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73章 墨菲斯托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墨菲斯托?”

  再一次思索着这个名字,但丁忽然感到一阵恶寒。

  这是一个不吉的征兆。

  但是现在,它成为了昔日战团智库卡利斯塔留斯的新名字,一个他自己选择的新名字。

  同时他还赋予了自己另一个称呼——死亡之主。

  当伤痕累累的卡利斯塔留斯在海尔斯瑞奇巢都外被人发现时,但丁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他早在五天前就收到了这位战友“牺牲”的消息,然而他却跨越千里的距离,出现在了这里?

  但丁当时便选择亲自去查看。

  结果令他震惊,更是令整个战团震惊。

  回来的确实是海尔斯瑞奇,但他已经变了,彻彻底底的变了。

  变得神秘,变得陌生,变得——

  可怖。

  血奴们沿着曲折的山路左右逐渐聚集,他们的身形在壁龛中的雕塑与四周破碎的石棺前显得那么渺小。

  巧妙隐藏的扬声器嗡鸣着镇魂曲,更多仆役从阴影中走出,吟唱纪念着那位逝去的主君——他们象牙白的面具在鲜红的长袍兜帽下闪着荧光。

  随着送别队伍缓步前行,路旁的血奴们抓起把把沙尘,扬满了众人面前的石阶,为逝者垫平了前路,送烈士魂归巴尔。

  此地是海尔斯瑞奇巢都一百公里外的一座荒芜的山峰,但丁选择这里作为仪式之地,是因为这种由赤红色岩石组成的山峰,与巴尔的地形十分类似。

  这次战争,有超过三十名修士阵亡,按照圣血天使的习俗,他们的第一次送别将会在他们战死的地方,以接引他们的魂魄回归故乡与原体的怀抱,随后他们的遗体会跟随战团返回修道院要塞,在那里将会进行第二次送别,让他们的肉体与先烈们同葬一墓。

  或许在外人看来,这有些繁琐,但对于天使们而言,意义重大。

  因为最终他们每个人都将会亲身经历这一过程。

  在远离血奴队列的前方,圣血天使第二连队的将士肃穆地静立,战士们身披华丽的全身坚甲,手中擎着战旗与崭新漆画的荣誉之印。

  等待迎接的队伍顺着仪礼长路愈走愈近,烛光在众战士的绯红甲胄上摇曳着,映亮了他们面甲上的隔栏——昏暗的光芒与阴影让他们的面容酷似邪魔。

  走在队伍最前列的正是圣血天使战团的战团长、先贤中的先贤、照亮八方黑暗的明灯——指挥官但丁。

  他身披着闪金的陶钢精工甲,脸上覆盖刻画着圣吉列斯容颜的金面,自阴影中显出的形体飒爽有力,脚下虎虎生风——完全看不出他与战团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但丁宛若一尊从神话中走出,手中擒握着由荷鲁斯之乱遗留的原体残剑锻造成的兵刃——不灭之斧,吹毛断发的锋利斧刃中翻动着烈焰的光彩。

  于他身侧前进的身形则略显低调,气场阴郁了许多。

  昔日圣血天使智库,现在自称墨菲斯托的卡利斯塔留斯,穿着一套不太合身的临时装甲。

  原本许多人是不希望他参加这次送别仪式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经历了黑怒——

  有人说,他一定是与恶魔做了交易才能幸存下来,有人说,这只是窃取了卡利斯塔留斯躯壳的一个幽魂,也有人说,他是黑怒诅咒的具现化,只会将周围人拖入深渊,总之没有人愿意接触他和相信他。

  极少数人甚至宣称应该将墨菲斯托送到至高牧师阿斯托瑞斯面前接受审判,但这是大多数人最不愿见到的结果,因为冷酷者阿斯托瑞斯在战团内没有比他更受人尊敬和憎恨了。

  他受尊敬,是因为他重要的职责,他受憎恨,是因为他的职责总是充满着他自己兄弟们的鲜血。

  因为正是阿斯托瑞斯负责宣判圣吉列斯的子嗣们之中谁的灵魂已被黑暗狂暴所抓住,以及谁的神智恶化到已经无法继续在战斗中服务。

  在找到迷失者后,阿斯托瑞斯的决定只有一个,对迷失者脖子处的猛烈一击,将兄弟的脑袋砍下来结束黑暗狂暴的苦难。

  当然,这毫无疑问是一种慈悲的行为,是对遭诅咒者的解脱,可没有一个兄弟能够在阿斯托瑞斯在场时感到舒服,毕竟他们知道他的禁断之斧有一天也可能落到他们的头上。

  因此如果将墨菲斯托送到阿斯托瑞斯那里,毫无疑问是宣判他的死亡。

  这个声音马上被战团长但丁用巨大的威望给压下去了。

  只有他,依旧相信墨菲斯托还是过去的卡利斯塔留斯,即便他身上发生了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

  所以这次也是他力排众议,允许墨菲斯托参加送别仪式,同时进一步表明自己的态度——纵使对方换了名字,依旧是他们的战团兄弟。

  与但丁类似,墨菲斯托同样昂首阔步,凝视着前方。

  但与但丁完美无瑕的金面泛出的圣洁不同,智库的苍白面庞透满了蔑视与冰冷,仿佛正警告着所有胆敢望向他的围观众人。

  长发在他的脑后随风飘扬,反射着优雅的银白,刀砍斧剁的冷峻面相在一众血天使当中鹤立鸡群。

  而他那威风凛凛,令凡人相形见绌的气质也中透着非人的俊美,一眨不眨的深邃双眼中潜藏着黑暗的秘密,就好似在残忍噩梦中现身的圣吉列斯本尊。

  他的腰上,仍旧挂着他的动力剑——维塔鲁斯。

  团长与智库身后紧跟着一只身披罩衣的小天使,它的体型与婴孩相仿,有着纤细精致的金属肋条打造成的胸腔,面庞被与血奴们款式相同的象牙色面甲遮挡。

  它的背上生有一对羸弱的金属双翼,手中捧着一只托盘,承托着一大块抛光的黄铜:它闪亮的表面刻满了晦涩难懂的咒文与图样。

  小天使身后一前一后跟随着两名智库:他们遵循教条披挂蓝甲,头颅两侧高高耸起的衣领中布满管路,调和着他们的灵能之力。

  甲片上的古体符文展示了身份,他们是墨菲斯托过去的战友。

  走在头前的智库明显岁数更大,就算在以长寿著称的圣血天使中也称得上是‘年事已高’,他的战甲上饰满了各色勋章与战功,浑身耀眼的金光就是与战团长相比,也不承多让。

  精心剪裁的须发色泽银灰,双眸酷似一对蓝宝石——那是常年以来瞥视亚空间的留下的纪念。

  他名为盖乌斯·若赫塞留斯。

  无视了人群抛洒的尘土蒙盖了自己的双靴,若赫塞留斯始终紧盯着自己的战团长与朋友——墨菲斯托。

  他是第一个对墨菲斯托进行检查的人,而检查后的结果,也只有但丁和他知道——

  当他触摸墨菲斯托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这个秘密将永远埋葬在他的心中。

  卡利斯塔留斯真的已经永远离开了他们。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