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06章 恶客来访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炮艇在运载它的战舰从接近行星的位置掠过时起飞。

  在驾驶舱内,一个穿着黑色装甲的身影正注视着新巴达布的轨道,告警灯光冲刷着他的视野。

  这个行星看上去就像一坨穿过烟尘的恶心黄色脂肪,残骸笼罩着它的轨道,扭曲的金属仿佛连绵不断的堤岸,闪闪发光。

  毫无疑问这里不久之前经历了一场大战。

  他修正了自己的航线,以确保他们不会接近警戒区,然后锁定首要目标,将引擎推至最大出力。

  尽管身穿动力甲并固锁在飞行员装置中,但随着压强的增大,他还是感觉到了加至全速所带来的锤击感。

  “警告,当前引擎运行状态及运动轨迹将导致损伤。”

  机械的提示音摩擦着他的耳朵,他没有理睬。

  他并未要求那个没用多少肉的技术神甫接入这架炮艇的通讯,但它不可避免地肯定会这样做,对于一个按理说已经为了纯粹逻辑而剥夺了情感的人类来说,那个人的预见性非常出色。

  “引擎出力下降的可能性当前为八十五点二一。”

  片刻之后,机械的声音补充道:

  “估计值。”

  他没回话,这没有意义。

  眼前的目标正在迅速接近,担任毁灭幽灵号第一道防御圈的外围警戒战舰正从遥远的小点增大为星光投射出的金属轮廓。

  随即他把炮艇甩入一条不规则的螺旋轨迹,看到头盔显示的两个警告符文从黄色闪至红色。

  “启动战斗显示。”

  他说玩,身体四周的空间变成了一个代表着潜在目标的蓝色、红色和绿色弧线组成的网络。

  当然,它们当中并不包含战舰——他怀疑就算自己朝最小型的战舰开火,可能根本不会被对方留意。

  “鸟卜仪和复数个瞄准阵列已锁定我们。”

  “发送身份识别信号。”

  “服从。”

  技术神甫嗡嗡地应道:

  “建议我们降低航速,调整航线至一个稳定轨迹,并关闭武器。”

  “不。”

  他冷漠的回答,没有停顿。

  “发送信号,然后看他们是不是还觉得自己的最佳行动方案是把我们从虚空里炸飞。”

  外围警戒战舰现在已经变成了挡住新巴达布视线和恒星光芒的巍峨高崖,在它们远处等待的是内层防御战舰,而在它们组成的球阵中心,是毁灭幽灵号巨大而棱角分明的轮廓。

  很显然休伦舰队是遭到了一定的损失,但却不是毁灭性的,而且这个海盗王明显还在其他地方藏有后备力量,至少舰群里有两艘重型巡洋舰和一艘战列巡洋舰不在他所搜集的红海盗舰队编制中。

  他猛地将炮艇拉起,飞出一条锯齿形轨迹,接着又闪回螺旋状态,目标锁定的语音不断出现在他耳中。

  他在等待,同时感受盔甲里的躯体被G力所拉扯的熟悉感觉。

  他想念这个,想念人机一体的控制和危机感在意识里回荡,这令他感觉重获新生,也让他忘却了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

  同时,在红海盗的炮瞄系统中舞蹈还有另外一层含义。

  切入,武器启动,瞄准激活,如果他们胆敢开火,就让他们受死。

  它是一条信息,一个有所含义的声明——别把力量和权势混为一谈。

  当然,他并不希望把种事情赋于实践。

  “对方的战舰已经撤销了他们的目标锁定。”

  “很好。”

  “他们正向我们发出问候。”

  “给我送话器。”

  “服从。”

  静电声在他耳中作响,之后即告消隐。

  “黑心王的战舰和战士们欢迎你,尊敬的使节。”

  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驾驶舱里的人觉得自己辨认出了它,那刺耳的音色,锐利的话锋,用于驱遣而非展现礼貌。

  凯尔库斯,当然是他。

  不是休伦,还不到时候,除非他们能够确认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

  “你从何而来?”

  凯尔库斯的声音谨慎地询问道。

  在他头盔的黑色面甲之后,这个人干笑了一下。

  “我从战帅那来。”

  他如此答复。

  对方沉默了数秒,然后用更加谦虚的语气询问到。

  “阁下是?”

  来者发出一阵轻笑,好似午夜的幽灵,之后,他缓慢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伊斯坎达尔.....卡杨。”

  半个小时后,炮艇抵达了毁灭幽灵的机库,几名身着黑甲的战士从敞开的舱门里走出,一路前往他们需要见到的那个人的地方。

  走了大约十分钟后,他们见到了那位叱咤风云的暴君。

  不过现在这位暴君的状态可是有点糟糕。

  暴君依旧高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姿态,一只金属爪与王座的右边扶手刮擦。

  之前被索什扬制造出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只是偶尔会有几滴滴落。

  看着眼前出现的几人,休伦的嘴唇低声吸气,手臂绷紧,爪刃紧握,深深地刺进黑曜石中。

  尽管他努力的在保持姿态,可这这一切却瞒不过伊斯坎达尔卡杨——他是黑色军团里最出色的巫师,也是战帅阿巴顿最信任的副手之一。

  同时这位来自千子的巫师,也是铸造了黑色军团的最初几人之一。

  卡杨抬起头,双眼短暂地闭上,苍白的嘴唇张开。

  在另一个视界中,休伦的身形不断闪烁,王座后鬼影憧憧,从装甲缝隙渗出的鲜血不住地颤动又在阴影中模糊,然后消失,微小的幽魂环绕在他的头顶肆意嚎叫。

  纵然隔得那么远,卡杨仍能尝到带着温度的铁锈、硫磺和甜腥之味。

  休伦的状态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要差得多,甚至他能够活下来都已经是亚空间的恩赐了。

  想到这些,有着一张忧郁的脸,以及琥珀色皮肤的卡杨露出微笑,然后睁开眼。

  “鲁夫特·休伦阁下,战帅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阿巴顿的问候,当然。”

  休伦笑着摇了摇头,到这个动作却让身前的伤口裂得更大,伤口附近破损的装甲像是冷笑的嘴角一样,皱巴巴地翻了起来。

  卡杨肯定那个流言是真的,休伦失去了一枚心脏。

  然后暴君拿起一旁的杯子,里面荡漾着一种红黑色的液体,接着他便一饮而尽。

  卡杨皱了皱眉头,并非对方的举止,而是那种液体。

  他能感觉到,液体中有着某种狂暴的力量和黑暗的巫术,很像是魔药“天堂之羽”。

  别看名字好像很优美,但制作这种魔药的过程极其残忍,需要将自然受孕且已有意识但未出生的胎儿生生从母体里取出,然后碾碎并混合上几种恶魔之血,经过提纯——数以万计的胎儿可能才有那么几毫升。

  休伦那一口的量——

  喝下魔药后,休伦身上那种颓势顿时一扫而空,又重新变回了往昔的霸道与精明。

  “说吧,阿巴顿让你们来做什么。”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