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39章 因弗纳斯因弗纳斯(上)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标准泰拉历,941.m41

阿米吉多顿行星,主大陆,因弗纳斯巢都  马瑞克·基尔已经在一个月前记录下他第58个生日,在因弗纳斯巢都,他这个年龄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老人了。

  他体内得自沙漠平原上的沙砾让他动也疼,不动也疼,直到这些日子才比以前康复不少。

  在这平原历经多年会使一个人遭受沉重的打击,他们要处理刮伤和随之而来的感染,然后还要操心跑入口鼻的砂尘使他们的肺部变黑。

  但不管怎么样,长期在户外苦劳的人,他们的肺部都会因衰竭和感染而失灵,而他们的余生则忙于咳出带血的痰。

  疼痛的眼睛也是项不变的苦难——总是流泪,更有甚时发干。

  甚至他的听觉也不甚灵敏,只有帝皇知道数十年的风沙对他的耳道做了些什么。

  当他热血上涌心跳加快时,世间万物变得模糊无声,就像在水下一样。

  但所有一切中,他的心脏受损最重,每次他多走一会儿,它总是对他又吵又闹。

  总而言之,他拥有各项抱怨的权力,但他很少如此。

  马瑞克·基尔不是个乐于重温痛苦的人,虽然他曾试着同周围人把沙漠平原上的生活讲个通透,那并未如何奏效,这和当年马瑞克自己的父亲试图向他讲述同样的话时一模一样,然后就是这一生中带来的长疼短痛。

  在城中警报不和谐的哀嚎时,他正陷入这些不断重放的回忆。

  “假的吧——”

  他大声说,风暴今年开始的真早,上次他从广播那听说的是,至少还有几周,甚至一个月。

  不久之前,街坊邻居间还有传言说前线吃了败仗,马瑞克认为那纯属无稽之谈——那些狗屁绿皮玩意,就和他家具缝隙里的蟑螂一样,除了能够恶心人,绝对不会有第二种作用。

  它们只会像害虫一样被轻轻碾死,马瑞克对此有足够的自信。

  老人将他自己从躺着的沙发上拽起来,在他双膝颤抖时品尝着透过牙齿的空气,两个膝关节都在针刺下恢复了知觉。

  毫无疑问,变老是件牢骚事。

一道阴影穿过了他的窗户,他在拳头砸在那块充当门的板子时抬起了头  “帝皇的王座啊。”

  他的双膝向他又一次抗议,但是无论如何他必要站起身走开。

  守卫官巴拉克·休斯在门的另一边,并且已经武装就绪,那把磨损的守卫式镭射步枪历经千年的运转不再完好,但是作为南21街道的守望者,他有权巡逻时携带武器。

  “要去抓几只沙兔吗?”

  马瑞克几乎笑了起来,向那把枪比划了一下。

  “现在向劫匪们射击还早,小子。”

  “那些警报。”

  巴拉克喘着粗气,明显他跑着来的——穿过了那些预埋建筑构成的泥泞小巷充作的街道。

  “风暴提早了。”

  老人向门外探头,只看到地平线上被巢都所破牙般的天际线所遮挡,人们从自家房中赶出,从四面八方在街头搅成一团。

  巴拉克摇了摇头。

  “快点,你这个耳背的老家伙,到地下避难所去。”

  “才不。”

  老人的固执就像这个城区中大多数人一样,而且这个地方离军营不远,那里面可有不少奇美拉,这些装甲抵御着沙暴中最糟糕的东西。

  “听我说,这不是沙暴,巢都正在被袭击。”

  过了一小会,马瑞克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躺回床上。

  “…怎么了?”

  “这不是玩笑,听说防务长官已经疯了,或者…别的我也不知道,拜托!看看天空,你这个老石头!”

  马瑞克曾在高墙之外服役的人员的面孔中见过类似于巴拉克眼中的惊慌,那种处于迷失在平原上的动物本能的恐惧,在沙暴初临时毫无方向的转动着身躯,绝对的无能为力描画在这个人的脸上,使之变得丑陋而病态。

他看向西边很远的指挥尖塔,那里一束橙色微光照亮了城区后的傍晚天空  “谁?”

  老人低声问道:

  “谁会攻击我们呢?甚至说谁会知道我们在这里?谁又会关心这个?”

  没有人回答他。

  巴拉克已经开始跑起来了,加入了拥挤的人群,老人看到他伸出了包着布的手帮助一个男孩站稳又将他塞入熙攘的队伍。

  马瑞克·基尔在抬着他酸疼的膝盖和关节发炎的手重回他的房子时等了一会,当他再次出现时,他拿上了自己的步枪——这把枪运行良好,谢天谢地。

  他在充当志愿守望者时使用过它,在从探测风暴的工作中退休后用它射击巢都劫匪们。

  随后他跟上了人群的边缘,众人向东推进时,他走向西侧。

  如果巢都被攻击了,那么抱头鼠窜和东躲西藏就毫无意义,老马瑞克永远都知道该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

  他低下头,简单的检查了下他的枪。

  就在此时,他似乎听到了轰鸣。

  人群中的每一个人,尖叫,蜷缩,抱着自己的脑袋,那只巨兽在上方怒号,他们抬头看向它时耳朵已被镇聋。

  只有马瑞克保持着原样,他充血的眼睛敬畏的瞪着。

  比灰色天空还要漆黑的东西,在上空散布着咆哮,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怪物,是一架架飞行器,涂成红色,外形粗陋,组成密集的编队从巢都尖塔上滑翔而过。

  人群现在又开始尖叫,瘦弱的父母抱住他们更瘦弱的孩子,捂住他们的眼睛。

  这些像是垃圾拼凑而成的战机在他们头上倾斜,推进器的火舌汹涌而出,就像狂风吹拂着它的装甲。

  它们凭借着自己的势头飘逸着盘旋在空中,对抗着怒号的狂风,转向时机头轻瞥下方的人群,推进器再度迸发出一声雷鸣,震得四周建筑颤颤巍巍。

  就在众人眨眼之间,战机编队划过天空,毫无疑问,那绝不是人类的飞行器。

  马瑞克愣了片刻后,忽然发足奔跑,关节的疼痛早已被忽略。

  “让我过去,”

  他说着,穿过分开的人群,与他反方向的逃亡者们被他的行为稍稍鼓舞。

  在膝盖放弃战斗前,马瑞克跑过了三条街。

  当他再也坚持不住时,他扶着一堵墙,诅咒着关节里的刺痛,而且他的心脏也没多好受,迅速的起搏使血液穿过胸腔。

  马瑞克锤击自己的胸腔,好像愤怒能抚慰体内蔓延的火焰。

  更多的橙色光芒映衬的云彩,城市着火的地方越来越多。

  他喘匀气,强迫他的膝盖听从于他——它们颤抖着回应。

  老马瑞克蹒跚迈步,他这次停下平复呼吸前成功的穿过两条街。

  “我真是过老迈于此等愚行了。”

  他边咳嗽边靠在一堵墙上,却忽略了某种尖啸声与咆哮。

  马瑞克没听到这些,尽管响动离他不过几米,他依然努力的想喘匀气。

  血压升高,心脏剧烈的鼓点让他的耳朵失聪。

  他看到人们离开时街道净空,然后回头看向他,似乎在叫什么——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