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21章 第八军团的遗产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尼瓦鲁斯苏醒了,但此刻并无战事。

  在漫长的服役生涯中,他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一点便是控制自己的愤怒,只在需要时爆发。

  此刻并不需要,于是他控制住愤怒。

  他进行分析,扫描,判断。

  几秒钟后,他的判断如下——

  他在自己的铁棺里,他的铁棺正等待运输,唤醒他的或许只是在搬运过程中出现的非规范操作。

  此刻并无战事,这让他感到失望。

  他用自己学到的方法控制住失望,也控制着愤怒。

  除此之外,他意识到自己还需要控制焦虑。

  焦虑和恐惧类似,而恐惧是一种他过去曾经使用的武器,但现在他坚定地排斥恐惧。

  因此,他更加焦虑。

  尼瓦鲁斯生前是第八军团的一名战士,并且还是一名连长。

  从他接受基因改造到战死沙场的几十年之中,他无所畏惧,丝毫没有。

  无论他面对着什么,即使是最终的死亡本身,他都从未感到过恐惧。

  在他死后第一次与科技神甫交谈的时候,他们告诉他情况从此会有所变化——他的残躯已经难以维系了,太多有机组织被气化了,他无法继续拥有常人所拥有那种生命。

  然而,由于他的勇气与奉献,以及他适合的体质,他将被赋予一项荣誉——他的残躯得以构成一个半机械半生物存在的有机核心。

  他将会成为一台无畏机甲。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尼瓦鲁斯曾认为无畏机甲是一个囚笼。

  只有那些倒霉鬼才会被从死亡的边缘被扯回来,安放进无可匹敌的战争机器之中。

  但作为一个第八军团之子,这种事并不符合他们的风格和思想,更多时候他们宁可自由的死去,所有大多数第八军团无畏都是带有某种惩罚性和强迫性的。

  无畏机甲是军团战斗力的一个重要组分,他们也会遭受战损,因此当铁棺有空余,且战场上出现了适合的人选时,新的机甲就会被建造。

  尼瓦鲁斯也不希望自己变成无畏,但这是原体的决定,他无法违背。

  所以,他永远被困在了一个盒子里。

  最初进行改造的时候,科技神甫告诉他,他还需要进行一些调整。

  首先是心智上的调整。

  任何一台无畏,就算是最古老的那些,都曾经是个新手,他们需要改变过去身为健康人类的行动模式。

  其次,科技神甫说他会失去很多对肉体而言自然而然的事物,比如睡眠。

  无畏只有在进入静滞休眠时才会睡觉,他将体验到——或者他将体验不到,漫长的休眠期,因为他们会确保他睡过大部分的岁月,只有当他需要参战时,他们才会将他唤醒。

  科技神甫说这是为了减轻痛苦。

  所有无畏,一旦被植入铁棺,都会或多或少感到持续的痛苦。

  可悲的残躯被一张半机械半有机网包裹,连入导电纤维系统,密封在一口装甲铁棺里。

  无畏生前所能接受的镇痛手段已经不可能实现,所以没法压制痛苦。

  出于同样的原因,尼瓦鲁斯此前从未感受过的情绪波动也开始困扰他——他将体会到愤怒和狂暴。

  虽然无畏机甲赋予了他毁灭性的力量,但他还是会怀念自己的凡人之躯。

  他会厌恶自己的死亡,对现状感到悔恨,心中再无旁物,直到他憎恨这冰冷而空洞的第二次生命。

  为了避免这些苦楚,疼痛与愤怒,他将在沉睡中度过大段的光阴。

  他们还说,他可能会遭受恐惧的侵袭,尤其是在早期。

  科技神甫解释说,这是由于他所经历的巨大变化——他的意识已经从他能够辨认或理解的,那种凡人的线性时间轴中剥离出来。

  事实上那漫长的休眠可以说是让他脱离了时间本身。

  恐惧,是个与星际战士毫不相关的概念,仅仅是神智对于这极端命运的一种自我调节。

  尼瓦鲁斯会学着控制并利用它,就像愤怒一样。

  最终,恐惧会消弭于无形,他会像自己身为军团战士的时候一样无所畏惧。

  但这需要时间。

  他的激素和生体化学物质会受到谨慎的渐进式调整,他会接受催眠疗法和顺应微调,他会得到同僚的教导,那些古老的神圣无畏已经习惯了这怪异的命运。

  他曾向那些科技神甫问过。

  “身为一名战斗兄弟,我虽然终有一死,但绝不屈服,如今你们却说我会感到恐惧?那么为何称我为无畏?”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愤怒。”

  科技神甫那时答道:

  “你会调整的,睡眠会有所助益,启动休眠程序。”

  “等等!等等!”

  这是尼瓦鲁斯最后与科技神甫的谈话。

  之后他便正式成为了第八军团中一名光荣的无畏,使用蔑视者型号的外机甲。

  他们之后唤醒过他许多次。

  在伊斯塔万,在萨马拉,在萨瓜尔萨……

  太多地方,太多敌人了,他也记不清自己究竟去过哪,和谁战斗过,他只记得自己的外壳换了一次又一次。

  而和他同时代的无畏们,几乎陨落殆尽,只有他很幸运的活了下来,并成为第八军团最古老的无畏。

  但对他来说,也仅此而已。

  最后一次苏醒,尼瓦鲁斯大概只记得他是在与一群红色装甲的敌人作战,在诅咒回声的甲板下层。

  按照他内置的计时器上的数字,他已经休眠了两年。

  在这两年里,他做的最多的就是同一个梦,一个关于谋杀的梦,或许那也不是梦,而是他过去的回忆。

  阳光穿过云层,照耀在充满活力的皮亚蒙都市伊拉巴特上空。

  摩肩接踵的街道上,人们随着雷鸣般的声响抬起头来。

  城市上空低垂的云层被染成了浓郁的琥珀。

  风暴之石,他们的旗舰,光彩夺目的显出身形。

  战争的消息在天空蔓延,当他们的保护者骑着骏马去迎击入侵者时,每一个皮亚蒙人都在祈祷,祈祷他们能继续自由下去。

  忽然,旗舰上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树木摇曳,报纸飞卷。

  在风暴之岩战役的英雄凯旋时,皮亚蒙上就响起过这样的号角,这是胜利的声音,是每一个皮亚蒙的男女都铭记于心的声音。

  当他们再次听到胜利的呼唤时,欢呼声从城市中爆发。

  人们开始欢庆,入侵者已经被赶走,皮亚蒙的未来属于皮亚蒙人自己。

  这时,有东西落在地上。

  在一个转角,人们突然停下了狂欢的脚步,他们伸长脖子,看向堵在十字路口处的同胞。

  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血肉模糊地涂抹在岩石上。

  很快,又一个东西落下,欢呼戛然而止,陡然响起的警报取而代之。

  然后又有一个……一个接着一个……

  人群开始尖叫,他们纷纷抬起头,惊恐与困惑扭曲了所有人的面孔,一片绯红的云朵正在从风暴之岩号上倾斜而下。

  更多的尸体落下,市民们四散奔逃。

  他们慌不择路,将那些躲闪不及的同胞踩在脚下。

  一个女人尖叫起来,因为一具尸体砸到了她的车顶,无皮的脸死死盯着她。

  尸体,如雨般落下的无皮的尸体,还有夜之王的狂笑——

  “尼瓦鲁斯兄弟。”

  一个声音让他苏醒了,但此刻并无战事。

  他进行分析,扫描,判断。

  定位器系统读取了思维空间的信息,告诉他自己的铁棺正处于一个陌生的空间。

  他猜测自己为何会被唤醒。

  是非规范操作吗?装卸工晃动了他的铁棺?塔瑞和福蒙特都离他不远,他们在各自的铁棺里陷于静滞休眠。

  是他错位了吗?或者是某种异常废代码导致他的思维系统纤维化激活?

  尼瓦鲁斯不知道,似乎也附近没有科技神甫。

  这是正常情况吗?

  他感觉自己被困住了,他感到焦虑,恐惧随后便会降临。

  之后,尼瓦鲁斯察觉到休眠系统试着将他拖回自己所属的昏睡之中,它们试着让他摆脱那些痛苦与愤怒。

  尼瓦鲁斯忽然想起来他想对科技神甫说的话。

  他们错了。

  无畏所惧怕的并非痛苦。

  而是寂静,是虚无,是沉睡。

  是那种无法逃脱的禁锢。

  “尼瓦鲁斯兄弟。”

  那声音更清晰了,随后他的视觉系统被外部激活,一张脸,陌生又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张狡猾却又坚定的脸,嘴角的闪电状疤痕让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总是在怪笑。

  他记得这张脸,但大脑却十分糊涂。

  “尼瓦鲁斯连长。”

  声音更清晰,脸也更熟悉,记忆随之而来。

  “一、一连长......亚戈·赛维塔里昂。”

  他,终于找回了记忆。

  也知道自己为何苏醒了。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