让丁咚帮咱们在成都物色个大宅子。成都繁华热闹,你爹来了也不寂寞。”

热恋的人,最爱憧憬美好的未来……

亦蝉轻叹一声,回忆道:“要是我娘在就好了。最开始,我爹娘还是很恩爱的。不知从何时起,我娘开始不停埋怨我爹,抱怨跟着他没有过上好日子。刚开始,我爹不吭声。后来说急了,就开始吵。每天都吵。我常常吓得哭,一哭,我娘就骂我,抱怨不该生我。那段日子,我只敢躲在被窝,捂着嘴偷偷哭。

直到有一天,我爹从外面回来,大发雷霆,给了我娘一耳光。我爹以前虽然吵,但从不打我娘,这次不知道为啥,估计是什么事气急了。我娘一怒之下跑出屋门,再也没有回来。第二天,我爹后悔了,带着我找我娘,可从此再也找不到了她了。”

亦蝉眼泪顺着脸颊,静静地流了下来。

白复更生怜惜,将亦蝉紧紧抱在怀中,道:“你这么乖,以后我们肯定不会拌嘴。”

亦蝉破涕为笑,道:“傻瓜,那有夫妻不拌嘴的。”

白复道:“那如果拌嘴,都不往心里去,都不许记仇。”

亦蝉拉钩,道:“如果拌嘴,当天晚上就和好!”

两人深情凝视,双瞳中倒映着彼此,化不开的甜蜜。

…….

看着两人终于走到一起,丁书剑、江荷荷等人打心眼儿里为他二人祝福开心,唯有黄勇,不置可否。丁书剑有心斥责黄勇几句,想想算了,最终没有问黄勇缘何如此。

临行前,白复跟随送饭弟子,来到后山悔过洞,在洞口重重磕了九个响头才依依不舍离去。

回来路上,白复立在绝壁,俯瞰群山,豪情万丈,白衣振山冈!

出发之日终于到来。

这一天,白复从马厩里牵出自己的奖品——大宛骏马狮子骢,越看越爱。普通的战马,头至尾丈二,蹄至背八尺五。这匹马高大威猛,头至尾丈四,蹄至背九尺开外。浑身没有杂毛,象黑缎子那么透亮。毛发一团一团卷着花儿,是黑里套黑,亮中起乌,花儿是乌的,底儿可是亮的。整个看,乌黑透亮,有旋有团,如烟似云,相书称万里烟云罩。马挂威武铃,四蹄蹬开,疾风闪电,又名“疾风”。

白复一抖缰绳,“疾风”撒开欢儿地跑。亦蝉轻叱一声,胯下胭脂马,紧随其后。两边树木不断倒退,风驰电掣,腾云驾雾一般,瞬间已跑出数里开外,把李辛锴等人远远甩在身后。

二人策马扬鞭,追逐嬉戏,神清气爽,说不出的痛快!

抵达成都后,白复带着亦蝉,与陈鸿鹄、丁咚等好友再次欢聚一堂。姜隐农帮主和唐顾掌门出门了,这次没能见上。姜唐二人率领属下远赴剑阁,帮助五弟赵昆仑,重新整饬、固防剑门关各关隘要道。

这届巴蜀论剑前三十名选手,除秦永杰被除名外,峨眉派的胡珊儿、叶枫、郦雪璇三人没能按时赶到。据说是郦雪璇回山后,生了一场大病,要延误几天。峨眉派人告知,让大部队先行,他们随后出发。

其余二十六名弟子在成都集结完毕后,川帮长乐堂堂主张芬和青城青驰道长等人带队,开赴长安。

众位巴蜀少年,年龄相仿,在比赛中又交过手,大伙很快就熟悉起来。这一路中打打闹闹,嬉戏斗嘴,日子过得新鲜快活。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众少年一路上也惹出不少笑话和惊险故事,好在有川帮张芬、青驰道长等阅历丰富之人带队,大伙倒也有惊无险。

这段故事,暂且按下不表。

这些巴蜀少年,怀揣着梦想,离开家乡,奔赴京师,去看一看从未见过的世界,更想去改变这个世界。却不知到头来,竟是自己被这个世界改变,步履维艰,卑微匍匐,归于平凡。一切偶然都是必然。

唯有那,在最黑暗中还能看见光明的人,最终会象流星一样划过天际。即使只有短暂的一瞬,也足以照亮万古长夜!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