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81章 紧急维修(上)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迪特里安的内置处理器在一个心跳间想起了卡拉德的面部样貌,服役记录和近三百年来每次他战甲的修改。

  “很感谢,你的信息对提升战况十分有用,所以第一烈爪的塔洛斯在哪?”

  “第一烈爪正在一号厅御敌,怎么了?”

  “我已经发现并解析了虚空护盾功能的瑕疵,我现在需要船长的命令,还有护卫,来——”

  卡拉德的语音链接突然崩坏,随后声音在一阵激烈的嚎叫中四散,然后又是一阵重物跌倒的动静。

  迪特里安心头一紧,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卡拉德?第六烈爪的卡拉德?”

  很快,另一个声音接替发言。

  “这是第六烈爪的法罗文,我们正从着陆港回撤!船尾区任何还喘气的,在新黑市同我们集结。”

  “刚刚和我说话的是——”

  “看在诸神的份上,你可先闭嘴吧,主教!第六烈爪正在撤退,卡拉德和耶图斯倒下了。”

  另一个声音断断续续的回应。

  “法罗文,这里是夏·库鲁斯,再次确认卡拉德是否倒下了。”

  “我亲眼见到的,这些尖叫的异形婊子把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迪特里安听着军团战士们防御时的交谈,迪特里安最终决定去亲手解决事情。

  他通过隐蔽的维修通道穿越混乱的甲板,到达了第三个损坏的发动塔。

  这个离第一个将近五百米,犹如一堆融化的金属残片,裂开的片段几乎戳入了舰船烧焦的外壳。

  因为敌人登陆设备撞击的原因,脚下的舰船外壳是更像是一片被融蚀的钢铁沙漠。

  迪特里安几十年来第一次产生了类似绝望的感觉,这种情感实在是过于强烈而唐突,回溯到他还是一个普通的机械教神甫那时,这种情绪可能只会产自他充满缺陷的器官。

  “拉库纳·艾布索卢图斯。”

  他开始联络自己的助手。

  “大人?”

  “将最后一队机仆带到最后一个受损的尖塔,这个我亲自处理。”

  拉库纳·艾布索卢图斯站在他主人的身边,他自己的红兜帽在虚空的真空环境下抖动,面部带着古泰拉型的镀铬面甲,毫无表情,让人无法判断他的想法。

  他的声音像是从缝在喉咙里的一个硬币大小的发声片里发出来。

  “明白,但是您如何处理这个呢,大人?”

  迪特里安笑了,因为他总是会笑,在这场事件中他的角色使他没别的选项。

  “你听到你的任务了,走吧。”

  忽然,他收到来自舱内的信息时打了个寒颤。

  “不!”

  机械主教终于彻底失去了对情绪的掌控,大声咆哮起来。

  “这帮死M的异形贱畜!”

  “大人?”

  “该死!发动机停下来了。

  “大人,还有虚空盾——”

  同他链接的频道中又传来新的声音,

  “——正在衰减。”

  在迪特里安焦头烂额的时候,下层甲板更加的不太平。

  泣血之眼的卢科弗斯并没有想他的猎群一样将自己限制在甲板内。

  虽然他不能如曾经那样跑动,但他现在的行动更加敏捷惊人,完全像是那种四足的野性种族。

  他的手和足爪以一种兽性的节奏敲击着甲板的格栅,像一只猿猴,或是一匹狼,一个多年不似人类的战士——可他也从未感谢帝国的基因改造,和后来亚空间的升级。

  大多数第八军团的战士都认为,卢科弗斯可能在他的兄弟们中求生的意志最强,他拒绝为他们的事业而死,也拒绝在一场毫无希望的战斗中坚守阵地,更别提他本身不适合在开阔的场所战斗了。

  他还不打算死,所以让他的兄弟们拥抱这无谓的疯狂吧,他用一种极理性的准则享受自己的生命——尽管这扭曲不堪。

  因此当他从战场上逃开的时候,毫不羞愧。

  出于他对自保迫切的需求,他后背上的推进器喷出了一股薄薄的阴冷烟气。

  推进器十分高效的隆隆喷发火焰,将他推入空中。

  现在他只需要一个跳跃的空间,在将死的诅咒回声号上埋伏起来,这并不是很讲义气的意图。

  音讯中,第一烈爪还在斥责猛禽们的撤退。

  “让他们抱怨吧。”

  沃拉沙轻笑到,他的笑声退化成了轻蔑的嘶嘶声。

  他们两人逃跑时都紧贴着天花板,其他在过去几个月中锐减到最后,剩下的最顽强和最凶残的泣血之眼幸存者们,则在墙壁和大门上跑开一条路。

  舰船再次颤抖,卢科弗斯必须用四肢附着在某块金属上来避免自己被甩下来。

  “不。”

  突然,他停下了。

  “等一下。”

  泣血之眼们同步停顿,猎群无声的倒挂在首领身边:在一个立体的空间中开始一个短会。

  沃拉沙歪着头盔,看起来像一只飞禽,他们每一个恶魔般的面罩上都喷涂着两行眼泪。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你们走。”

  卢科弗斯以一声兴奋的尖叫下达了他的命令。

  “退到二号厅,增援第四烈爪。”

  他们的肌肉因遵守命令的本能而绷紧。

  “那你呢?”

  沃拉沙回问道,但他的领袖只还以无言的嚎叫,恍如食腐的乌鸦,然后他转向他上他们来时的路。

  泣血之眼们在他们的首领跃进走廊时,顺着天花板奔腾时互相打量。

  本能驱使着他们——猎群要么并肩狩猎,要么袖手无为。

  “快走!”

  卢科弗斯在频道中催促他们。

  在不发一言的沉默中,他们不情愿的遵从了。

  “干干干!”

  迪特里安从未如此高速的运转自己,即便还拖累于他体内缓慢的逻辑算法。

  他已部署了四条辅助臂,激活并让它们从他的背部舒展开。

  这些基于他手臂的复制品,每个都抓着方形的数据块,并将它们集成保护性的链条状。

  机械主教此刻无法信任机仆们的速率与精准,驱使他们更有效辅助这里的维修的任务,也就落在迪特里安自己的肩上。

  四个奴工对他手中的数据控制器的轻微动作做出了反应,他们的每次抽搐和呼吸都随他的意志驱使。

  在一段脑叶切除者们常见的病态抽动中,机仆们将主横梁抬到位并用焊条熔封,然后致力于重建被摧毁的外部电力塔尖。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