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76章 诸神秘语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诸神憎恨我们,我深信不疑...它们需要我们,我们只是它们的燃料,我们的思想与行为赋予了它们生命...从根本上而言,它们就是我们,每一个梦魇,每一道伤口,每一次死亡——都在饲育,壮大,塑造它们。”

  黑暗的囚室内,双手被墙壁的锁链紧缚,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的卡杨,正面朝着索什扬低声呢喃着在任何一个审判官耳中,都足以被称之为逆言的话语。

  “然而它们并不是独立而理智的实体,有知觉的灵魂永远无法对其理解分毫....它们是不受理智束缚的力量,情感与行为赋予以太形体,在物质的帷幕背后永恒地燃烧....但它们就是憎恨我们,我对此毫不怀疑。”

  索什扬盯着眼前之人,被剥去动力甲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身形挺拔但相比阿斯塔特略显瘦弱的躯体。

  卡杨保持着提兹卡人标准的琥珀色皮肤,几乎看不到任何疤痕,只是剃成光头的脑袋上有一些隐约可见的细微划痕,似乎是被纤细的爪子弄出来的。

  这些年来,索什扬也见过不少混沌星际战士,他们无一例外,要么血腥暴戾,要么癫狂混乱,脸上几乎总是带着杀戮欲或者破坏欲,或者掩饰不了的阴沉与诡诈。

  但眼前之人却很独特,非要形容的话,卡杨的气质更接近一个忧郁憔悴的诗人,那张平静的脸庞有很重的书卷气,如果忽略他那超人的体型,完全就是一个标准的学者。

  索什扬也会将其与塔洛斯做对比,但得出的结果是,两人的气质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不同。

  塔洛斯更像是一个有着自杀倾向的疯狂诗人,而且表面的忧郁下,也难掩残酷的杀手本质。

  某种意义上,卡杨算是索什扬见过最平和的混沌星际战士。

  “看来你对亚空间邪神有很深的研究。”

  “在加入黑色军团之前的漫长的时光里,我除了四处游荡,就是搜刮各种知识,这是我们身为千子的本能。”

  “那你继续吧。”

  “有些人相信它们既无心智亦无目的,也并不憎恨我们——它们无法去恨,也无法去爱,诸如此类....另一些人认为它们十分慷慨,甚至是和蔼,但与它们打交道的人必须了解自己的欲求,对它们的赐予,哪怕是最令人诅咒的那些,都要看到其中蕴含的力量.....也有人,将它们当做遥远而令人目眩神迷的存在,钟情于自己所熟悉的秘密信仰,认为诸神看到了我们所拥有的潜力,而我们则要抛洒血汗奋战不止,力争实现对潜能的发掘....只有阿泽克,认为它们是可以被战胜和超越的存在——理性的,非理性的,如此种种。”

  “我还以为你们所有人都狂热的信仰邪神。”

  “一部分,甚至是很大一部分,但绝不是全部....它们对着我们的梦境发笑,嘲笑我们的野心,与我们天人交战只为奴役我们,即便深知自己需要我们.....它们为了自己的目的需要强者,因此升格我们,赐予我们甚多,以让我们实现目标.....而当我等反抗它们的虚妄时,它们又会抛弃和毁灭我们,这远非简单的恶意——恶意往往来自于直觉而十分粗糙,哪怕是野兽也能理解,不...这是怨恨,它需要知觉,情感,以及仇恨与愤怒的能力。”

  “既然你认为邪神在操弄一切,那么现在的阿巴顿,又与昔日的荷鲁斯有何不同?同样被邪神眷顾,也同样会失败。”

  “不,你错了,它们从未眷顾他....诸神把最为强烈的憎恨留给了阿巴顿,噢....难以想象它们有多么蔑视他,它们如饥似渴地想要得到他,甚至相互之间大打出手,只为能引诱他那包裹于铁甲之中的灵魂,攫取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莫大荣耀....诸神对阿巴顿的憎恨如同寄生,抑或痴迷,由此而生的怨恨又进一步饲育着它们,假如没有阿巴顿,那么谁都没有胜利的希望,而如果他只选择一个神袛,那么混沌的大战将很快地收场。”

  “听你的意思,你似乎并不看好大掠夺者阿巴顿。”

  “看好?一个敷衍的词,他不为那些虽然需要却依然憎恨着他的诸神而战,对于诸神之间的大战毫无兴趣,阿巴顿只为了自己,为了野心,为了那些与他走到一起的兄弟而战....他为了那些被帝皇所抛弃的军团而战,他关注着我们用血汗与刀枪所建立的帝国,并且要将其夺回....他只想重返赐予我们生命的伪帝面前,看着伪帝为他全部的的失败而血流成河,他只想着继续他父亲失败的事业,只想着被诅咒者的联合,只想着那些发生在我们所有人身上的错误命运。”

  黑暗中,索什扬带着蔑视冷笑起来。。

  “叛徒就是叛徒,别扯所谓的兄弟情义,那些东西早在大叛乱中就被你们给撕毁了,阿巴顿手上沾染了多少亲人之血,恐怕他自己也数不过来吧?”

  “你觉得他很虚伪吗?”

  “当然。”

  “是的,而这也正是诸神对他所有鄙视的根源....它们向他恳求,乞讨,在蔑视中背叛他,随后又不得不爬回来希望他能回心转意对它们下跪!然而权力却始终属于阿巴顿,诸神永远不会原谅这一点,阿巴顿最大的优势也是他最深的瑕疵....因为他永远不会向诸神屈服,诸神也将永远背弃他,让他的终极凯旋变得遥不可及!有人说阿巴顿的命运就是一条衔尾之蛇,一条试图吞食自己尾巴的巨蛇,正如诸神追寻着一个他永远不会给予的屈服,而他追寻的也是一个永远无法到来的胜利。”

  “你说了这么多,又跟我提出的问题有何关系?”

  “所以,这就是真相,黑色军团的历史由血所书写,大部分还是我们自己的鲜血....纵然可以轻易地蔑视濒死的荷鲁斯之子的背叛与懦弱,他们重生的力量与反抗只怕会更加让人厌恶,简而言之,我们就是拒绝灭亡!噢,因为这点,我们的血亲可没少憎恨我们,他们在恐惧之眼里横冲直撞追猎我们,只因我们的两大罪状:活着,以及为自己的命运而奋战。”

  听完这些话,索什扬直接朝地上啐了一口。

  “两大罪状?呸!在我眼中,你们的两大罪状只有:背叛人类、背叛帝皇——但无论哪一条,都足以冲刷干净你们曾身负的荣光,在你们每一个混沌走狗的灵魂深处刻上永久的耻辱烙印!背叛者不配为自己辩护,且将血债血偿。”

  天才一秒:m.173kxs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