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24章 第二次阿米吉多顿战争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这帮虾米比屁精还蠢!”

  碎骨者笑了,虾米已经掉入陷阱了。

  他们看到世界杀手号直直冲向轨道站,以为这是舰队大规模攻击的一部分,现在他们知道真相了,但已经太晚了。

  碎骨者在破烂不堪的主显示屏上看着不断接近的黄褐色行星,露出獠牙。

  “擦过去!”

  就在世界杀手号,与轨道站错身而过时,它忽然偏转了一点方向,用侧面撞击着轨道站的升起的护盾。

  同时,它侧面的炮火发出了震撼的齐射。

  轨道站的护盾在发出的一道白光后便过载了。

  碎骨者转过身去,据全息台显示战舰已经通过了人类的封锁线,那些小型护卫舰只能呆呆无力的让世界杀手号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离开。

  武器阵列的炮火偶尔会从轨道站悬崖般的侧翼射出,但不足以让世界杀手遭到麻烦,附近的分散和混乱的人类船只也无法阻止他们。

  围绕着星球的帝国舰队,远程导弹阵列和轨道防御激光尽了最大的努力来避免根本逃不过的灾难,他们的火力敲掉了即将到来的宇宙废墟的几块碎片,但已无法阻止世界杀手的终极俯冲。

  碎骨者把目光移向船头的主屏幕。

  显示屏只被一件事物所占据——

  碎骨者激活他的动力爪并挥手让保镖到通信屁精那里去报信,而他的命令只有一句话——

  尽管世界杀手在密集的炮火中失去了许多外部结构和一定的重量,但它还是穿过大气层降落在了阿米吉多顿的主大陆上。

  那一刻,所有阿米吉多顿人都看到了天空划过的巨大灾星。

  随后,在绿皮整齐的怒吼声中,世界杀手着陆的巨大冲击震撼了整个阿米吉多顿世界!

  这次撞击堪比小行星坠地,冲击波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破坏,烟尘遮住了阳光,虽然成千上万的小子在着陆的灾难性接触中瞬间丧生,然而他们的损失只是碎骨者大军中极小的一部分,不超过10。

  很快,一些绿皮认识到了这场史诗性的着陆并没有让他们去见搞毛二哥,碎骨者声称这是搞毛的保护——尽管冲击力大部分是被泡泡盾立场吸收的。

  绿皮们在经历了这令人振奋的亚空间旅程之后,对自己还活着感到庆幸,并急于释放他们被压迫的侵略本性。

  他们从降落的区域喷涌而出,或者世界杀手残骸任何被撕裂的出入口涌出,反正能出去就行。

  碎骨者将他的随从们分成了五个不同的部落,每个部落由他最强大的手下控制,这些人是被他制服的乌尔克上凶残的军阀,他们都曾与碎骨者并肩战斗而且忠心耿耿。

  在燃烧的世界杀手废墟之上,碎骨者挥动了他的动力爪,发动了他的战争演讲,启动了由无穷无尽的绿皮组成的战争机器,数百万的欢呼同时响起。

  但他们现在首先要做,却并不是进攻,而是要抓紧时间从世界杀手的废墟上拆下一切有用的东西,拼凑出急需的战争机器。

  第二次阿米吉多顿战争,就此拉开序幕——

  世界杀手号降临的第二天,哈米吉多顿重要的港口城市,海尔斯瑞奇巢都中,庆祝帝皇升天节的气氛都还未散去,街道上的彩带和祝福条文还鲜艳无比,可街道上每个人都已都脸色凝重。

  天空是灰褐色的,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粉尘,所有人都用围巾捂住口鼻,或者干脆戴上了呼吸面具。

  这一切,都源于绿皮前一天的强袭降落。

  降落的地点,就在海尔斯瑞奇北面六百公里的位置,从距离上来说已经不算远了。

  所以人们的担忧不仅仅是来自于空气,更主要还是来自近在眼前的异形威胁,这个世界自从上一次经历战争,已经过去数百年了,人们对于战争感到陌生又恐惧。

  不过他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决定这场战争走向的人们,此刻都集中在巢都顶层的停机坪上。

  一艘外形华丽,满是黄金与装饰品的专属运输机正静卧在停机坪上,它的名字叫光荣使命,而主人则是阿米吉多顿现任总督,赫尔曼·冯·施特拉布。

  赫尔曼·冯·施特拉布的家族已经统治阿米吉多顿数千年之久,其间经历了无数场危机与战争,但凭借着与机械神教不菲的关系,始终稳坐泰山。

  而在停机坪的等候区,一群身着戎装的军官们,正静静等候着。

  他们有的是本地卫军将领,也有星界军指挥官,其中还包括了政委们。

  塞巴斯蒂安·亚瑞克就在其中,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人至中年,不仅两鬓多了几缕白发,整个人也没有了年轻时的激情与稚嫩,但却多了几分老练与稳重。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眼中炙热的火焰从未熄灭。

  他被派遣到阿米吉多顿已经快二十年了,其间也出征过数次,但或许是因为他的运气确实不好,他所带领的团每一次作战都损失惨重,不得不返回阿米吉多顿长期休整。

  现在,他的周围挤满了人,其中包括两个本地卫军将军和四个星界军团的指挥官,其中一个和他关系不错,是阿米吉多顿当地卫军186步兵团的唐尼上校。

  注意到亚瑞克的目光,上校也看向了他,耸了耸肩膀,然后又转过头去。

  和平时一样,一小队随军仆从蜷缩在通讯室角落的阴影之中,操作着通讯阵列上的如尼符文。

  这时,人群忽然有些扰动,原来是一位将军从机舱里走了出来,跟随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贴身长裙,非男非女,满脸脂粉的仆从。

  “亚瑞克政委,请。”

  听到那尖细的声音,亚瑞克恶心得简直要吐,但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出队列,站上登机台阶。

  说实话,他很不喜欢这个无能的总督,明明好好开一次军事会议就行,非得搞什么“面授机宜”——这种习惯了密室政治的家伙,往往都只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但讨厌归讨厌,事还是得办。

  当他走进机舱时,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熏人的暖风和撩人香气,等他定睛一看,发现自己那位“上级”正斜躺在沙发上,身上一件淡紫色松松垮垮的睡衣,干瘦的胸口都暴露在空气中,光秃秃的脑门上还压着一条热毛巾。

  一旁的桌子上,只有一本帝皇圣言录和一个透明的水杯。

  看到这里,亚瑞克在心中狠狠啐了一口。

  这个家伙比亚空间恶魔还虚伪,一边骄奢淫逸,一边还宣称自己要过苦修士的生活,戒烟戒酒,只喝清水,只吃干面包。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