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47章 人间之神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泰坦们在进攻开始之前就进入了战斗状态,从收到总督进攻命令后,就开始了战备的流程。

  凡夫俗子们往往视神机的体型、力量和武器,为它们伟力的象征。

  然而,真正了解的人才清楚,泰坦最强大的武器却是寓居其内的机械思维,而军团战备流程的第一步就是将其唤醒。

  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神甫们一直在一丝不苟地进行着仪式,毫厘不差的圣油,熏香与祭酒确保了它们的绝佳状态。

  但是组员们却被禁止参加仪式,在机械神教的神甫们履行职责的时候,库尔兹·曼海姆只好在外面焦躁地苦等着。

  一般情况下,他总是会待在装载舱的入口,一扇通往泰坦沉睡之地的高耸大门,这里是他能找到的距离仪式现场最近的地方。

  而他并非孤身一人,他亲自挑选的组员们,他的家人们,还有那些副驾驶们也如愿到场。

  每当想到这些机械会在未与他连接的情况下恢复意识,库尔兹·曼海姆就不由得有了一种生理上的侵犯感,仿佛在神甫的怪异仪式上被戳来插去的正是他的身体。

  由于这种类似的不适感,一些组员宁愿对此避而远之。

  很多有人知道,泰坦机长与这些金属巨人之间的隔阂微乎其微,而且随着每一次交流,这些分歧也在越来越小。

  对于某些机长来说,这种脱战的疏离感简直是刻骨铭心地难受,这种感觉也会随着每一次分离而变得愈发严重。

  大多数泰坦机长并不喜欢浸入式水箱,除非绝对必要,否则他们根本不会使用。

  而他们应对机械离解的方式就是沉湎于歧管之外的物理世界,他们会使用模拟机构互相切磋,或者进行军事训练,还会适时举办贵族宴会和娱乐活动。

  有些人看来,泰坦大师们的生活似乎与机械骑士们类似,但其实有着本质的区别。

  骑士们的礼仪来自于他们与神俱来的贵族身份,和他们长期所处的环境。

  而泰坦机长们的礼仪,则更多是为了让他们记住他们尚且还是一个人类。

  但这种消遣或许可以让他们神智清醒,但是对于机械苏醒的时刻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就在第一次激活祭礼开始的时候,库尔兹·曼海姆听见了钢铁之锤的呼唤,顿时剧烈的痛苦开始折磨着他的四肢,让他的手掌上也浸满了冷汗。

  近似于戒断的反应让他的神经系统产生了电击般的灼痛。

  泰坦的每一个人类组员都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应对这种痛楚,他们同病相怜,这有所帮助,但也仅此而已了。

  所有人都因此而不胜其苦。

  在苏醒以后,数据贤者就会检测机械的精神是否稳定,神甫们一般会在此时退避三舍,守口如瓶。

  但库尔兹·曼海姆知道,数据贤者会直接与机械进行连接。这一事实更是平添了他心底动荡难息的愤慨与嫉恨。

  到了第二阶段,机长们就被准许参观他们的机械了,只是不能接触。

  无缘无故地唤醒战神的魂魄危险无比,它们可是宝剑,出鞘就要见血。

  在维护期间,库尔兹·曼海姆一直在走廊上缓缓踱步,坐立不安,只好用不断的脚步排遣自己的精力,最后把自己累得筋疲力尽。

  此刻,泰坦的躯体上被插满了探针,引擎机师和地勤们正忙碌不已,新生的小虫则爬遍了它们的内部——机仆们在其内部的每个角落上下跋涉,固执地更换着损坏和磨损的零件。

  一时间,火花四溅,动力工具发出了哀鸣,引擎轰鸣不止,等离子喷灯则嘶嘶作响,锤声回荡,神甫吟诵,唱诗班的机仆们也循环往复地颂唱着无尽的圣歌。

  机库里同时散发出了机油,灼热金属,汗水,油漆与抛光剂的味道。

  支撑机械,机箱,大桶,以及渗漏的神圣油膏随处可见,塑料帆布从维护区的上方垂落了下来,脚手架则包裹住了一架战犬级的腰部,以替换它故障的尾部陀螺仪。有一半的神甫都在忙于吟唱,其它人则使用着工具和数据连接繁忙不休。

  他讨厌这个时刻,因为自从第一次连接后,他与泰坦的连接宛如血缘的纽带。

  他就是泰坦,泰坦就是她,这些情感浑然一体,如同将他束缚在机械王座上的复杂镣铐,而那些泰坦学会之外的人则根本无法理解。

  在维护阶段之后,泰坦需要在主管机长和军团战略师的指导下,根据各自机长的要求改变负荷,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直到此时,组员们才会登上泰坦,自行进行测试和校准。

  技术神甫对于这种有限的连接脉冲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它却并不足以抹平组员们的渴求。

  引擎还未完全苏醒,干涉式的监控机械阻隔了思维的融合。

  如果说这一切有什么用的话,那就是这种短暂的接触只会徒增库尔兹·曼海姆的孤寂感,他的恐惧感也会愈发强烈。

  出征前,军团举行了最后的机魂仪式,泰坦得到了彻底的祝福,荣誉战旗也在它们身上迎风飘扬,人类代表们也参加了祭礼。

  鸣大钟一次!

  推动杠杆,启动活塞和泵……

  鸣大钟两次!

  按下按钮,发动引擎,点燃涡轮,注入生命……

  鸣大钟三次!

  齐声歌唱,赞美万机之神!

  神甫们大声朗诵着自动诊断祷文,随后库尔兹·曼海姆和他的机组们走上前,在神机主教的面前单膝跪下。

  “这台机器被安排由你照管,与其一同战斗,并使其不蒙受失败的耻辱,为这台机器服务,它就会为你战斗。”

  主教将圣油滴在库尔兹·曼海姆双手高举的机械权杖上,这根权杖也是他泰坦机长的象征。

  “吾敬之。”

  仪式结束,库尔兹·曼海姆和机组们乘坐升降机抵达泰坦头部上方的入口。

  黯淡的灯光洒在了泰坦的探测双眼之上,它有一颗宽阔的头颅,但是却向前急转直下,形成了一个突兀的斜面。

  巨大的装甲线缆与插口,占据了它口部的大部分空间,它们在机械的铁面上来回卷曲缠绕,好似盘根错节的浓密胡须。

  空气隆隆作响,通往内部的大门迅速打开,库尔兹·曼海姆迈入其中。

  组员们纷纷匆忙落坐,一边扳动着开关,一边按下按钮。

  库尔兹·曼海姆也坐进了指挥王座,靠在了它皲裂的皮革上面。

  “指挥王座”这个词其实有夸大之嫌,因为这个位置并没有比驾驶员的座椅要大上多少,一连串的金属导线容纳着精神脉冲单元的接口,被它隔开的衬垫更是让人如坐针毡,即便是身钢铁之锤号这样的庞大机械之中,指挥小队也将整个房间挤得水泄不通。

  不过在几秒钟后,这些就无关紧要了。

  库尔兹·曼海姆把四肢都固定在了控制系统上面,稳住呼吸,阖上双眼,怀着美妙的期待开口说道:

  “连接。”

  下一秒,神经刺针插入了他的颅骨接口,并伴随一阵难以置信的痛楚袭来。

  或许这对于凡人而言不算美妙,但每次都物有所值——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