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03章 大叛乱的种子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听到十一军团原体那带着不祥征兆的话,马卡多的肩膀松了下来。

  “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

  掌印者抬起手。

  “来吧,陪我这个老头子走走。”

  他们继续沿着围墙走着,眺望着喜马拉雅的整个平原。

  在那里,在南方,黑色办公楼的巨大尖塔刚好能看见于黑暗的地平线之上,就在太空港的光线之外。

  随后,掌印者停下来。

  “薛西斯,你后悔了吗?如果你现在要退出,马上就可以停手,将来我会向帝皇解释的。”

  原体露齿怪笑道。

  “掌印者啊,你总是试图……掌握真理。”

  “我想,若是过去这些年教会了我们任何东西,那就是无知之事仍能够伤害我们且最为深刻,而否认它的伤害只会招致更多的刀山火海,所谓少说为妙,言多必失。”

  原体点点头。

  “惕厉而寡言,如此他人便会忘却真相,这感觉很像你,掌印者大人,也像我的父亲。”

“但我也很清楚,永远、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看似合理的真相所能造成的伤害....稳定的秘诀在于知晓何种真相该被埋葬,何种记录该被烧毁,何种公告该被否认,对任何反对你的人宣扬谬误乃是  愚蠢煽动家的行事方式,微小的矛盾合理有益,就像是粥糊中的一撮盐,它令整顿餐食更易于吞咽。”

  薛西斯轻笑数声。

  “所以我一直都在说,我从不后悔,即便那会让我和我的军团万劫不复,但我选择相信你,也相信我的父亲。”

  说着,原体转身双手搭在护栏上,望着远方的地平线,怅然若失。

  “掌印者,你说,若我某天身陨,父亲会给我留下哪怕一尊雕像吗?”

  “你们的父亲将你们塑造成不朽的存在,你太多愁善感了。”

  “哈。”

  原体先是轻笑,随后便是悠长的叹息。

  “银河兆亿斯年,又岂有长生不灭者。”

  “唉,你——”

  忽然,原体转头,表情严肃的看着马卡多。

  “掌印者,若某天我真的因为我们的计划而身陨,你一定要注意荷鲁斯,因为他一定会满腔愤懑与怨恨,他会报复的,虽然何种形式难以知晓,但他一定会行动。”

  马卡多低垂双眼,默然不语。

  一刹那,诸多画面破碎了,世界也破碎了,但立刻以更快的速度重组。

  大厅的大门被猛地推开,这力量与暴怒甚至令魁梧的侍从们退缩。

  “掌印者!”

  一个巨人咆哮着,阔步迈入,脚步声如同装甲雷鸣,黑色的狼皮随着他的移动而飘荡——这便是十六军团影月苍狼的原体荷鲁斯最显著的特征。

  “你最好解释一下!”

  几位聚集的领主和官僚立刻从他们在辩论桌周围的位置上跳起,原体的愤怒足以令几乎任何凡人吓到流泪忏悔。

  然而,马卡多仍端坐于他那高大的木质王座上,沉稳地凝视着。

  “阿尔法瑞斯,是你干的,我猜。”

荷鲁斯的身旁走来了阿尔法军团之主,那湛蓝色的华丽礼仪甲正散发光辉,二十军团的原体未做回答,只是朝着从大门两侧岗位退开的军官冷笑着——他们是这房间内唯一的武装人员,而举起他  们闭锁的激光步枪的想法从未闪现过他们的脑海。

  荷鲁斯无视了一切,走到圆桌的远端,挂在他巨大的陶瓷肩甲上的狼皮在原体举起一支指责的手指时垂了下来。

  “亲爱的叔叔,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忽然,大厅外的走廊上响起呼喊,更多身着盔甲的战士正在接近,还有几位金色的持盾者正涌入视野。

  他们停在门口,略带困惑地审视着房间。

  “摄政大人。”

  其中一人呼喊道,警惕地注视着三位原体,一只手放在剑柄末端。

  “您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

  马卡多的手指敲打在光滑的桌面上,从未移开荷鲁斯的冷酷注目。

  “不用,这里没什么我应付不了的,感谢你的勤勉以及关照,你们可以回去执勤了。”

  那位禁军扬起一只眼眉,缓缓地点点头。

  “悉听尊便,”

  他低声说道,并示意几位显然更为窘迫的廷臣出去。

  其他人也同样抓住了这个机会,大厅很快清空了,马卡多随后朝第三位原体朝他投去了尖锐的怒视。

  可汗,白色疤痕军团的原体,恭敬地低下头作为回应,随后沿着低矮天花板大厅的边缘绕了一大圈,然后关上了背后所有大门。

  “你也一样,察合台?”

  马卡多叹了口气,皱起嘴唇。

  “是什么让你如此迅速地赶到王座世界,甚至在我们需要之时连星语者都无法联系上你那支远征军的时候?”

  “我的兄弟召唤,而我回应。”

  可汗以他略带口音的哥特语回答道,漫不经心地倚靠在一根大理石柱上。

  “你们正是如此造就我们的,不是吗?”

  之后,他们的对话被荷鲁斯不耐烦地咆哮打断了,这位原体正显得咬牙切齿。

  “现在,你得回答我,掌印者!我不会再问第二遍。”

  “我猜想。”

  马卡多带着疲倦回答。

  “你是指群英广场上石匠行会正在进行的工作?”

  荷鲁斯顿时怒目而视。

  “你知道我的意思!这是个侮辱!你觉得我们,我的其他兄弟和我,会让这一切湮没无闻?你越权了,老头,你不能就这么……抹除历史,若是我父亲听闻此事,祂会——”

  “是什么让你觉得帝皇不知晓此事?”

  马卡多打断了对方,绝没有凡人敢打断一个原体的话。

  “只因命令并非祂亲口下达,我就不能作为祂的忠诚仆人而行事?”

  荷鲁斯摇摇头,一丝恼怒的微笑显露于嘴角边。

  “请不要当着我的面撒谎,你和你的同谋正煞费苦心地将此事隐瞒于战争议会,以及帝国的其他人,这些命令根本没有天鹰或是王座的印玺。”

  随后,十六军团的原体用他那戴着铁拳的双手紧抓着桌子边缘,并厌烦地倚靠其上,古老的红木顿时在重压下吱嘎作响。

  “那么告诉我,说服我,你有什么权利企图移除群英广场上二十座大雕像中的一个!你想抹去我的挚爱兄弟?这是我等丰功伟绩的纪念碑,并且还是激励全人类的象征,这份荣光中也有他的一份,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

  马卡多猛地从座位上起身。

  “荣光?”

  掌印者发出苦涩的低笑,那些话语对他的刺痛比在场所有人所想的都要深刻,但他不能表露出来。

  “我从未意识到——”

  就在索什扬凝视着这场景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在他耳畔响起,他转过头去,吓了一跳。

  掌印者竟然就站在他的身边,此刻他似乎也在凝视着这一场景。

  随后,他干瘪的嘴唇吐出一声叹息。

  “叛乱的种子竟然在此刻生根发芽了,荷鲁斯对我的仇恨成为了他内心的一根毒刺,并转化为了对他父亲的仇视,终为邪神所利用。”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