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68章 马拉维亚的乐章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说完关于原体的话题,石室内又陷入了死寂,只有油灯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和被铁索束缚的存在所发出的呻吟。

  最后,是赛维塔打破了沉默。

  “言归正传,原体虽然死了,但他的预示能力以极低的概率在军团的血脉中延续了下来,譬如我,也只是部分继承了原体的能力,可那远称不上预示,只是让我在战斗中能够先人一步罢了。”

  然后,他抬起手,半空中的锁链如同有生命般降下,将魔典送到他的手中。

  “我曾经答应过你们,替你们找到先知。”

  说着,他竟然翻开了魔典。

  索什扬一眼扫过去,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先知是唯一完全继承了原体能力的人,但同样他也继承了那种预示带来的痛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那家伙可能不会那么好说话……但至少不死板。”

  “他?”

  索什扬眨了眨眼。

  “在什么地方,我们什么时候能找到他?”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干涉了他的预示,将他引导到这里,至于什么时间……你得去问亚空间。”

  说着,赛维塔把魔典递给了索什扬。

  “它现在对我没用了。”

  索什扬愣了片刻,然后接过魔典,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手中这本沉重的书像是一枚心脏在跳动。

  上面还绑缚着刻有密印的铁锁,索什扬想要解开,仔细检查一遍内部,但赛维塔立刻出声阻止了他。

  “别这样做,除非你打算现在使用它。”

  “使用它?”

  索什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难不成你打算随便找个地方扔了?”

  “但……也许应该把它交给审判庭。”

  “别傻了。”

  赛维塔挥了挥手,像是在驱赶苍蝇,或者某种愚蠢的想法。

  “你认为审判庭就会找个地方把它埋了?我告诉你吧,他们或许会雪藏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会使用这个东西,并且将会毫不意外的让它给溜掉。”

  “溜掉。”

  索什扬低头看了一眼那魔典。

  “你的意思是,它会自己跑?”

  “废话,它是有意识的,被你干掉那个家伙的一部分还残留在里面,并且随时打算逃跑。”

  “可是在我这……”

  “在你这它就跑不掉。”

  赛维塔有些失去耐心了。

  “相信我,全银河除了你身边,没有任何地方更加适合保存它。”

  索什扬沉默了片刻,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魔典挂在腰上,并塞进罩袍下。

  “记住,如果你打算使用它,就一定要尽可能远离你的友军,尤其是凡人,并且最好配合上你那个灰髓的力量。”

  “它的作用是什么?”

  “它的歌声,那种致命的声音,你解开锁链后只需命令它歌唱即可,它无法忤逆你的要求,因为它害怕被毁灭。”

  “我可以毁灭它?”

  索什扬眉头一抬。

  “现在先别想,以后或许有机会,更何况这样一件威力强大的武器,毁掉太可惜了……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将它给交一个值得信任的灵能者,它会成为所有敌人的噩梦。”

  “我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

  索什扬摇了摇头,对赛维塔的提议并不感冒。

  “它叫什么名字。”

  “马拉维亚的乐章。”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索什扬随即站起来。

  “还有其他事吗。”

  “暂时没有了。”

  “稍晚有个凯旋宴会,你也来参加吧。”

  群鸦王子哼了哼,没回话。

  对方这种态度,索什扬也已经习惯了,转身就往门外走。

  但没走几步,他忽然停住了,扭头问道:

  “差点忘了,那先知又是谁?”

  “他叫塔洛斯·瓦尔科兰,被称为灵魂猎手,曾经是药剂师,之后是十连第一烈爪的士官。”

  “塔洛斯……”

  索什扬把这个名字刻入脑海,同时也在想象,这又是怎样一个叛徒?

  “塔洛斯!”

  马库沈大声说道:

  “你不该突然改变路线。”

  塔洛斯开合着他的拳头,顺滑的伺服系统随即发出柔和的合奏。

  “我,到底,不该做什么?”

  他问道,虽然他早就知道了答案。

  “没人会尊重一个脆弱的领导者,你太体贴了,也太容易自省,他们把你的话当作笑话,但这也可以弥补……相信我,兄弟,烈爪中无人会仅仅是为了你追寻灵魂的渴望而一头扎进未知的虚空。”

  塔洛斯点点头,在检查他的收藏——那些帝国徽章时轻易的同意了这一切。

  “所以说,他们唯一战斗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人群中散播恐怖,不是吗,这些浅薄无用的灵魂毫无更深层的情感。”

  第一烈爪沉默的看着他的领导者一会儿。

  “你是怎么了?”

  马库沈轻声问道:

  “自从夏尔死后,这些夜是什么痛苦笼罩着你?你在陷入长梦前也说着这些,醒来后更是糟糕成了两倍,你不能冲着空气吼叫。”

  先知叹息一声,转而把玩起那把带翼的金剑。

  “我仅仅只是对逃生感到了厌倦,我想赢得它,我还想知道为之奋战的意义。”

  “它是什么?你又在说什么胡话?”

  “我们该变得更好,我们必须改变和进化,停滞毫无价值。”

  “你听起来像是还没离开我们的鲁文。”

  先知的嘴唇弯曲成一个讽刺的冷笑。

  “我已承受这痛苦很久了,唯一的不同只是我现在说出了它!我并不后悔,说出这些缺点就像切开一道囊肿,我感觉到毒液从我的身体中流,过一种听之任之的生活是无罪的,但我们本应为战争奋力,将恐惧以吾父之名传颂,我们都曾誓言于此。

  马库沈毫不掩饰他苍白面容上的疑惑。

  “你疯了么?军团中会有几个人会留意疯子原体那样久远的夸口?”

  “我不是说军团会留意这些话。”

  塔洛斯眯着眼睛。

  “我是说我们应当注意,如果我们这么做了,我们的生命也会更有价值。”

  “军团的训诫曾被教授过,他死时又被证明过,现在还有意义的就是尽我们所能活下来,然后等待帝国陨落的那一天。”

  “它何时陨落?然后呢?”

  马库沈看了塔罗斯一会,耸了耸肩。

  “谁在乎呢?”

  “不,那不够,对我来说不够。”

  突然,先知的肌肉在他咬紧牙关时紧绷着。

  这个细节立刻被一旁沉默的赛里昂捕捉到了。

  “冷静,兄弟!”

  塔洛斯的身体猛地向前倾去,赛里昂和马库沈立即冲上去将他抱住。

  “这不够!”

  “塔洛斯……”

  赛里昂顿了一下,打算伸出双手将先知拖回来。

  马库沈睁大眼睛注视着这一切,拿不准是否要去抓他的武器。

  塔洛斯还专注于将他兄弟们甩开,火焰在他的黑色双目中跳跃着。

  “还不够!!我们背负了这么多世纪无意义的罪恶和无尽的失败!军团被毒害,我们牺牲了整个世界来清除它,但我们也失败了!我们是唯一被自己的原体仇视的军团!在这我们又失败了!我们誓言向帝国复仇,可我们逃离了每一场我们不占尽优势的战斗!我们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你们曾有哪怕一次,不怀揣逃跑的希望,尽力奋战过吗?我们中任何一人有过吗?你们自从围攻泰拉后,有过一次带着你可能会牺牲的信念拔出你的武器吗?”

  忽然,塔洛斯的身体软了下来,整个人又重新瘫回椅子上。

  “没有,从来没有……”

  正当他喃喃自语之时,舰桥上忽然警铃大作。

  “紧急报告!有不明信号的战舰接近!”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