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24章 黑怒之力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弗伦星的绿皮主力虽然早已被击溃,但它们的残余依旧顽强的在死寂的行星之下抵抗。

  马拉金的想法很简单,他会杀尽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绿皮,以达成他们的救赎。

  而且绝大多数时间,他都会亲临一线指挥作战。

  在他的指挥下,每一个恸哭者战士都知道自己的使命,行动提升到了更加精妙的层级。

  在他面前,绿皮们表现得犹豫裹足——他们的咆哮为之喑哑,他们的重击为之偏斜,他们的坚韧为之消融。

  随着喋血宽剑上下翻飞,异型的鲜血已为厚重的利刃裹上一层血衣,战团所向披靡,直指绿皮地下网络的中心。

  “深渊守望者”,战士们如此称呼他。

  这个阴郁的绰号源自于马拉金内心深沉的哀伤和愤恨,这股哀伤和愤恨又来自于战团坎坷的经历。

  当战士们感受到他的这种心境时,都会变得无比凶残且近乎自杀一般地冲在最前方,太多的磨难让战团的逐渐变成崇拜死亡和牺牲。

  即便如此,他们首先要做的,依旧是毁灭敌人。

  这一天,恸哭者终于找到了绿皮最后一个地下要塞,他们为此已经寻觅了数月之久。

  战士们周围的大地因高温而晃动,墙壁本身也发出阴沉的红光。

  岩浆从宽阔火湖的不安表面喷射而出,溅在从高高的房顶突出的钟乳石上,只有一条小路横跨那座炼狱——一条宽十米,长一百米的反光岩石带,像一支不协调的队列一样从下面的搅拌机里抛出来。

  山路既平坦又宽阔,一路爬升到最后一道大门——通往整个地下建筑群最里面的要塞入口。

  绿皮们成群结队地聚集在大门前,它们知道这是它们的最后一战。

  它们聚集在沉重的石墩前,每个墩柱上都装饰着它们奇怪又粗犷的神像,这些异形的皮肤在火焰的炙烤下几乎是黑色的。

  这是他们同类中最大的一群,现在他们带着狂怒投入战斗,带着无法抑制的好战情绪嘶吼着。

  就在堤道的中段,重装大只佬们闯入恸哭者的队列之中,一场势均力敌的厮杀开始了。

  同时,一个由弹药和能量武器组成的漩涡从巨大门楣下方呼啸而出,向下面喷涌的岩浆喷射着死亡。

  恸哭者精英们与迎面而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异型厮杀,马拉金亲身迎战一头身披重甲的巨兽,他俩在山嘴拱顶处扭打在一起,两个巨人在跳跃的火焰中狂暴的战斗着。

  这大概只持续了十秒。

  “死!!”

  马拉金一声怒吼,喋血宽剑划过一道弧线,随后硕大的绿皮脑袋高高飞起,落在岩浆之中。

  之后,无头的躯体摔落在地,引发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

  马拉金从战斗中抽身而出,凝视着爆烈的火浪,他的披风在猛烈的强风中啪啪作响。

  绿皮老大的遗体在那阵狂风中被吞噬,烧尽,终为土灰。

  紧接着马拉金抬起头来,尽管周围的炼狱仍在熊熊燃烧,但所有人都为一股深入灵魂的杀气所笼罩。

  他只说了三个字,那声音突然变得空虚而凄凉。

  “跟我来。”

  随后他一人独身前进,举止从华贵变得像夜色般恐怖。

  马拉金阴沉地挥舞着他的刀,把空气切得如凄风低语,带起一道道浑浊的液体弧线。

  绿皮们退缩了,吼声被吞回喉咙,虚张声势忽得变成了小心翼翼。

  马拉金持续杀戮,他奔袭闯阵,先是释放自己沉重的挥击,然后加速,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直到他进入一种近似于黑怒的状态。

  对于圣血天使的子嗣来说,一入此态,万念唯杀,意图和动作之间几乎毫无偏差,复仇变成了一种既有外延又有内涵的活物。

  在无可抑制的复仇笼罩下,陷入黑怒的圣血天使会将眼前一切尽数屠戮。

  黑怒来自于圣血天使的原体圣吉列斯,当他在复仇之魂上被荷鲁斯杀死时,巨大的痛苦给他的军团留下了一个强烈的灵能印记。

  当这个印记被激活时,圣血天使们便会陷入真实的幻境,他们会变成昔日基因之父在复仇之魂上的回响,将自己视为将死的天使,眼前一切都是该被毁灭的敌人。

  这种状态下的圣血天使,几乎是不可控的,因此黑怒也成为了高贵天使们的一个可怕诅咒。

  但恸哭者是个例外,这是他们战团的一个古老秘密。

  他们的祖先用某种手段战胜了黑怒,并且还有极少部分战士可以在理性状态下调用黑怒的力量。

  马拉金便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他以前是自由地杀戮,那么现在就是彻底的屠杀,几乎划破了神性和魔性的界限。

  即使是久经沙场,对歇斯底里的暴力早已习惯的阿斯塔特们,也对此噤若寒蝉。

  只是眨眼间,数以百计的异形便倒在他的刀下。

  而异形的武器则根本无法触及他。

  它们仰视着他,紧接着便被横扫,即便想要招架躲避,却依旧如刀割小麦般倒下。

  一部分非绿皮妄图合力对抗,却被撕成了呜咽的碎片。

  马拉金狂奔着穿过兽群,在自己周围铺开了一条血路,像无尽黑暗中的幽灵一样杀戮,像墓碑一样沉默,像夜风一样刺骨。

  一分钟后,几乎难以看到马拉金的身影。

  他藏身于一道割落的肉块和飞溅的鲜血形成的帷帐之后,一股原始的力量在异形队伍中燃烧,黑暗而壮观。

  在整个战役中,绿皮们首次试图逃跑,试图从那饥肠辘辘的黄色恶魔手下逃走。.xs.co(m)

  但它们没有空间,没有时间,也没有希望。

  它们中的大多数在转身时就被抓住,从后背被切开,脖子被斩断。

  少数几个设法回到大门,蜷缩在那个更大的怪物的阴影下瑟瑟发抖,那个怪物是他们的军阀发。

  绿皮军阀拖着脚步,摇摇晃晃地退到了门内,摆出一副死拼到底的态度。

  但它微微发抖的动力爪却出卖了它的内心。

  随后,马拉金从大门的边缘走过,绿皮没有一个刚出来阻止。

  很快,大门的另一边传来的都是异形的惨叫,一声接一声,层叠反复,令人窒息。

  这场恐怖和惊惶的合唱持续着,未有一丝缓和。

  十分钟后,一个恸哭者的战士慢慢走近大门,他的靴子在尸路上嘎吱作响。

  当他走近时,马拉金再次现身。

  黄色的盔甲已为血浸,浓稠的异形鲜血自每一层甲片和甲边滴答着。

  他的披风成了碎片,刀刃成了异形鲜血汇聚的溪流,可他仍昂首屹立着,那种杀戮的感觉已然消失,仅剩下麻木。

  数秒后,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两人的脸都被头盔遮蔽。

  热浪在他们周围灼烧。

  沉默片刻,马拉金把手伸向他的护颈,摘下了头盔,露出有些消瘦的脸颊。

  他的眼睛闪着暗淡的光,仿佛某种邪恶的力量的闪光仍然挥之不去,即使它存在的理由已经消失,但仍然紧紧抓住这个灵魂不放。

  黑怒之力使用并非全无代价,原体死前那种深沉的悲哀和绝望依旧会缠绕着他。

  “战团长,结束了吗?”

  那名士兵轻声问道。

  “我们刚刚收到轨道上一个消息。”

  马拉金摇晃地走着,把头盔锁在盔甲上,他周身的血还在流淌,现在他简直如天使圣吉列斯一样鲜活,虽然并不似那般美丽。

  稍稍平复心情后,马拉金点点头,收刀入鞘。

  “这边已经结束了,是什么消息?”

  “来自星语者的消息,星界骑士的索什扬战团长邀请您到奈森四号一晤。”showbyjs('帝皇的告死天使;;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