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53章 风起乌尔克(下)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由灵能聚成的利刃唱歌着划回地面时,将成堆的绿皮切开。

  只是一个呼吸间,它们笨重的身体便一一断裂,简陋的武器从它们的拳头掉落到它们挣扎着的血腥污垢。

  即便在如此高效的驭使灵能时,她的头脑依旧是无比清醒的。

每一个碰撞,招架和刺伤的预测,她都在发生之前看到它,随后跟上展现在她周围不规则地鲜血四溅的事实  守望者们收到进攻信号后,也纷纷落地,持续着冰雹般的星镖哭泣和连绵不断的闪电与烈火。

  当地面清理出一块空地时,她终于提起脚尖,飘然落地,并拒绝拖延任何单独的战斗,将注意力从哪些无关紧要的敌人身上移开。

  很快,周围的绿皮暴徒都离开了,在灵族迅速和凶猛的突击下回到部落的幸存的部分。

  而她终于停了下来,驱散了那些灵能利刃,而体现她作为战巫地位的尊贵的长袍此刻连一滴绿皮的鲜血也没有沾到——但葬身她之手的绿皮已经过百。

  但这样的杀戮不是她想要的。

  她只期望完成自己的目标。

  维罗妮卡屏息静气,用无形之眼窥测到了前方还在鏖战的绿皮队伍,一个巨大的存在屹立于翻腾的欧克之中。

  它半身被笨拙的随从挡住,显然在试图找出小子们被灵族撕裂成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要顺利的击杀它,就需要把它引到一个更暴露的位置。

  “战巫,你已经吸引到它们的注意了。”

  这时,狂嚎女妖的领队忽然在联结里发声。

  “还远远不够,绿皮的头目都比它们的同类要狡猾——”

  维罗妮卡话没说完,绿皮已经再次进行集结,他们的动作更协调,聚集起来再度朝攻击者扑去。

  她随即伸展意识,发现蝮蛇战机中队的精神正因在欧克队列上方扫射而兴奋。

  “到我这里。”

  战巫使用灵能下令。

  片刻之后,蝮蛇战机的涡轮增压器的独特的哀鸣声充斥于空气中。

  白绿色的蝮蛇战机从苍白的天空降下,刮起了尘土旋风的同时,还刮起了维罗妮卡的长袍,最终直到降到她的面前。

  “尊敬的战巫?”

  蝮蛇战机的驾驶员在联结中询问。

  “带我到战线里去。”

  维罗妮卡话语直接传入驾驶员的脑海。

  “并确保欧克看到。”

  她走到蝮蛇战机左边的航翼上,抓住后方炮手座位的扶手。

  当蝮蛇战机再一次升上空,涡轮增压引擎的哀号声淹没了一切。

  也就在上升的同时时,维罗妮卡举起她的长矛,朝向她面前咆哮的欧克们。

  她把能量注入武器,金石的尖端被轻灵的绿光点燃,并且他佩带的先知符文的长袍也同样点燃,形成一个耀眼的光轮,在战场中扬起的尘土中闪烁着光芒。

  很快,她便感觉到绿皮军阀的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但如此纯粹地消耗着精神力量也令她紧张。

  她将法杖指向它们,这种行为即使是最迟钝的生物也能理解。

  即使在战争的轰鸣声中,她也能听到欧克的咆哮。

  “我们走。”

  在维罗妮卡的催促下,蝮蛇战机飞驰而去。

  她紧紧地抓住扶手,长袍在风中猛烈地颤抖,蝮蛇战机持续用星镖炮扫射下面绿皮,而它们的咆哮和射击对她毫无威胁、

  同时,欧克并不是唯一在看的。

  一枚符文坠饰挂在她的脖子上,就像一个眼睛——因为它承载着某个大人物的意志。

  她能感觉到大先知正通过心灵感应,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判断她的行为对计划的贡献。

  她也发誓不让对方失望。

  “上!”

  蝮蛇战机降低高度,朝着咆哮的欧克们逼近。

  灵族在逼近的同时,欧克们也在靠近,它们的火力基本表明了它们的位置。

  在突击的过程中,蝮蛇战机白绿色的外壳已经伤痕累累了,甚至驾驶屏幕都已经碎裂了。

  维罗妮卡自己也被擦过两次,她的左胳膊和太阳穴。

  即使她拥有天生的优雅和平衡,她所能做的就是在孤注一掷的飞行中继续抓紧自己座位的把手,但被锁定警告声依旧不变。

  蝮蛇战机名称是战机,但实际上是一种流线型的双人喷气摩托,能够从远距离上给敌人造成伤害。

  摩托能够搭载一名炮手同一名驾驶员,该型号摩托为了保持高速而采用轻型装甲,但其依然装备有多种武器——包括一枚时光炸弹,这种武器够迟缓近身之敌。

  作为一个战巫,驾驭战争机器本非她的专长,但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没有那么多选项。

  她们已经到灵族攻势的北部边缘,靠近欧克战线后方位置的山丘。

  维罗妮卡曾经听大先知说过,这里曾经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但自从绿皮在这里扎根后,现在星球的地面只剩下荒芜。

  看着布满丑陋疤痕且寸草不生的大地,维罗妮卡没由来的一阵心痛——

  每次,当她目睹自然被毁灭时,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种情绪大多只会出现在那些定居于行星地面的荒野灵族身上,方舟灵族大多已失去对自然的共鸣,也有先知宣称这是源于母神伊莎的失落,让她的孩子们不再拥有亲近自然的力量。

  伊莎是所有灵族的母亲,也正是她造就了凡人与众神间的阿苏焉屏障,为凯恩造成的破坏而哭泣。

  据说魂石就是由她的眼泪制成,这些灵石使普通艾达能够与众神进行交流,她自己仅保留了一个而其余的全部送给了灵族。

  在灵族之陨时,也是这些灵石保护了许多灵族。

  大陨落之时,除了战神凯恩和笑声西乐高外,所有的神灵都被色孽摧毁,但是伊莎是个例外,色孽声称她将会作为自己获胜的奖赏。

  伊莎大声呼救直到被纳垢听到,后者与新的同胞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并最终取得胜利,将伊莎虏为伴侣。

  一位代表康复的神与一位代表腐败的神似乎是一对奇怪的组合,但是纳垢对她的爱却是别无其他的。

  但是,纳垢的爱是一种在混沌权能下才展示的扭曲之爱,他将伊莎关在纳垢花园的一个笼子里,放在房间的一角,这里保存着他最心爱的大坩埚用来制造任何一种瘟疫。

  作为康复女神,伊莎可以治愈任何种类的纳垢瘟疫。

  纳垢通过强行喂食他自己的新作品来利用这一优势,并观察女神克服症状的时间长短。

  如果效果满意,纳垢会将这种瘟疫散播到任意一个毫无戒备的世界上,如果不然,它则会继续利用坩埚工作,直到有新作品来喂食给他的“伴侣”。

  当它忙于工作的时候,伊莎利用对方的分心来教导凡人如何摆脱纳垢的疾病。

  但维罗妮卡并非伊莎的信徒。

  或者说,母神伊莎的神龛早已熄灭,根本没有信徒。

  所以她对于自己这些情绪往往是缄口不语,不希望成为众人中的异类。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