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79章 圣吉列斯卷轴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虽然心里对卡利斯塔留斯修士的事存有很多疑惑,但索什扬并没有愚蠢到这种场合提出来。

  或许他永远不会再提这个问题。

  当两个战团彼此介绍完后,血奴们安静地走进屋内,手上捧着的水盆中装着含有香素的清水。

  他们仪式性地清洗了主人们的嘴唇和护手,并将洁白的毛巾放在他们的左臂上。

  其它的仆人紧随其后,手上拿着酒罐和镶着红宝石与金丝的银色酒杯。

  圣血天使最重视的便是美,而美在行事方式上的体现便是出类拔萃,因此他们的仆人们工作的节奏完美无缺,如同机械一般精准地服务着主人。

  他们将酒杯放在石桌上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作为主人,但丁等待着这项神圣的洗礼结束,一名高阶战团仆从拿给了他一个银色的盆子,里面放着三十三块红宝石,每块宝石上都刻着新近牺牲的死者的名字。

  但丁将它们捡了起来,放入了身前的碗中。

  “让后人记住他们。”

  但丁说道,

  第一个举起了斟满的酒杯,而血奴们也一个个退了出去。

  “鲜血不会玷污我们的言语,愤怒不会玷污我们的理智。”

  圣血天使的战士们跟着吟诵后续的句子,索什扬好奇的看着这古老战团的神秘仪式。

  “不负圣吉列斯之血!”

  完毕后,

  圣吉列斯的子嗣们纷纷低下头去寻求与他们父亲的灵魂进行交流。

  当所有人重新抬起头的时候,他们的神情都放松了下来,随后但丁又朝索什扬和兰道尔举起酒杯。

  “再次欢迎我们的表亲兄弟,勇敢的多恩子嗣们!”

  兰道尔面色如常的举起杯子,索什扬则略带着一丢丢尴尬的抬起了酒杯。

在但丁喝下杯中之物后,他也跟着喝下  了一些红酒。

  入口那一瞬间,索什扬感受到一股烈焰般的触感,就好似滚烫的鲜血。

  这些陈年佳酿全部由巴尔沙漠绿洲种植园中的果实酿成,索什扬感觉里面好像还添加了一丝血液来调味,味道非常的独特,醇厚,激烈,但并不上头。

  反而在他咽下喉咙后有一种悠长的回味。

  巴尔佳酿,名不虚传。

  之后就是气氛轻松的彼此交流环节,桌上精美的食物却几乎没有人动过,因为他们其实并不需要吃饭,尤其不需要那些精致餐点,但这是个标志性的姿态。

  但丁似乎对索什扬很感兴趣,一直在倾听他这些年所经历过的战争和战役,尤其是与休伦的那一战。

  当然,索什扬也不得不隐藏很多细节,这使得他的叙述有时候会显得前后不搭,不过但丁并未指出那些,他反而充分肯定了索什扬的大胆与细心。

  按照但丁的说法,任何指挥官在遇到强敌时,本能的都会选择防守,能够孤注一掷发动进攻的,要么是天才,要么就是疯子。

  圣血天使一直以来奉行的就是‘先发制人’,‘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的战术理念,甚至但丁还调笑说,索什扬的风格看起来更像是他们,而不是帝国之拳。

  当然,索什扬也只能回以尴尬的一笑。

  不过在后面聊天的过程中,但丁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询问苦难同盟,或者说恸哭者的事。

  索什扬捕捉到了这点,他立刻意识到,这位传奇战团长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没等他开口,但丁忽然邀请他去一旁的另一个私人舱室单独一晤。

  索什扬也没多想,立刻接受了邀请。

  但当他进入那个舱室时,才发现这是一个私人图书馆,属于战团长的。

  领主指挥官在复仇之刃上的私人图书馆中收藏着上千本书籍,它们中许多都是独一无二的,由人力从早已损坏的数据检索机中抄写下来。

  在这些无价之宝中,没有一件能和圣吉列斯卷轴所比拟——这十九幅卷轴由原体亲自写下,记录着他内心最深处的思想。

  它们的原本被收藏在智库馆长的宝库中,由静滞力场保证它们不会受到时间的侵蚀,这些卷轴在整个银河中只有五份副本。

  在漫长的人生中,但丁只接触过三次原本。

  现在,一份副本被取出了。

  但丁坐在书桌前,虽然这份副本上看不到什么被翻阅的痕迹,实际上但丁已经无数次地阅读过圣吉列斯的著作了。

  在这著作中有一章是他最常读到的,他的手指在卷轴上移动着,柔滑的丝绒手套确保着羊皮纸卷轴不会受到汗水污染。

  索什扬就在他的对面,危襟正坐,像是课堂上的学生,带着严肃和谨慎。

  他不知道但丁准备和自己说什么,但肯定有着非凡的意义。

  “我对我看到的景象感到担忧——”

  但丁叙述着卷轴上的文字。

  “我的预见能力用黑暗困扰着我,我在这些幻象中找不到任何安慰,就像我之前写道的一样,我们的胜利只会造成惨痛的后果,然而即使是这样,有些幻象也过于黑暗,它们令我内心充满绝望,使得我难以下笔记录它们.....我父亲的梦想已经死去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使是帝皇看到未来无尽的战争和苦难也一定会感到心碎,他从来没有暗示过我们他看到了未来将会是多么黑暗,他是否早就知道了?我没有理由认为他不知道,我预见未来的这份天赋——如果它真的能被成为天赋的话,就源自于他,而他的力量强大到我无法想象,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他是否一直都知道这一切,他是否早就预料了一切将要到来的事情?还是说他和我一样,在此前对此毫不知情?我曾经看到的那光明的未来已经付之一炬,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腐朽至极的可能性.....我诅咒你,荷鲁斯,哪怕到了终焉之时我也不会原谅你。”

  念完这一段,但丁停顿了一会,当他看到索什扬若有所思的表情后,便继续说道:

  “——我已经不知多少次写到过这些事情了,我依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所以让我换个话题吧,我会在这里写下我昨晚做的梦,它在我找不到安慰的时候为我带来了安慰,因此值得被记录下来。”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