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1章 严刑拷打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齿轮沉闷刺耳的声音把费斯·弗莱迪带出了他不断深化的迟钝状态。

  牢门正在打开,让一束光照进黑暗,彼时大门渐渐升起,缓慢消失,最后成为天花板上的一条细缝。

  一个人在光线中展示出黑色的轮廓。

  那轮廓显示出对方穿着动力盔甲,又进一步凸显出那宽阔可畏的体魄。

  稍近一点之后,他看到一只金色的双头雄鹰装饰着对方的胸甲,费斯·弗莱迪努力从那东西上挪开眼睛——那曾是他的信仰,现在却成了他的诅咒和惩罚。

  背弃帝皇之光的战士试着站起身来,在被疲乏压垮之前,他只支起了一只膝盖。

  摇着头,轮廓所凸显的人忽然啧啧发笑。

  “你参与叛乱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从口气上叛徒,这不是在提问,而是陈述所见。

  “星空之爪,红海盗,呵呵呵,你们曾经的荣誉和信仰在哪儿呢?”

  来者的声音嘶嘶作响,但是有一种丰富感,与粗糙刺耳的音律不搭调。

  被俘的战士努力睁大眼,对面那人看起来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军团战士,剃了个大光头,还有一张苍白如死尸般的脸,看起来仿佛将“极为平凡”和“独树一帜”两种特性糅合到了一起。

  他的眼睛是纯粹的黑色,有一种老兵身上才能见到的高深莫测的经验丰富之感。

  另一点来说,从这个人身上,费斯·弗莱迪也同样感受不到帝国战士的那种刻板和狂热,虽然他已经成为了叛军,但在数年前他也是帝皇的战士。

  眼前之人,非要说的话,气质上更接近在恐惧之眼里浪荡多时的家伙。

  看着对方困惑的眼神,审讯者咧嘴一笑,似乎得到了极大的乐趣。

  “我还是搞不懂,是什么给了你们勇气,寥寥几人就敢闯进敌人大本营?”

  苍白的战士开口奚落道,而费斯·弗莱迪只能回以紧咬的牙关,用眼睛怒视着对方。

  忽然,光线在房间中延展,令费斯·弗莱迪沐浴在丑陋的黄色光线之下,也让他的皮肤显得病态的苍白。

  “你的伤看起来好些了,”

  审讯者低声到,他蹲坐下来,抓住了费斯·弗莱迪的下颌。

  当对方覆有盔甲的手指咬进了血肉时,痛苦的表情扭曲了红海盗的脸庞。

  “我在想,休伦的傻狗,你想开口了吗?”

  对方那温暖的微笑和冰冷的眼神对上了费斯·弗莱迪,这种表情他已逐渐熟悉,因为在被俘获的两天里,伴随这种微笑随之而来的还有被施加在肉体上的痛苦,这人是一个残酷的折磨专家,他很困惑在星界骑士这样一个正统战团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但他的沉默却给了塔洛斯另一个答案。

  穿着银灰色星界骑士动力甲的第八军团之子咧嘴一笑,说道:

  “其实你说不说都不重要,我伤害你,是因为我想这么干的,休伦的狗。”

  说着,他猛地将手指插进对方肩膀那草草缝合的伤口里,用力搅了一下,令对方发出痛苦的声音。

  “你还记得问题吗?”

  审讯者带着微笑问道,增加了对伤口的压力。

  “你谁告诉你们迦南之声在这里的?”

  除了进出肺部的粗重喘息声,费斯·弗莱迪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休伦的后续计划是什么?”

  对方依然没有回答。

  塔洛斯又笑了,他的表情流露出怜悯。

  “你真的想让我再做一遍吗?”

  当他再一次面对费斯·弗莱迪时,塔洛斯的双眼就像如深渊一般黑暗的洞穴,声音中的丰富感转为了一种回响,就像一个声音叠着另一个。

  “我们各为其主。”

  塔洛斯说道,斜着脑袋。

  “而我们中的一个注定将会让他的头领失望,但这个人不会是我,对吗?休伦的狗。”

  这时,费斯·弗莱迪反而露齿而笑,展现出边缘带有红痕的牙齿。

  “有什么让你觉得好笑的吗?”

  塔洛斯带着好奇问道。

  费斯·弗莱迪依然在笑,以常人眼光来看,这看起来就像发了疯。

  “你想开口了?”

  费斯·弗莱迪缓慢地点了点头。

  “供出来,就都完事了。”

  放开了囚犯的伤口,塔洛斯站起身来,退后一步。

  费斯·弗莱迪花了一些宝贵的时间来调动自己的力量,他希望自己的语足以达意,他希望自己的狱卒刻骨铭心。

  下一秒,他从地上站立起来,虽然他摇晃、颤抖,但终究没有倒下。

  随后,费斯·弗莱迪独目圆睁,傲然怒视,纵声高呼:

  “所有人都将知道违抗暴君意志的下场!奈森四号将会寸草不生!”

  随后他还朝着塔洛斯喷出了一口带腐蚀性的唾沫,但对方似乎早有准备,用手掌挡住了。

  扫了一眼手掌心的腐蚀痕迹,塔洛斯抬头森然的盯着他,接着突然用一记重拳把空气从费斯·弗莱迪的肺里赶了出来。

  “呸!再来点更刺激的。”

  挨了一拳后,费斯·弗莱迪的眼睛反而亮了起来。

  “你的拳头就像个娘们,别用花拳绣腿折辱我,要么就直接杀了我。”

  “没那么好的事。”

  塔洛斯反手又是一巴掌,将他所剩不多的牙齿又打掉一颗,然后摇着头走到对方右侧。

  “你知道疯狂的定义吗?”

  塔洛斯问到,而后又自己回答道。

  “那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某事,却想要得到不同的结果。”

  “你不会想看到我疯狂的样子的,我保证。”

  当他开始围绕着光圈踱步时,费斯·弗莱迪的神情一瞬间有些迟疑。

  “所以,我们又回到老话题上了。”

  不管怎么看,眼前之人都不像费斯·弗莱迪曾经见到的任何一个帝国战士。

  他有着流浪汉一般的步态,以及混沌星际战士所特有的冷漠机械的踏步方式。

  而且根据费斯·弗莱迪的经验,这个人的举止和外观更符合午夜领主的特点,而非帝国之拳系的星界骑士。

  “你不是星界骑士。”

  费斯·弗莱迪突然开口说道:

  “第八军团之子,你效忠于谁,那个索什扬,或是帝皇?”

  费斯·弗莱迪知道对方很可能不会回答,但是希望通过这种试探,从这个战士身上挖出一些隐匿的真相。

  “收起你的小聪明,这只会让你死得很痛苦。”

  塔洛斯笑了,他的表情轻蔑但不流于轻浮。

  费斯·弗莱迪也笑了,这是一个染血的笑容。

  “你骗不了我,第八军团之子,你于你们的军团而是个叛徒,你背叛了你们军团的信仰。”

  “哈,那你曾经对黄金王座的忠诚呢?现在的你又信仰什么呢?叛徒,无父无君。”

  费斯·弗莱迪怒声回应道:

  “黄金王座下只有谎!但你也休想污蔑我的信仰!”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