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58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标准帝国历,930.m41

人类帝国,暴风星域,奈森四号行星苦难同盟总部,胜利之痕  马拉金的个室不仅是他的休息间,也是他的静思之所。

  这地方位于逐渐修缮的胜利之痕内部,参与作战的四个战团都有自己的驻扎区,在这个区域内他们可以修建他们所需的建筑或者设施。

  在宇宙空间漂泊了那么久之后,恸哭者们终于也算是有了一个“家”。

  长时间的远征和作战后,马拉金也打算让战团休息一段时间,并且做一些在舰基时代不太方便的事情,比如新兵改造。

  得到远征赦免后,马拉金第一时间主持了战团的征兵工作,在暴风星域的几个星系零零散散的征集了一百多个新兵。

  为了后续的改造,恸哭者战团专门在胜利之痕上建立了医疗区,使得舰基时代粗糙的手术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这也能够帮助新兵们获得更高的成功率。

  除此之外,恸哭者们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与星界骑士进行联合训练,胜利之痕内虽然有训练场,但远远比不上星界骑士在行星地表的自然训练场,因此他们时常会与星界骑士进行联合训练。

  星际战士的生活简单枯燥,即便对于马拉金这位战团长而言也是如此,不过他除了主持战团日常事务外,也会协助索什扬处理一些联盟事务。

  实际上两人在这几年间,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

  甚至索什扬前一周从废船上弄到深渊级战列舰的蓝图这件事,马拉金也是联盟内第一个知道的。

  现在那些数据正躺在仓库里,等待着合适的买家。

  “也该到了。”

  马拉金看了一眼时间,随后深吸一口气。

  这个房间宽敞通风,远强于他在旗舰上的个室。

  立在他床铺旁边的是一个木质书架,上面的陈旧书籍就像他的老朋友,那种熟悉的感觉以及它们的内容促使他阅读了无数遍。

  一本破损的巴尔语抄本躺在一本叙事诗旁边,关于哲学的书籍与战争之言挤在一起,周围则分门别类地摆着其他一些不会太引人注目的书籍。

  铜制的香炉挂在木椽子上,袅袅白烟正从中溢出。

  马拉金深吸一口混合的幽香,随后从盘腿打坐的姿势中流畅地站起来。

  数个小时前他正在冥想,对于血天使而言,这是每日十分重要的活动。

  此刻的他身着红色长袍和一条皮革腰带,腰带上挂着一串念珠,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苦修士。

  这时,恸哭者的二连长杰曼华雷斯出现在房间入口处,身披朱红铠甲。

  “索什扬战团长来了。”

  马拉金点点头,其实在二连长出现前,他就察觉出索什扬已经来到了他房间之外。

  “请他进来。”

  华雷斯点点头,转身离去。

  随后,便有另一人进入了房间。

  那人身材高大,穿着一件袖子宽松的灰色长袍,以至于能够看到他臂膀上虬结的肌肉,还有如山脊般起伏的胸膛。

  事实上,未着甲胄的阿斯塔特反而更加可怕,因为他们的身躯比例与常人相近,但却庞大得近乎异形。

  来者的长袍身上鲜少有装饰,只是在左边胸口上绣着双剑交叉的徽记。

  但这已经足够表明他的身份。

  星界骑士战团长,索什扬阿列克谢。

  就在索什扬进入房间的同时,马拉金走到书桌后面,从墙壁的酒架上取下一个墨黑的酒瓶和两个水晶酒杯,并轻松扒开塞子,将玉米色的清澈液体倒入两个杯中。

  “马拉金兄弟,最近可还好。”

  索什扬也不客气,直接坐到马拉金对面的椅子上,将水晶杯举到唇边啜饮了一口,享受着那美酒。

  马拉金微微一笑,也坐到椅子上。

  “你觉得这酒如何?”

  “它的口味比我常喝的酒更为精细。”

  索什扬咂了咂舌头。

  “醇美而厚重,又充满令人惊喜的细节。”

  马拉金也轻轻啜饮一口,然后叹息的回答道:

  “这是葡萄是我在大漩涡星区的一个无名世界上发现的,当地的土着居民们用它酿出最可口的美酒,我从他们那里学会了这个技巧,也自己酿了一些,可惜后来这个世界被那场战争给毁了.....现在只剩下一片荒芜。”

  索什扬意外的眨了眨眼睛。

  “我从没想过你会对酿酒有兴趣。”

  “哦?为什么?”

  索什扬歪过头,猜测着马拉金是否在开玩笑。

  在他印象中,对方是个严肃的人,但偶尔也会说些意味深长的笑话。

  “怎么说呢,我们是为战争而生的,基本不会涉猎那些与战争无关的领域。”

  马拉金点了点头,放下酒杯。

  “你说得没错,我们擅于杀戮,但这与我们的兴趣有何关系呢?”

  “兴趣。”

  索什扬环视了一眼房间,目光扫过那些书籍。

  “我原以为你的兴趣主要是在故纸堆里。”

  “那只是一部分,实际上不管是艺术,还是兴趣,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这时,索什扬回忆起自己与恸哭者们接触的片段,然后点头。

  “是的,你们似乎在这方面更有渴望。”

  “那不是渴望,而是必须的。”

  马拉金轻叹一声。

  “每一个圣吉列斯的后裔,都会继承来自原体的某种情感,我们能够体会到这种情感是一种幸运,因为我们能够将其运用到战争和艺术之上....但这种激情也伴随着风险,圣吉列斯是完美的,而我们虽然都是由圣吉列斯的模板而生的,我们却并不完美,他这种强烈的激情可能会充满一个人的灵魂,让理智无处容身……一个人无法轻易地背负一名半神的愤怒,我们所接受的赠礼数量繁多且各具神力,但力量与邪恶总是相生相伴,我们也必需学会控制这种情感并主宰它们,而不是被它们控制。”

  红渴与黑怒,圣吉列斯子嗣的诅咒,虽然这对于凡人而言这是不可言说的秘密,但对于一部分古老的星际战士战团来说,这些都是记录在档案里的事情。

  这些记录也是为了提醒后人,在与圣吉列斯之子合作时需要需要注意到一些东西。

  “那这和你们的兴趣有何关系?”

  “通过学习做工的细节调控,颜料的涂染方式,雕刻时锤子的挥舞技巧,毛笔的书写技艺,我们以此对抗内心潜藏的野兽.....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像圣吉列斯那样生活在华美中,因为对他来说一切美的事物都是十分重要的。”

  “我理解了,你们在模仿原体的生活方式。”

  “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一定是模仿得最像的人。”

  索什扬举起酒杯,微笑道:

  “敬永恒的圣吉列斯。”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