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48章 以命相搏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绿皮杀人罐!!!!”

  第一个发现敌人载具的男孩,立刻扯着嗓子大吼起来,几乎让他失了声。

  从外形上来看,杀人罐头就是一个小一号的欧克无畏,圆筒形的机体下端装着活塞驱动的短腿,两侧则是电锯和大枪。

  当然,因为体积的缘故,杀人罐头能够搭载的武器要比欧克无畏少一半,不过,两者真正的不同是,杀人罐头的驾驶员不是狂暴的绿皮小子而是胆小的屁精。

  因为这个缘故,人们常常可以在战场上看到以小组为单位的杀人罐头,绿皮小子性格本来就拽,进了无畏后更是谁都不鸟,让它们合作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屁精就不同了。

  从出生就被小子们推来搡去拳打脚踢的,在夹缝中求生存,于是它们深愔团队合作的道理,常常三三两两地一起行动。

  因此它们有些时候比一般绿皮无畏更加致命。

  “突击队!!!”

  很快,梅克的嘶吼声便想起,接着便从防线后方冲出来数十个带着铁头笼、锁链和镣铐,浑身肌肉近乎畸形的人。

  它们是梅克在巢都生存的杀手锏之一,被称之为药人,通过注射大量激素和兴奋类药物,使得它们的身体机能远超常人,不过代价就是它们的大脑退化到了近乎野兽的程度。

  原本他有几百个这样的药人,但是在惨烈的战斗中不断折损,现在这是最后一批了。

  不管他们能否活下去,血钩帮某种意义上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上!做掉它们!!!”

  一声嚎叫,药人们发起了狂野的冲锋,它们的手臂都被旋转的链锯取代了,只是纯粹的杀人机器。

  同样的,杀人罐们也不是只身前来,大量的小子从它们身边冲出,很快与药人们厮杀做一团。

  “解决那些铁疙瘩!”

  药人的武器对杀人罐们的威胁不大,它们树干般的躯体布满嗡嗡声锯齿和啪嗒啪嗒的钳肢,油烟正从背上简陋焊接的发动机缸体冒出,链锯砍在它们黄色的装甲上只能擦出火星。

  唯一能拖延着它们步伐的,只有地上的尸体。

  忽然,一枚火箭击中了一台机甲,瞬间穿透了机甲骷颅头的眼睛,在其内部爆炸。

  士兵们欢呼起来。

  但还有至少5台在移动,杀人罐都是三台为一队的出击,这次出现在战场上的是两支小队。

  “快快快!!”

  很快,一群手持简易燃烧弹的士兵开始沿着战壕迅速朝那些杀人机器移动,而杀人罐们似乎也有所觉察,开始疯狂的朝四周扫射。

  “去死吧你!”

  其中一台离自己的战友稍微远了一些,捕捉到机会的士兵们五人一组解决了它,随后点燃由玻璃瓶和液体易燃物制作的燃烧弹,用力朝那机械砸去。

  玻璃破碎的瞬间,大火蔓延开来,其中两枚直接砸在杀人罐身上,火焰顺着液体流淌进了机甲内部。

  几秒后,屁精们惨烈的叫声响起,它们拼命敲打着机甲外壳却无法脱出。

  最终,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尽管没有倒下,但它已经彻底地烧成一块废铁。

  “还有一个!再弄死它!”

  得手的士兵们立刻转向下一个目标,但杀人罐们已经有所防备,它们相互防御彼此的侧面,不断用机枪压制解决的人类士兵。

  同时,它们还发射了肩膀上的火箭,在战壕里掀起一阵死亡旋风。

  “捏麻麻!干死你”

  一个士兵瞅准机会,举起燃烧弹准备投掷,但注意到他的杀人罐立刻旋转腰部,手臂上的大枪猛烈射击。

  一瞬间,子弹打碎了士兵的手掌和燃烧弹,一团火球轰然炸开,将士兵包裹在其中。

  “啊啊”

  被点燃的士兵滚到战壕里,周围战友试图抢救他,却被一枚飞来的手榴弹瞬间撂倒。

  战场变得愈发残酷起来。

  “嗷嗷嗷嗷!”

  一个药人将链锯剑锯入机体,就像伐木般用力撕扯着,随后被杀人罐用右手的钳夹住。

  飞速旋转的锯片先是锯断了药人的手臂,然后转而锯入挣扎的药人的肚子,但在各种刺激性药物的作用下,药人的生命力极为完全,它用力挣扎着,不断将另一支手臂的链锯猛烈敲击杀人罐的头部,将其敲出一个深深的坑,不断用血污从装甲裂隙中溢出。

  最终,在临死前,药人将链锯用力贯入被它敲出的裂隙,随后两个杀戮机器同时停止了动作。

  “啊啊!!烧死你们!”

  在附近的一个士兵用他的火焰喷射器点燃了另一台机甲,机甲的外壳立刻燃烧起来。

  它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看似泰然自若,在士兵有所反应前用两个机械爪抓住他。

  锋利的钳子直接贯穿了士兵的胸膛,他的武器掉了下来。

  机甲破旧的关节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举起他,刺穿他。

  垂死的士兵,抬起手,用嘴拉开了手榴弹的拉环,放声大喊:

  “为了皇帝。”

  剧烈的爆炸燃了地上的燃料罐,烈焰将士兵和杀害他的凶手一同吞噬。

  另一名喷火兵也盯上了剩下的两架杀人罐中的一个,他试图靠近,却被流弹集中脑袋,如同一堆蔬菜一样倒在地上。

  身体的撞击和神经系统的抽搐让他的手紧紧按着火焰喷射器上的扳机,如长矛一般的火舌舔舐着四面八方,散开犹如炎狱的弧形,点燃了三个离得最近的士兵。

  他们在火焰里抽搐着,手臂痛苦地胡乱摆动。

  士兵们惊慌失措,四散开来。

  “妈的!”

  梅克诅咒着,虽然他的大脑已经被各种药剂冲得意识模糊了,但他还是看到,

  在那个士兵死的时候,他的手指和火焰喷射器扳机粘在一起了。

  火焰喷射器的燃料管被尸体压着,前后乱晃,就如同喷着火的大蛇。

  很快,又有两个人被火点燃了,火焰在泥泞的混凝土路面上烧出一个尖锥形的疤痕,直到烧光燃料才停下。

  还有最后一个。

  “杀啊啊啊啊啊!!”

  梅克全速冲向那杀人罐,高举这链锯剑,机甲则试图用它的钳肢抓住他。

  双方接触的一瞬间,一组刀片切割深入他的左臂。

  一瞬间,握着铁钩的手臂高高飞起。

  痛苦已经无法被神经所感知,梅克已经彻底麻痹了,他怒吼着用链锯剑一下又一下的猛戳机甲头部的目镜位置。

  一时间,火花四溅,伴随着恶臭的绿皮鲜血,机甲的四肢不停颤抖。

  忽然,梅克感觉腹部一阵异样,他低下头,看到自己被铁钳攥住了,几乎被腰斩。

  他想要笑,鲜血却不受控制的堵塞了他的喉咙。

  最后他的手摸向了一直存在腰间的手榴弹,勾住拉环的一瞬间,他似乎从药物的麻痹中苏醒了。

接着他毫不迟疑的猛地扯下了拉环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