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822章 执念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深层意识的梦境中,维莱茨的恐惧正在被放大。

  两个强壮的修女走上前,摁住她的肩膀,随后年长的修女用力将她怀里的婴儿夺走。

  虽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但维罗妮卡只是看维莱茨的表情,就知道她正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什么。

  但大修女还是带着婴儿离开了——

  之后,维罗妮卡只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便已经置身于一座辉煌宏大的圣厅之中,圣厅宽近百米,彩绘的穹顶由无数粗壮的大理石柱支撑着,而它的尽头和中心,是一座巨大的金属雕像。

一个一手持剑,一手握爪的雄壮人类,正目视前方  只是看那偶像一眼,维罗妮卡就感觉一阵发自灵魂的不适,她的视线就仿佛被一枚金色的太阳烫伤了般,于是连忙挪开眼睛。

  然后,她听到了脚步声,转过身看到一群人正在走来。

  那是一群修女,走在最前面的是穿着黑色铠甲的,而走在后面的则穿着淡红色的修女袍。

  在她们中间,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走道昏暗的灯光中,已经穿上修女战斗盔甲的维莱茨苍白的脸直面着地板,头发既稀疏又凌乱。

  对比之前,现在她看上去简直像个幽灵,一个在岁月与冷漠中逐渐消逝的赝品。

  很快,队伍在巨大的神像面前停下了脚步,接着维莱茨走上前,双膝跪倒在冰冷的石砖上。

  “——吾已自远于至高之救赎,无有他法能赎吾之罪孽,是以,吾自请忏罪。”

  忽然,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维罗妮卡顿时惊讶于她能够听到声音了。

  不,她立刻意识到,这不是梦境里的声音,是现实中的维莱茨在说这些话!

  随后,维莱茨脱下了她的红色长袍,任其掉落在地板上。

  在她身后,一个修女沉默地把衣物捡起,没有哪怕是一次看向那名动作笨拙的女人。

  “神皇在上,吾乃有罪之身。”

  维莱茨的声音中有股脆弱的力道,并渐渐地在教堂内回荡。

  “无可饶恕,无可宽容。”

  接下来,每一个修女都上前,各自拿下维莱茨的武器与装甲,解下后就丢在一旁。

  “吾等将离汝而去,汝之甲胄与武装由吾等毁弃。”

  “吾以自身之自由意志离此而去,而若吾意合,则将归来。”

  在她身后,年长的修女用一把仪式刀将维莱茨丢弃的长袍切成布条,其他修女则将其绑到维莱茨已赤裸的手臂与腿上。

  随后,她们更是把充满倒钩铁刺的悔念之炼缠绕到她的身体上,并把写有誓词的封纪按在她现在由布条组成的外衣上。

  “吾当于暗夜里最无光的所在寻求神皇之宽恕。”

  年长的修女拿着一把看起来很古老的小刀倾身向前,并抓起了一撮维莱茨的头发。

  带着坚决、强硬的决心,她剃去维莱茨金色的头发,并且过程十分的粗暴,直到她的顶上再无发丝、满是轻微的划伤为止。

  几分钟后,维莱茨原本美丽的金发,已经被鲜血淋漓的所取代,这一过程看得维罗妮卡心惊肉跳——

  “这些人类是有病吗,为何对自己同胞也如此残忍——”

  “见吾如不见吾,知吾而知所惧,除此容颜以外吾再无容颜,直到最终的救赎终于降于吾身。”

  意识到到了这里,似乎就完成了,昏暗处走来了另一个修女,她装备着一对劈啪作响、威力致命的神经鞭,手中拿着的是一个破烂的红色头套。

  维莱茨平静的戴上头套,然后跟着她走了。

  直到现在,维罗妮卡也没有找到很好的契机唤醒修女,因为深层意识与人类灵魂的本源就很深的牵绊,随意处置极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而且她在此处力量有限,必须找到一个维莱茨一定会苏醒的机会,否则后面可能就再也不行了。

  之后,她继续跟随着维莱茨的意识,也终于明白她成为了什么。

  她成为了一种自杀式攻击的狂热者,被严厉的军官鞭打上阵,在她们无畏地舞着链锯大剑向敌人的阵线冲锋时,任何敌人都会为之不安惶恐,也只有死亡或宽恕能终结她们对人类之主的职责。

  每天每夜,这些女人的每一口呼吸都是在自我惩罚与赎罪,以求彰显黄金王座的荣耀——

  于是,她们将她们的义愤转化成了跟手持的利刃一样致命的武器。

  但是维罗妮卡注意到,维莱茨的狂热中,还蕴藏了另外一种情感,一种极难被觉察的执拗。

她,好像在坚守什么  正是这种坚守,让她从一次次不可能幸存的血战中活了下来。

  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日。

  她参与了数不清的战争,浑身遍布的疤痕让她已经看不出曾经是个女人,形同一只丑陋的两足怪物。

  那些和她并肩作战的,惩罚过她的,都死去了。

  但她还是在战斗,还是在坚持,怀揣着某种执念,挥舞着越来越迟钝的链锯剑。

  直到某一日,她终于倒下了。

  她老了,再也挥舞不动那沉重的链锯和救赎了,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这是一次可怕的失败,她的双腿已断,左手松松垮垮的瘫在地上,她的链锯剑则插在一头狰狞的怪物身上。

  她躺在血泊中,奋力的喘息。

  她还是不愿意死去,不愿意拥抱救赎。

  维罗妮卡望着她,不知道她究竟在坚持什么——

  忽然,她感觉到世界在震动。

  “不好,她的意识正在崩塌!”

  维罗妮卡也有些慌乱了,如果再不出手,那么维莱茨的意识很有可能便就此沉入无边黑暗,因为她一路走来已经感受到,绝望已经逐渐侵染她所有的意识到。

  只剩下最后一片领域。

  最后一片领域——

  维罗妮卡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高举右臂,长杖出现在手中,顶端的宝石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而血泊中的维莱茨,呼吸逐渐微弱,黑色的绝望正在包裹着她。

  突然,她瞪大了眼睛,只见血色的天空,泪滴状的火雨正在坠下。

  伴随着一阵轰鸣,一道巨大的阴影覆盖住了她。

  随后,她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那是一双覆盖着铠甲的手臂。

  维莱茨转过头,看到了一位星际战士,一位穿着银灰色动力甲的伟岸巨人。

  那战士正通过黑色的目镜凝视着她,好像在诉说什么。

  随后维莱茨的目光向下,看到了战士的脖子上,挂着一枚伤痕累累但依旧闪亮的天鹰徽坠饰后,满是疤痕的丑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维罗妮卡,放下手臂,她感觉到了,世界的崩塌停止了。

  她赌对了!

  维莱茨的执念便是她与梦中索什扬的结晶,她的孩子。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