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七十八章 长相思兮长相忆

更新时间:2021-03-29  作者:大明终始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三五七言/秋风词李白

“不可!”白复大叫。

秦永杰一惊,连忙撤剑。好险,亦蝉一丛头发瞬间被削断,飞散开去,险些香消玉损。好在亦蝉穴道未全部解开,行动大打折扣,否则这一下真就要了她的性命。

电光火石之间,白复一个箭步,冲到秦永杰面前,剑光如电,招招指向秦的要害。秦不得不放开亦蝉,回剑自保。

白复不再给他任何喘息之机,一剑快似一剑,皆为杀招。秦永杰手底也不含糊,见招拆招。利用对地形的熟悉,趁机反击。两者对彼此的武功都很熟悉,此刻动了真怒,比上次比武时更加凶狠,一上手就是以快打快。两人身形如风,腾挪打斗,攻防交错,身影分分合合。

数十招下来,秦永杰渐渐落入下方,杖责的创口迸裂,血开始渗出。秦永杰在打斗中慢慢挪到冰窟口,虚晃一剑,将白复逼退。一个后翻,跳出冰窟,从高台跃下,落到圆形冰面上,一个翻滚,卸掉下落之力,朝洞口夺路而逃。

救人要紧。白复放弃追逐,赶忙走到亦蝉身前,解下身上长衫,罩在亦蝉身上。但见亦蝉秀眉紧蹙,双眼紧闭,又羞又臊。白复心不由己,怦怦而跳。白复不敢再看,探明亦蝉被封穴道之处,给亦蝉推功过血,手触到滑如凝脂的皮肤,如碰炭火,立即缩手。亦蝉大羞,表情忸怩,轻声道:“复师兄,我都快冻僵了,快帮我解开穴道吧。”

白复惭愧,连忙收回心神,为亦蝉解开穴道。把亦蝉能穿的衣物归拢好,背朝亦蝉,走出冰窟。

亦蝉手脚僵硬,酸麻,慢慢起身穿衣。收拾妥当后,她把白复唤进洞来,脸颊绯红,娇羞无力。

两人惊魂稍定,正要说话。只听“轰”一声,冰窟洞口落下一道铁闸。冰窟开始剧烈晃动,突然天旋地转。整个冰窟从高台跌落下去,砸向洞窟中央的圆形冰面,冰面架不住这般冲击,裂开一个巨大的裂缝。

冰窟下落时,白复紧紧抱住亦蝉,用身体护住亦蝉头部,忍受着冰窟墙壁巨大的冲击。

冰窟卡在冰面的裂缝处,千年玄冰之水,慢慢渗入冰窟,奇寒澈骨。白复试图用宝剑劈斩铁闸,却发现宝剑在刚才跌落时,掉出冰窟,此刻正落在一个人的手里!

秦永杰嘶声狞笑,把白复的剑插入冰面。返身从第一个洞窟中,扛出那把巨大的青铜巨斧,然后用尽全身气力,砸向冰面与冰窟的那道裂缝。

“哐”,冰缝被砸开了一个巨大的冰窟窿。白复所在洞窟陷入冰窟窿,慢慢沉入冰湖。冰窟入水后,冰窟的冰墙慢慢化去,墙体之中现出一排排铁栅栏,这个冰窟竟是一座铁栅栏铸成的牢笼。秦永杰趁二人大意之时,发动机关,要将两人淹死在冰湖之中。

秦永杰蹲下身子,看着这个铁笼子带着两人慢慢坠入冰湖,湖面再次冻住,冻成冰面。他哈哈大笑,拾起他的星夔剑,裹挟出一些名贵丹药,扬长而去。玄天洞府动静太大,白复能找到,其他人也能想到。不能再待了,藏到山中其他地方才更稳妥。

……

铁笼入水后,冰水漫过两人头顶。白复雍鼎潜能发挥,周身毛孔一张一合,仿佛能在水中呼吸。

眼看亦蝉,冰水灌入口鼻,不能呼吸,白复捧住亦蝉脸颊,深深一吻,将一口真气送入亦蝉心肺。只觉亦蝉丁香柔软,吐气如兰。

白复虽能在水中待上数个时辰不用换气。但千年玄冰之水冰寒彻骨,白复全身仿佛都要冻僵,再不出水,恐怕冻毙在此。自复默运玄功,气随意走,运行大周天。

与蟒珠入口相反,白复只觉一线冰水入喉,所到之处,经络冰封、血管冻结。仿佛身处雪山之巅,冰峰峥嵘,寒风肆虐,怪石嶙峋,雪崩从山顶裹挟而下,荡平世间一切……

突然灵台清醒,心中现出雍鼎,雷霆万钧之声注入耳中。碾压自己的雪崩敛雪成束,全部注入鼎内,并无点滴外溢。雪崩荡寇之力,推动鼎内之水顺时针旋转。

玄冰之水沁润骨髓,形成一排排冰松雪雾,银装素裹,惟余莽莽。全身肌肉、经络,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玄冰之水与丹田真气融为一体,形成洪荒之力的平衡,游走奇经八脉,循环往复七十二洞天……

白复虎躯一震,双目突然睁开,放出异芒。抓住铁笼栅栏,双臂一叫力,坚硬无比的铁栅栏竟如泥团,被生生撕开。

上升至冰面时,冰层厚实,无法破冰。白复重新潜入水底深处,双手张开,呈抱球状,凝聚湖底水压。突然身体如螺旋旋转,冲天而起,如龙卷风卷起千层巨浪,对准冰层,一拳轰出,“轰”,冰面咋裂开一个大洞。

白复抱着亦蝉,如海豚一般,跃出水面。

白复跪在地上,将亦蝉轻轻放到地面。亦蝉眼神涣散,嘴唇青紫,全身僵硬,结满了冰碴。

白复大惊,赶忙让亦蝉靠在自己身上,掌心抵住亦蝉后心,丹田真气从掌心流入亦蝉身体。

亦蝉伸手握住白复,断断续续道:“我身子脏了,名节已失。师兄不嫌我卑贱,舍身救我,怜我苦楚,帮我洗冤……今生今世,我只求给师兄做个丫鬟,伺候左右……他日,你娶了新娘子,我就服侍你们。如果新娘子嫌弃我,我就躲起来,偷偷照顾你。只要不让我离开你,做什么我都愿意……复师兄,我好像快要死了。我不想死,我想陪在你身边,你…你…你别嫌弃我……”

白复将亦蝉抱入怀中,泪如雨下:“有师兄在,你永远都是安全的……我怎会嫌弃你?从今日起,我怜你、爱你,你惜我、爱我,咱们两人再不孤苦,携手天涯。”

白复蓦地里觉得怀中亦蝉身子一颤,脑袋垂了下来,没有了鼻息脉搏,唯有俏丽的脸上,挂着眼泪和微笑。

白复心中晴天霹雳,继续催动内劲,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亦蝉身体。

然而一炷香过去,亦蝉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手脚愈发冰冷。

白复蓦地莫名害怕,只觉四肢百骸再无半点力气,片刻之前,亦蝉还笑语盈盈,而今只剩一缕香魂。

白复脑中一片空白,自己的一颗心也仿佛停止了跳动,随她而去。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