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50章 愤怒的休伦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惨叫声笼罩着正顺亚空间潮汐航行的‘毁灭幽灵’战斗驳船,数以千计的人被钉在船壳外部,生生吊着。

  战舰从冰冷的实体宇宙进入神域温暖的怀抱之时,他们依旧活着——在某种程度上。

  他们的死亡无限延伸成一种永恒的痛苦,恶魔成群结队附身于他们的身体,牢牢地跟随着战舰,在他们的身体和灵魂被粉碎的时候,汲取人类的痛苦和神智。

  从顶部俯瞰,‘毁灭幽灵’的矛尖形船壳似乎裹着一层蠕动的几丁质外壳和烂肉,红色火焰以缓慢的节奏燃烧,伴随着饱受折磨的惨叫和恶魔进食时满足的尖号。

  “神圣...”

混沌巫师加隆·苏莱特脑海中响起低语  “真理......”

  巫师点点头。

  “荣光归于囊括万物的永恒四神,”

  他大声继续着自‘毁灭幽灵’突破实体宇宙进入神圣领域后就未曾停止的祷告。

  “荣耀归于永恒不灭的八重真理。”

  他坐在一片黑色玻璃地面的中间,就在塔楼宽大的观察窗前。

  八个隐住面目之人,分别提着香炉,熏香从炉中凫凫升起,每个侍从的长袍之下,都是一堆变异和腐败的肉体。

  这些人都隐藏了自己得到的祝福,他们奉献出视觉和听力来侍奉加隆·苏莱特。

  加隆·苏莱特,原怀言者的一员,曾为了研究黑巫术而残杀了数十个战友,最终被军团流放,成为了恐惧之眼里臭名昭著的家伙。

  对于能侍奉在他身边的凡人来说,既能得到启示又需要付出牺牲,这是一种超乎想象的祝福。

  如果直视他的脸庞,或者听到他充满隐秘的话语,侍从们的灵魂将是无法承受的。

  再往后,是塔楼密室的唯一门户,旁边站着两个弓着身体的人。

  红色的丝绒斗篷从头到脚覆盖全身,一直拖到周围的地板上,而这两人也是一动不动。

  两人头顶上方悬吊着用人体脂肪、血液和骨骼制成的蜡烛,蜡烛上雕刻有黑色的徽记,烛泪随着火焰的燃烧而滴落在地。

  他徘徊、思索,他知道在耳边响起的低语是真的。

  巫师从席地而坐处站起来,没有穿着长袍和装甲。

  在冥想的时刻,加隆·苏莱特总是选择牢记他是由血肉之躯组成,他站起来时,浑身的肌肉会平滑地抖动,从脖子到脚趾。

  他身上的皮肤都被刺上了烙印,来自过去几千年中许多已经灭绝的文明既有人类的,也有异形的,加隆·苏莱特能够掌握其中任何一种语言。

  对于一名混沌巫师而言,知识即是力量并非虚言,而是实实在在的。

  他以手遮脸,挡住眼睛一会。

  “灵魂.....”

  他感受到神圣领域的呼唤,得到一个回答。

  虚无缥缈的黑烟在他周围凝结,就如水滴和墨汁在羊皮纸上晕开一般模糊不清。

  带着面孔的阴影大量地聚集、盘旋,尖叫中带着无声的痛苦,口吐哭泣之声和怨恨之言,他的脑子里满是窃窃低语。、

  “你是谁?”

  “我不想死——”

  一个可怜虫的哀嚎,被加隆·苏莱特所无视,他继续探寻答案。

  “你是谁?”

  “噢,求你发发慈悲——”

  又是一个倒霉蛋,无视之。

  “你是谁?”

  “未诞生者。”

  “所言何事?”

  “汝之灭亡——”

  “那就闭嘴。”

  加隆·苏莱特命令到,身边的影子伸出幽灵般的手指——它们的触摸划过他的肌肤,冰冷的火焰透过血肉在灼烧。

  “汝之灭亡已近。”

  声音直接在他的脑袋中响起。

  “吾等记得.....”

  “逝者铭记.....”

  加隆·苏莱特紧闭牙关,体内的痛苦像是超新星爆炸一般,脑子像是被钉了铁钉进去——没有什么比被亚空间诅咒更糟糕的了。

  更关键的是,他不知道这层威胁从何而来。

  难道是他们即将去毁灭的那个可怜的小星球和小战团?

  不知不觉间,加隆·苏莱特的皮肤上形成一层装甲。

  很快,陶钢装甲板,肩甲以及臂铠随着阴影的笼罩逐渐成型,电路还有纤维束和他的神经系统交互在一起。

  最后,赤红色的装甲将他全部包裹,除了头部。

  “驱散。”

  阴影褪去,返回神圣领域,只余憎恶和怨恨的回声。

  一直在承受的诅咒也已从身体中消失,于是他低头感谢神的祝福。

  最后,转身来到密室的墙边,他的头盔就摆在武器挂架的最上一层,被塑造成一侧愤怒咆哮一侧阴冷嘲笑的形式。

  他那些软弱的战友曾经称呼他为“双面人”。

  和他的皮肤一样,大量符号被印在赤铜色的头盔,双眼像是熔炉中燃烧的煤炭,锋利的银牙组成了一张大嘴,额头还伸出两只泛着黑曜石光芒的长角。

  除了短暂的独处冥想之外,他一直都戴着。

  加隆·苏莱特伸手拿起头盔,感受着其散发出的恶意和舌尖泛起的血腥味。

  随后他将头盔戴在头上,内部的倒钩立刻刺进脸颊,呼吸管随即与他的装甲自动相连。

  呼吸间,熏香味弥漫,奇异的符文在他眼中旋转,凡人无法得见的颜色和线条显现在房间内。

  “来了....”

  意识到有什么正在靠近,加隆·苏莱特自言自语。

  随着隔开这处塔楼圣所的大门被打开,加隆·苏莱特转身弯腰,包裹在红色长袍中的人则纷纷跪下。

  这些红色的侍者既听不到门开的声音,也看不见是谁走进来,但来者的威压足以使他们跪伏在地。

  ‘黑心王’休伦在门槛处停顿片刻,左手巨大的利爪闪烁着不解的黑光,一身布满裂纹的猩红铠甲覆在身体之外。

  如果不是他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失败的战士。

  诸神虽然给了他新生,但也把他失败的烙印留在了身上,这满是裂纹的盔甲正是其中之一,它也成了休伦的牢笼——暴君只能存活在充满黑暗能量的盔甲之中,一旦离开就会四分五裂。

  在非人的视界中,休伦的存在又是光芒万丈的,这不是笼罩在恐虐之子身上那种狂野怒火,也不是奸奇巫师那种原始的以太力量,更不是纳垢的熏人恶臭,当然也不会是色孽的撩人芬芳。

  那是一种原始喷薄的力量。

  除此以外,加隆·苏莱特察觉不到其他东西。

  “哈,请原谅我打断你的仪式。”

  “仪式以及结束了,我主。”

  休伦走到他身边,短暂地闭眼。

  “我们已经航行了整整一周,两天之后就会抵达奈森星系边缘,在那里我们会狠狠的教训那个狂徒一番,还会让帝国再一次回忆起我们的存在。”

  这次出动的除了红海盗一半的兵力外,还有三分之二的主力舰队,包括战列巡洋舰‘鹰钩’号在内十几条主力舰和不计其数的小型战舰。

  休伦这次是志在必得。

  忽然,暴君停下话头,走向观察舷窗处,令人晕眩的亚空间光芒在外面舞动。

  一瞬间,加隆·苏莱特想知道休伦眼中看到了什么。

  神圣领域对灵魂来说是一面镜子,对于每一个胆敢对视的人来说,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同的。

  加隆·苏莱特看向亚空间的时候,只看到了幽魂,很久以前他就放弃对此的疑问。

  “他们必定不堪一击。”

  巫师略带奉承的说道。

  “不。”

  休伦摇了摇头。

  “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虽然我不是你这样巫师,也不懂得什么预言或者幻视,但亚空间也时常向我倾吐一些秘密,虽然我会忽略其中大部分,可有一些......事情没那么简单。”

  当休伦转向加隆·苏莱特时,舞动的幽魂倒映在巫师的眼中,

  “你懂了吗?”

  加隆·苏莱特低下头,思绪万千。

  “主人,我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休伦转回身去,加隆·苏莱特能感知到对方身上寒意与热潮交织,似乎融进阴影之中。

  “亚空间太平静了,平静得让我害怕,我预感有些事情正在发生......我们得提前做好准备。”

  说着,这位纵横大漩涡的霸主竟然叹了一口,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姿态。

  “给地狱之瞳发消息,让他们提高戒备,必要时可以进行亚空间转移。”

  “是,主人。”

  就在这时,一个战士急匆匆的走进来,并带来一个极为不好的消息。

  “主人,刚刚纳西尔·沃特克舰队的星语者发来消息,他们在大漩涡的边缘撞上了星界骑士的舰队!并且还是主力舰队,他们消灭了纳西尔·沃特克和他的大部分手下,只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休伦的利爪就重重插进他的胸口,然后将他整个人甩飞出去。

  “索什扬,我¥##&!!!!!!”

  一连串低哥特语编制的咒骂声在毁灭幽灵的甲板上久久回荡……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