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57章 ‘疫海狂蛆’科普拉斯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仪式完成的瞬间,整个世界冻结停止。

  光亮变成黑暗,黑暗化作令人失明的白天。

  一个单独的高音回响开来,不停传开,咆哮着泯灭掉所有其它的声音。

  有很长一段时间,一股令人作呕的微弱香气仿佛筋腱般伸展扩散开来。

  然后邪教徒们都开始从地面上浮起,血和烟从他们的嘴中喷出,整个身体也仿佛由线拉扯着一般竖立着抖动。

  很快,他们的皮肤裂开,从破碎的皮肉中有东西穿出,被血液润滑的闪亮。

  须臾过后,眼睛,嘴巴,和骨刺在全身溶解变化着,仿佛有某些非自然的东西先占据他们,然后渐渐的一步步在他们身上化为实体。

  很多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战士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只有中间的索什扬保持不变。

  他的双眼变得冷酷,那是漠然的眼神,却带着强烈的战意。

  索什扬感觉到有声音爆响在他的头脑中,抽取着他的思绪,他能感到想法、怀疑和回忆不受他自己控制的如肥皂泡般冒出,有接连破碎。

  此刻,他看到唯一的路途铺在他的前方——那里只有他手中的长剑,只有他面前的敌人,只有唯一他可以允许存在的感觉。

  纯粹又闪亮,如同黑暗中的明灯。

  索什扬眨着眼,世界又瞬间恢复正常。

  他跑向前方,战士们组成的盾墙已经破开,大家都明白这场战斗已经化作刀剑和利爪卷在一起的狂乱风暴。

  空气中弥漫起恶臭,那些生物跃向他,爪子从四肢的末端伸展出来。

  索什扬的剑刺向那正变形中的头部顶端,一瞬间将其切成两半,让鲜血和脓水在空气中雾散。

  即便隔着头盔,他也能闻到内部残渣和那种无法描述的腐臭的味道。

  枪声在附近咆哮着不停,而那些生物的吼叫声也随着腾挪跳跃向前提升着。

  塔洛斯投出了他的剑,那武器旋转着一圈又一圈,激活着的立场拉拽出闪电残留于其后。

  它击中了最近的一个野兽,那东西挣扎着,黑色的裂纹散开过全身。

  但那生物并未死去,那些东西没有一个死去,反而一哄而上围到战士们身旁,即便大家不停的射击。

  不知何时,空气中开始飞舞起大量的虫群,那是一只只肥硕得令人恶心的苍蝇,它们像是一道黑雾般笼罩在众人头顶,并不停在那些造物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索什扬的余光就瞥见,一个骨质钩爪闪出毫不费力的一划就某个战士的面甲割开。

  鲜血,光芒突然间就闪动在空气中。

  索什扬劈砍着冲向敌人时,化成一片残影,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围绕着战士拿枪的手臂,某种东西搅动和闪烁着仿佛正咀嚼血肉。

  那群生物冲爬着向前,鲜血和令人牙酸的钻动声从远处的利齿口中传来。

  靠近那个战士后,他反手就是一剑,从左到右,仿佛长镰砍过玉米。

  他在砍过时感受到剑上传来割过血肉骨骼的震动。

  一个开口在他身前空出,他插入其中,迈步跨到跌落的战士上方,来回扫动长剑——那些生物在退缩时向他吼叫着。

  他看向下方,对方盔甲上斑驳的覆满凝血,红色的血泡和泡沫从头盔被割开的缝隙中吐出。

  “快起来。”

  那战士拉住索什扬的手臂,将他自己拉起来双脚着地,但爆弹枪依然握在手中。

  “很抱歉,战团长......”

  他晃动了一会,然后摇动全身,四散的血滴落下仿佛一只狗在抖落毛发中的水一样。

  那些生物在他们面前离开,后退着仿佛腐败血肉化作的潮汐般退下。

  战斗的喧闹和腐臭飞虫的嗡鸣依旧在空中唱响,但在这瞬间似乎来自更远的地方。

  那已经变得黑漆漆的巨大身形站到了他们面前,在他迈步向前时仿佛有烟尘从身前剥离,围在他周围的生物仿佛束缚下的野兽一样欢呼低啸着。

  而他的声音在吐字时更是仿佛鲜血覆盖过破碎的玻璃。

  “星界骑士,暴君确实是小看你们了,你们不在自己的老窝里瑟瑟发抖等着死亡,反而出其不意的袭击这里.....但这毫无意义,死亡依旧在等待着你们。”

  忽然,他停下不动,然后转身,手伸出插向祭坛上打开的一个骨质匣子中。

  “闭嘴,叛徒!”

  法尔扎德啐了一口,猛然冲前,在他冲锋时,新的鲜血从他的伤口中洒落。

  索什扬眯起眼睛,他注意到有东西在匣子中移动着,某种仿佛翻腾在黑油之中蟒蛇一般。

  那个混沌星际战士的手环绕着它,灰色的闪电鞭打在他的手臂上,盔甲上的图案开始扭曲动的同时,身形的轮廓开始化作一片虚影。

  法尔扎德高高跃起,将他的斧子砸下。

  下一秒,索什扬听到了那有力的怒吼,看到了法尔扎德口中吐气带着爆出的鲜血。

  那一击并不干净优雅,是最原始的战争劈砍——夺命一击,迅速而直接。

  黑色的身形却不紧不慢的转身,外形和轮廓由于迅猛化做虚影。

  之后,便有什么东西打在了法尔扎德的胸口上。

  “唔——”

  法尔扎德被某种不明的力量震回向后跌落,折倒着仿佛被砍断的绳子。

  混沌星际战士冷笑着将武器抽动收回——它的外形变换舒展在各种形状间,同时一会固化一会溶解,并且嘶嘶作响。

  法尔扎德如今倒在了地面上一动不动,低语的暗影正吸吮在他的伤口上。

  就在那东西朝着法尔扎德再次袭来时,燃烧的圣焱剑架住了那一击。

  白光四散在空中,两件武器捻磨着彼此。

  “火焰和狂风诉说着你的终结!”

  混沌星际战士嘶吼起来,在如此近距离,他终于得以看清对方的面目。

  这是一头巨大肿胀的怪物,被他信仰的神灵所青睐而浮肿变大。潮湿的污秽覆盖了他战甲上那些层层叠叠的甲片,未知的生化机械污物封印了甲片间的缝隙。

  包覆着他躯干和两条腿的陶钢装甲因为其中血肉的融化和病态膨胀而弯曲,铜质的长角则从损坏盔甲上的破洞穿刺而出。

  这些铜质长角上长着血管,某种程度而言算是活物,上面流淌着血一般的钷液。

  而他肩膀上,生长着如同枯树干一般的瘤状物,不断有黑色的蛆虫和苍蝇在里面进进出出——他之所以看起来像是被一团黑雾包裹,正是因为这些蛆虫和苍蝇紧紧环绕在他的身旁。

  那些苍蝇每一个都有星际战士的手指长,翅膀又细又长,颤抖不止。

  但与那肮脏破烂的装甲不同,这人的脸却干枯惨白如尸首,看上去更像食尸鬼——藏匿于未经亵渎、数个世纪无人染指的尘灰所覆盖的地下墓穴中的东西。

  那布满血点的明黄色双眸中,燃烧着毫无温度的亚空间之火。

  仇恨和蔑视,正从这火中不断生出。

  ‘疫海狂蛆’科普拉斯,昔日奉献者战团的连长,却在一次亚空间迷航后,堕入混沌邪神纳垢的怀抱,成为了一个瘟疫战士。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