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66章 不同戴天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都别出声,也别动,听我的指令。”

  一群屁精缓步进入了他们的视野,这些小畜生推着一台巨大手推车,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还有一只普通的绿皮跟在后面,对着屁精们大打出手,显然是在督促它们快些前进,却毫不理会它们之间的争吵。

  推车里装满了尸体,而且都是被肢解的,最上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的脑袋就放在她的的腿上。

  虽然那染血的褐色头发遮住了脸,但哈特曼似乎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双眼在看着自己,他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关于这架手推车最终目的地的可怕猜想。

  “这些杂碎!”

  西瓦里被激怒了,他刚准备开枪,哈特曼就冲过去摁住了他。

  “别开火。”

  他压低声音说道,并朝远处的鲁能特冷冷的点了点头。

  虽然目标如此诱人,虽然帝皇都能感受到那一刻他们积聚在胸中的正义的怒火,但是哈特曼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发泄情绪而让绿皮们注意到这支队伍的存在,以后有的是机会。

  山川异域,不共戴天!

  很快,那支绿皮小队伍就离开了,6个残兵就像是墓穴里的幽灵般,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没人想说话,大家只是沿着既定的的路线继续前进。

  由于担心绿皮发现空虚的阵地后进行追击,他们中途几乎没有任何休息的一口气走了10个小时。

  尽管哈特曼对这次冒险忧心忡忡,但是他们还是毫发无损的通过居民区的中心。

  但他也实在不想详述这段旅程的见闻,譬如他们曾经路过一处被毁坏和亵渎的帝国教堂,那里的供品被抢掠一空,从散发的恶臭判断,绿皮还曾经把它当成了临时的厕所。

  虽然这种行为理论上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绝大部分绿皮无论身处何地都只会随地解决这种生理需要,这种在特殊地点进行相应的活动的概念对于它们过于晦涩难懂。

  除此之外,便无疑是在故意亵渎帝国的威严。

  即便如此,被亵渎的教堂相比他们遇到的学校大楼面前黯然失色。

  那曾是一座优雅匀称的建筑,前面宽阔的广场上巧妙的布置了喷泉和供学生休闲乘凉的柱廊,现在大楼的窗户和雕像上面挂满了随风扭动的尸体,藉由那些长袍,哈特曼推断那些人曾是学校的老师,并且显而易见很少有人是没有经受过折磨就轻易死去的。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都默然无言,鲁能特却吐了口口水,哈特曼只感觉心中的情绪难以言表。

  那时候他只想干掉行星上的每一只绿皮,即便是赤手空拳,但很快生存本能便压抑住了为这些悲惨的死难者报仇雪恨的冲动——暂时的。

  而在一路,他们也碰到了其他几波小规模的绿皮,小子和屁精都有,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在四处游荡,其中大部分潜心于大喊大叫和相互斗殴。

  有一两次,哈特曼看见它们拔出武器来解决彼此争端,尽管只是在对手身上留下些弹孔和斧子砍出的伤口,却没有一个参与斗殴的家伙受到永久性的伤害,而大部分绿皮都对眼前的纠纷置之不理,它们的野蛮显然已经深入骨髓。

  同样的,处于生存的考虑,哈特曼依旧没有惊动其中任何一拨。

  之后的两个小时,他们便再也没有碰到过绿皮。

  此刻的巢都底层,由于战争导致的大量管道破损,热的让人受不了,弥漫着湿气以及腐败的气息,令人窒息。

  鲁能特低声咒骂着并徒劳的擦拭着他未修边幅的脸上那厚厚的汗水时,还撵出了左耳里一只灰白透明的蜘蛛——他之前居然都没察觉到那蜘蛛在耳朵里。

  伊皮鲁斯则支支吾吾的咒骂着那些绿皮,咒骂着那灌满了汗水后重的像铅做的一样的靴子,以及那透过浸湿的战斗服勒进双肩皮肉里的背包皮带。

  哈特曼·保罗没什么抱怨,只是从背包里拿出了水壶,然后拉开它。

  里面的水都是热乎乎,咸不啦叽的,还带着一股子金属的味道,但哈特曼还是把水给喝了。

  那个炮手西瓦里,走在哈特曼前面,艰难的负重前行着,悲催的哀怨声伴随着他的脚步,他一瘸一拐的走着,左脚跛的很厉害。

  大家都觉得是不是走错路了,但万尼斯坚信没走错路。

  不过哈特曼真不认为他对此有多确定,即使是步兵标配的指南针和照明器他们都没有,能做的只有祈祷皇帝可以给他们带来指引。

  “断电了。”

  巢都底层没有昼夜之分,由电力构成的光照带是唯一的标识,而在一些比较中心的位置,还有小型的人造太阳来模拟昼夜的交替,但现在那些光照全部熄灭了。

  黑暗顿时笼罩住了所有人,不仅让所有人都心中一抖,也让他们后续的路程变得更加艰难——这种情况下行军是不切实际的,他们随时可能和一队绿皮迎面撞上。

  “我们是不是得休息一下。”

  伊皮鲁斯又开始咕囔,他的面容憔悴不堪,显然他的伤把他也折磨的不轻。

  哈特曼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伊皮鲁斯的伤口可能已经感染了,被脏兮兮的绷带包的像球一样那只手已经开始溃烂。

  通讯兵并没说过这些,但哈特曼有时候可以闻到,那令他很担忧——万尼斯是目前唯一的战地医疗兵,但他不是一个正规的医生,也不具备相关的医术以及足够的医疗设备来进行一场野外截肢手术。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他都不是那种能够救治其他人的人,而队伍中的其他人则更没有这方面的医疗技能。

  “哎呀!”

  突然,炮手西瓦里向前倒了下去,他的一只脚绊到了一根很细的引线。

  其他人在爆破前的瞬间全都卧倒在地上,下一秒炮手像一个碎娃娃一样被炸上了天,当他摔下来的时候,如雨般的泥浆飞溅四射,而他的身体也变的鲜血淋漓,支离破碎。

  “都不要动!”

  趴着的哈特曼微微抬起来一点头,用嘶哑的低声说到。

  他打开了激光枪的保险,双眼巡视着浓密的黑暗,寻找着任何可疑的目标。

  但没有任何动静。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