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90章 被流放者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更重要的是,由于图贝克不光彩的过往,实际上他一直都被排挤在千子的核心圈外。

  图贝克曾是千子军团中一个普通的战士,在军团逃亡至巫师之星后,他是第一批加入阿里曼阴谋团的成员之一,帮助其施展“阿里曼的红字”法术。

  在红字法术失败后,整个阴谋团,包括图贝克与阿里曼,都在军团中被永远开除。

  脱离军团后,图贝克则加入了阿蒙的战帮——“尘埃兄弟会”,他下一次遇见阿里曼是在一艘捕获的战舰“泰坦之子”上,此时已是他离开军团的数个千年后了。

  “尘埃兄弟会”一直在搜寻着阿里曼的踪迹,图贝克随后与尖哮者一同夺取了“泰坦之子”,他起初想让阿里曼与自己一同离开,而在阿里曼拒绝后,他向对方施放了一个灵能爆破。

  阿里曼偏转了图贝克的灵能,并将他与尖哮者的旗舰一同送往了亚空间。

  在亚空间中漂流了不知多长岁月后,图贝克不知因何缘故,阴差阳错间回到了巫师星,这时距离他离开已经超过八千年了。

  虽然他没有再次被放逐,却失去了一切地位,沦为比红字高级不了多少的边缘人。

  而他,也一直在寻找机会重新回到原体身边。

  这次他便是带着机会而来。

  与巫师团成员们身披着和马格努斯款式相似的甲袍不同,托钵僧款式朴素的衣裤遮盖着图贝克的身形。宽大的兜帽阴影隐藏了面庞,让众人无从得知他脸上的喜怒哀思,只有一只狭长苍白的鸟喙自阴影中探出——甚至他的兜帽之下还有一个鸟形的面具。

  “伟大的主人!我有事需要觐见!”

  图贝克的语气中透着难以压抑的兴奋,他带来了一个消息,能改变一切的消息。

  “是我!”

  他高声大喊道:

  “图贝克!”

  马格努斯正盯着头顶的寰宇出神,没有听到图贝克兴奋的高喊。

  忽然,红魔伸出手中的战刃勾下了空中散乱的雷霆,如切割柔软金属般切削着闪电八方四散的电弧枝杈,马格努斯的兵刃形态同其主人一样变化万千,现在的它化作一杆设计巧妙的鎏金走金丝长柄弯刀,与原体的华贵铠甲相得益彰。

  他把手中的弯刀舞得好似一柄桨叶,击断电流,搅出涟漪。

  图贝克完全可以通过施展法术博得马格努斯的关注,但这种行为无疑是一种对主君的大不敬,若是他足够耐心,也许马格努斯迟早会回应他的呼唤——可现在的他没那么多时间。

  这消息十万火急,不容拖沓。

  图贝克挥舞手中弯杖,轻柔地推了推距他最近的巫师团员。

  那位巫师身穿着华贵的长袍,手中斜依着一支蛇头权杖,图贝克假装打算从他身边直闯过去。

  “哟哟哟,这不是图贝克。”

  忽然,那名巫师拦住了他的去路。

  “几年没见这么拉了?滚吧,赤红尊主不再有时间去听你诉说的疯狂故事。”

  “沙罗。”

  图贝克的回应侵入了巫师面庞上的黄金面甲,直直戳向他的魂魄,无论沙罗的招数技法修炼得多么出神入化,他始终不如图贝克,想要遍览他的思维,不会比阅读他甲片上的楔形文字麻烦多少。

  沙罗浑身上下流淌着浓郁的偏执,宛如一道迸射脓液的感染伤口。

  “我有的是时间,但你可不一定。”

  图贝克讥讽道:

  “还不速速回家,去给你的助手道喜?”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故作轻蔑的沙罗藏不住他心中的忧虑,自图贝克被排挤出巫师团已过了许多个世纪,但他时刻都在彼方监视着众人的一举一动,追踪着他们的胜利与失败,竭尽所能地了解他们的弱点与渴望。

  巫师们的渴望大同小异——要么是能把握自伟大之海浪涛中榨取的能量,要么就是以马格努斯之名征战四方,统御天下,或是二者结合。

  但他们的弱点却五花八门,从不相同。

  图贝克耸耸肩,刀刃状的双肩牵扯着他的长袍,激起了一阵涟漪。

  “莱瑞巫师巧妙地利用了你离家的这段时间,趁你在觐见的路上早就回到提兹卡去刻苦用功了,你的助手早就揭开了笼罩亚撒利雅图书馆的面纱,争分夺秒地破译着它最为著名的馆藏《阿里曼之咏》,据我所知,他已将前十二篇修炼得炉火纯青,第十三篇的破译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哦。”

  图贝克抬手伸出了枯槁似巢的手指,轻拍沙罗的肩膀。

  “你该感到骄傲,非常骄傲,莱瑞巫师已然凌驾于你施舍给他的微薄知识之上,解开了许多价值无量的谜题,我猜他肯定很乐意将自己取得的见闻与知识与你分享,也或许...要是他涉及了某些甚至你都无法理解的领域,那他只能与赤红尊主来一次畅谈喽”

  沙罗摇了摇头压上前来,透过头盔的隔栏低声开口:

  “你个骗子,你那张破嘴里吐不出半句真话,他怎么可能会发现阿里曼之咏?他又怎么可能破译得了只有阿里曼本人才能理解的典籍?”

  随着巫师抓紧了图贝克领口的长袍,厅堂中的颜色沸腾起来——四处翻涌着沙罗愤怒的波涛。

  两人的对话打破了琴韵和鸣的平静,将歌颂化作了杂乱无章的不和谐音。

  “现在想想,也许在我祝他一臂之力前应该找你事先商量的。”

  图贝克快速地解释,仿佛打算真心悔过:

  “诶呀呀,难倒我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学识也成了一种罪过?毕竟,莱瑞巫师只是个向你效忠的小巫师嘛,要是他当初能够拒绝阿里曼之咏的力量,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事——忠诚的莱瑞巫师只希望能让你获得更多的荣光,不是吗?”

  图贝克对真相心知肚明,沙罗的学徒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将他主人踩在脚下的机会——或者说这就是千子内部的常态。

  使用这种威胁来让沙罗上钩,绝对绰绰有余。

  身处此地的每一位庭臣都梦想着能用某种办法解开红字诅咒——那个将马格努斯的军团化为了无意识尘土的诅咒,能为红王献上这样一份大礼可谓功德无量。

  但图贝克知道一切尝试都是徒劳无功的愚行——红字诅咒永远无法被解除。

  若是想要再度获得马格努斯的垂青,需要向他献上一支全新的部队,一支比往日更加强大的部队。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