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74章 归来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队伍的另一边,在若赫塞留斯身侧快步紧跟的年轻智库名为卢修斯安特罗斯,他原本如大天使般的容颜堪称战团典范可惜了那道占据了半侧面孔的狰狞伤疤,这是他第一次新兵试炼就留下的疤痕,并按照个人意愿始终没有消去。

  他希望能够永远记住那次失败的教训。

  年轻的智库走在队伍外侧,头顶的金色长马尾在烛光中摇曳,安特罗斯与若赫塞留斯一道,始终紧盯着大步向前的墨菲斯托。

  走在身形宛若雕塑的战士们队列最后的一位圣血天使战斗兄弟名为亚尔比奴,这位战士的战铠之上饰满了金光闪闪的徽章与奖牌,数件珍贵的战团遗物将他与其他战斗兄弟做出了区分,彰显了他高阶圣血牧师的地位。

  他的腰间悬挂的圣杯之上祭文堆垒,左手铠上加装着臂式急救器这一簇相貌凶恶的链锯与钻头协助亚尔比奴拯救了许多深陷危机兄弟的性命,回收了无数阵亡将士的基因种子。

  四周侍立的血奴们望向亚尔比奴的眼神中饱含崇敬,甚至与但丁不相上下。

  据传言说,迟早有一天亚尔比奴会晋升为至高圣血牧师,代替已经服役了五百年的传奇战士科布罗,成为鲜红圣杯的持有者。

  队伍在山峰在最高处停下了脚步,与肃立的荣誉卫队长官们互致敬意。

  直到铠甲的刮擦声将墨菲斯托自沉思中惊醒,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魂魄早已神游至了九霄云外。

  他跟随但丁穿过了拱顶,山峰上原本有一个废弃的教堂,现在教堂圆顶的安息处正中陈列着三十具冰冷身体:他们都被剥去甲胄,壮硕远超常人的夸张肌肉被红金二色的锦缎层层包裹。

  亚尔比奴率先上前,确认了所有人的基因种子已摘除完毕它将被妥善保管,继续为战团献出力量。

  这是礼仪的一部分,摘取手术早在战士们身丧后不久完成。

  随后亚尔比奴揭去了包裹尸首的绸缎,苦辣的化学药剂气息充满了狭小教堂。

  象征性地检查了下冰冷的肉体,口中低吟了几句悼词,亚尔比奴将锦缎裹回,踏步后撤,向但丁点了点头。

  随着但丁跨步上前,四布扬声器奏响出的优美乐章远播旷野。

  血奴们纷纷跪倒双手合十,开始了虔诚地祈祷。

  但丁接过血奴捧起的书卷,在纷飞书页上拨动的手指动作,在最适宜的章节上戛然而止。

  他清了清嗓子,刚想说些什么又咽回了词句,回头望向墨菲斯托。

  “典记官。”

  回响将但丁的音色扭曲变形。

  “你是否愿意亲自送他们最后一程?”

  墨菲斯托心无旁骛地盯着层层包裹的尸首,尚未能从思绪之中回过神来。

  被但丁的话语惊醒,他猛地抬头。

  “战团长?”

  但丁递出了手中的书卷。

  “这将是送别之旅最后的一道程序,是时候轮到你来彰显他们的往昔生平了。”

  墨菲斯托仔细打量着战团长的神情,尝试找出心口不一的蛛丝马迹虽然他也明白,口是心非从不属于但丁的为人之道。

  意识到他身上发生的种种,他依然希望自己来诵读悼词?

  真是不可思议。

  墨菲斯托犹豫了片刻,最终点点头,接过了战团长递出的书卷。

  “我们倍感徒劳与悲伤……”

  他诵读的声音安静且平和,随着智库的话语一出口,簇拥的血奴登时鸦雀无声谁也没能料到最后环节的这般走向。

  最终为牺牲勇士的征程画上句点的,不是伟大的战团长,亦不是高贵的圣血牧师而是墨菲斯托。

  透过血奴手中明亮的灯光,能被清晰辨明的字句卡在了墨菲斯托更嗓的咽喉。

  他也在怀疑自己,究竟能否妥当地肩负自己选择的重担?

  但丁认为他已经安然无恙,但只有墨菲斯托清楚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只有他明白为了最终回到现世,自己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他够强大吗?

  他真得能够成为战团朝阳之下的阴影吗?

  他真得能够成为他们灵魂中的阴影吗?

  他,能坚守住自我吗?

  另一边,但丁也在端详着他的举动。

  伴随着一声轻叹,墨菲斯托轻轻将书合上,递了回去。

  但丁的眼中回转着忧虑,但墨菲斯托抢在他开口前将手掌搭在了一位阵亡战士的肩头,轻声颂念:

  “为不幸身死者,我们倍感徒劳与悲伤,抛洒的热血磨砺了天使之刃,烈士从不白白牺牲。”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墨菲斯托凭借记忆颂唱着悼念逝者的镇魂曲他不需要那本皮革钉装的赞美诗集。

  智库圣所中没有几本藏书他不曾通读,他的记忆也永远准确无误。

  尽管与但丁四目相对,墨菲斯托依旧能感受到四周众人的目光他们正观望着他的神志,等待着他的动摇。

  但他们注定失望,每念出一句悼文,墨菲斯托的嗓音都会坚定上几分。

  在此过程中,亚尔比奴偶尔会向但丁投去担忧的一瞥,一天前两人谈话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战团长,您怎么看?就算他现在看起来表面很平和,不代表他的内在还是完整的,我们都知道,经历了黑怒的人不可能再完整,因此我们决不能纵容他,对不对?”

  属于但丁的私室内,亚尔比奴面对着战团长,轻轻摇了摇头他的态度很消极。

  亚尔比奴对墨菲斯托的态度则比较坚定,或许是由于见过太多兄弟陷入黑怒无法自拔,他坚持要求将墨菲斯托关押,之后送到巴尔的死亡之塔那里是迷失者的另一个最终归属。

  但丁面对圣血牧师的态度,扬起了眉毛。

  “我不会在战团中纵容任何人,亚尔比奴兄弟,但我也没有不经查证便审判战斗兄弟的习惯。”

  之后,这位帝国最有威望的战团长投向亚尔比奴的视线变得如锋刃般锐利。

  “兄弟,我们各有属于自己的命运,也各有属于自己的负担。”

  最终,亚尔比奴在但丁的强硬态度下屈从了。

  但并不代表他认同了墨菲斯托。

  “....烛炬帝志,洞灭魍魉....”

  墨菲斯托的声线变得愈发洪亮,愈发自信,仿佛是要证明什么。

  在所有人注视下,他口中诵出的最后那句悼文宛若一声惊雷,带着龙吟虎啸般的气势顺着送行队列一路激荡,震撼了每一颗曾对他抱有怀疑的心。

  “....他们,不负圣吉列斯之血!”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