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98章 八面邪魔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为何你选择了在这个特殊的节骨眼上到此处?”

  古战士忽然开口问讯。

  有那么一瞬间,萨尔珀冬打算向矗立于此的无畏解释一切的前因后果,但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理由很简单,马格努斯已经答应给予我们援助,二十位强大的巫师和他们的红字以及战舰将帮助我们,请你恕我唐突无礼,我必须立刻与囚徒对话。”

  亚丹索斯发出了一阵机械轰响的低沉隆隆声。

  “若是吸引了它的目光,就算是最为聪慧的灵魂也难逃一劫。”

  萨尔珀冬感到心急如焚,他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于是说道:

  “我从未表示过自己是最聪慧的,但我对自己的意志有着绝对的信息。”

  古战士看看萨尔珀冬,轻叹一声后退让步,雷霆般的步伐强烈震撼了脚下的地面。

  “小心它语言中的陷阱。”

  无畏扩音器中诉说的洪亮话语顺着众人前来的道路一路走去。

  众人走入了囚室,孟菲斯托再度体验到了熟悉的感受那种反灵能监牢中常见的幽闭暗沉之感。

  对于能够肆意望穿现实万物之帷幕的人来说,这种体验实属令人不安焦躁,并且十分痛苦煎熬。

  虽说阿斯塔特的超人体质足以将一切肉体上的痛苦瞬间终结,却对灵魂层面的痛楚束手无策,更重要的是,这种感受总是能让萨尔珀冬回忆起一个深植于他心里深处的仇人。

  他望望左右,另外两人狰狞扭曲的面容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他们与自己感同身受。

  三人沉默地前进,穿过了层层暗锁与灵能锁,抵达了一扇不起眼的乌木门前。

  “打起精神。”

  萨尔珀冬嘱咐着将手搭上了门板,手甲与门扉间流转着转瞬即逝的光芒。

  “不管它曾是个什么,现在的它就是象征着毁灭之力的一扇剪影。”

  二人点头应允,萨尔珀冬随即一掌推开了大门。

  随着众人走入了囚室,四周闪烁的光点与光球仿佛有了生命,相互汇集融合,展露出了它的真身:一具只扭曲畸形的可怖身躯正被死死束缚在法阵中,宛若某种半人半异形的诡异杂糅。

  它四只长度惊人的手臂指端连接着一丛丛海洋生物般黏滑冰冷的触手,八副巴掌大小的面孔堆挤在一处,每一张上都带着令人战栗的非人特征。

  “八面怪!”

  图贝克一看到这东西,不禁惊叫出身,作为千子巫师的他,对于这玩意可再熟悉不过了。

  萨尔珀冬淡淡的扫了他一样,随后示意二人跟随自己的脚步如果不是图贝克一直要求,且这家伙对未来计划有大用,他根本不会带他来。

  “与其说八面怪是个名字,倒不如说是它种分类叫法。”

  萨尔珀冬拔出腰间挂悬的符文剑,大步走上前去,手中锐利的剑锋直指八面怪的成团面孔,在距它黏胶质感的表皮不到半寸处停下了刺击。

  那生物对众人的动作没有反应,毫无生气地堆在地上,就好似一滩自屠夫案板上掉落的烂肉。

  图贝克摇摇头,叹息一声。

  “这种怪物嘴里可吐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虽然它们拥有几乎一切知识,但它们绝不会轻易吐露,除非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八面怪是一种来自奸奇领域的恶魔,它们大部分时候生活在水晶迷宫的大图书馆里,有些巫师认为它们是看守,有些巫师认为它们是管理员,但也有巫师认为,它们是珍藏于水晶图书馆中的诸多典籍扉页所幻化的虚体。

  但无论如何,八面怪最著名的特征便是它们几乎无所不知,但同样的,它们的狡诈与贪婪也非常可怕,曾经有巫师试图从它们口中套取宝贵的知识,却最终付出的激起惨烈的代价。

  因此它们在千子中的名声一直不算好,甚至还不如惧妖。

  “是吗?”

  话音未落,瘫倒在地的八面怪突然暴起,猛地探出的触手攥紧了符文剑,打算将萨尔珀冬向前拉去。

  埃米尔瞬间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图贝克也在同时扬起了手中长杖,挥手要打。

  “别动手。”

  萨尔珀冬抬手示意二人放下武器,冷静地瞄准八面怪的胸口飞起一脚,将它踢倒在地。

  “别装死了。”

  “嘿嘿,一次拜访可称事出古怪。”

  一声冷笑,八面怪的灵能之力在三人脑海中回荡。

  “两次拜访那便是穷途末路了。”

  恶魔蠕动着,遍布头颅的数十只眼睛眨动着,每一只中都充盈着戏谑。

  “是不是只有和同为被遗弃者的我待在一起,才能让你感受到一丝安慰呢?”

  图贝克死死攥紧了手中的长杖。

  “一个恶魔还大言不惭,我能够让你的灵魂尖叫一百年!”

  但一旁的萨尔珀冬摇摇头。

  “这个八面怪无法被杀死,我向你保证,它是特殊的。”

  说着,他一挥手抽出了剑,刺穿八面怪手臂的锋利剑刃没能在皮肤上留下任何痕迹。

  “死?”

  那个生物随即也嘲笑道:

  “你不过是一个离开了马格努斯庇护就活不了的可怜虫,图贝克。”

  接着它还十分人性化的耸了耸自己的四个肩膀。

  “萨尔珀冬,我能照顾好我自己,你别让那个大家伙保护我了,天天穿着沉重的铁棺材,一步三摇地左溜达右溜达,假装自己还是个活人。”

  “随你怎么说。”

  “那你是跑到这儿来和我聊天的吗?”

  它说着扬起了一条触须,用上面的眼睛瞥了萨尔珀冬一眼,八张面孔同时挤出一脸灿烂的微笑。

  “还是说,有事儿需要我为你效劳?”

  “我要知道雪莲刃的具体位置。”

  那个生物点点头。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该死的渣滓!”

  图贝克愤怒地低吼,挥杖便要动手。

  萨尔珀冬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接着说道:

  “这个生物会吐露我需要的信息。”

  “要不咱们直接从它的灵魂中提取信息吧,省得听它在这儿妖言惑众。”

  图贝克一边嘟囔一边绕着囚室不停打转,一边摩挲手中的兵刃,一边紧盯着那个由各式肢体攒成的诡异身形。

  他这个时候看起来很鲁莽,就像一个吞世者,但在场任何人都看得出他的小心思和眼睛深处狡诈的目光,他一直在用灵能试探八面怪的领域虽说这种恶魔很不靠谱,但依旧是稀有且宝贵的,对于巫师们而言,总有办法从它们身上得到些什么。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