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10章 高领主议会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927.m41,神圣泰拉,帝国宫  黎明初升,这儿的空气似乎都是烟。

  为了给日中的元老院会议作准备,奴工已经把上侧走廊和入口大厅里的香炉点了起来,还有英雄步道旁边壁龛里的那些。

  那些壁龛的巨大铅质窗户是奇迹般地从泰拉攻城的滚滚炮击下幸存下来了的,它们已经注视着永恒之门后面的庄严庭院有一百个世纪了。

  香炉飘起樟脑,权杖木,玫瑰灰的烟云,这是国教的神圣熏香,据说闻起来和帝皇永恒之躯那不朽圣洁的味道一模一样。

  克利奥帕特拉·尔斯没办法给这一点作证,虽然他贵为审判庭议席代表,他完全可以申请,甚至完全可能被允许去黄金王座脚下参加国教仪式,但是他从来没操过这个心。

  他对荣誉不感兴趣,即使是神圣的荣誉也一样。

  他感兴趣的,让他着迷的是让异端如何更加痛苦的毁灭,还有异端们的灭亡所提供的机遇。

  但作为一个激进派的大导师在这里,他必须得应付所有不感兴趣的事。

  自从荷鲁斯叛乱结束,帝皇进入永恒的王座开始,人类帝国的权力便转移到了高领主组成的高领主议会,即帝国元老院中。

  元老院作为帝国最高权力机构,其成员是由十二位人类种族最有权力的人组成,这个机构以帝皇的名义统筹管理帝国内部的各种政治决策,其本身职责是解读并执行帝皇的意志,尤其是帝皇无法再直接统治他的帝国之后。

  但人类帝国的疆域过于庞大,高领主议会不可能面面俱到,但他们的决策仍旧决定银河系数万亿人类的命运。

  自叛教时代后,帝国元老院的席位基本保持不变,除了会在某些危机关头发生人员波动,其他情况下都是稳定的12席。

  每个席位都交付于实力强大的专家能手或是某个帝国组织领导人,传统、诡计、阿谀奉承、打击报复和共同利益等因素交织在一起决定了谁会执政谁会落选,而某些机关的地位过于重要,元老院中缺席他们的声音是不可理喻的,这便是九大永久席位。

  其中包括,内务部总长,国教教宗,锻造将军,法务部部长,领航员大使,星炬院主持,刺客庭大导师,星语庭住持,审判庭代表。

  九大席位神圣不可侵犯,帝国历史上也很少会出现席位空缺,通常上一任死去后机关内部很快便能选出继任者。

  但某些席位人选较为特殊,如领航员大使对任意一位掌权的领航员家族成员开放,为了确保权力平衡,该席位通常强势家族会同样由弱势家族成员作为大使,这样是为了确保领航员强势家族不会独霸他们特殊的政治斗争体系,形成权力垄断。

  在九大席位之外,还有三个非常任席位,从各帝国派系中权势滔天的领导人选出,他们包括:

  太阳领主,星界军总指挥,帝国高阶海军上将,国教泰拉教会主教,战斗修女修女,禁军统领,帝国档案大臣,宪章船长发人(行商浪人代表)。

  奇怪的是,帝国重要的军事力量阿斯塔特修会,几乎从未在高领主议会中拥有一席之地,除了首届帝国摄政基里曼本人和现任帝国之拳的战团长。

  其中还涉及到一个冷知识——由于原体基里曼担任过摄政,因此高领主议会的议长也会被冠以“罗伯特·基利曼”的头衔,虽然是为了纪念这位再造帝国的原体,但有时也会让人觉得啼笑皆非。

  阿斯塔特缺席帝国最高权力似乎是基里曼有意为之,因为作为帝国的精锐军事力量,虽然在议会之外,但当帝国陷入危急关头其他人将不得不寻求星际战士领导人的帮助,而有些人则认为星际战士被拒之门外是为了贯彻曾经泰拉议会的理念,区分原来的战争理事会将阿斯塔特排除在外。

  基里曼自己也很相信,正如《阿斯塔特圣典》中所说,星际战士是为人类服务,而不是统治人类。

  克利奥帕特拉·尔斯作为大审判官,也非常认同这点。

  审判庭议席代表是审判庭在帝国高领主议会之声,虽然这个职位并不会带来比大审判官之上的额外权力,但是由于这一职务处于权力的最高层而带来的影响,这的确是维持自己本就无上权势的有力支持。

  审判庭代表由位于泰拉的各个审判庭部门的大审判官中提名,并且已经履行完这一职责的审判官将被指认为泰拉裔大审判官。

  此外,多名泰拉裔大审判官同时分享审判庭议席代表的职务也并不罕见,而一名泰拉裔大审判官能够任职于高领主议会的最高任期为5年,在这之后必须卸任。

  克利奥帕特拉·尔斯已经在这个职务上待了4年,马上就要到任期了,未来他有一个宏大的追猎异端的计划。

  但现在,他还是必须处理这些烦心的琐事。

  他在第一缕阳光浮现的早上通过西卫门进入内宫,然后顺着高园和黎明墙背后的走廊直到回廊背后的礼拜堂,他在那儿的洗池做了一个简短的祈祷。

  克利奥帕特拉不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他是有信念的人,但这也不是他每天去做祈祷的理由。

  他去做了个祈祷是因为他知道,或者至少说他相当清楚,至少有一打其他机构或者阵营的特工正在日日夜夜不间断地盯着他。

  确保他被看到在做应该要做的事,比浪费人力在每天都清理掉那些特工和耳目上要简单多了。

  这就是神圣泰拉的日常。

  让他的对手们去忙死忙活吧,演点戏不是什么大事儿。

  克利奥帕特拉在整个人生里一直是这么做的。

  所以他在做别人希望他做的事,作为一个大审判官,他应该参加所有的会议,不管是正式会议还是非正式的。

  他应该举止谦逊得体,他应该不表达任何残忍或者嗜血的欲望,而他的对手们往往默认审判庭的代表肯定心里藏着这些。

  自打几千年前刺客庭暴走之后,高领主们经常会认为审判庭有可能是泰拉上第二个暴走的机构。

  尤其是在冲突日益加深的第四十一千年末,审判庭做了很多在他们看来十分出格的事。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