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61章 灵魂预视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一声爆炸打断了这位忠诚星际战士的话,中间夹杂着远处的尖叫声。

  “这里是诅咒回声战舰的塔洛斯,我不会说俏皮话,只会说真话,你们的进攻失败了,你们逃避我们复仇的行动也失败啦,我们说话的时候正在看着你死在我们的鸟卜仪投影上,如果你还有什么遗言,现在就为子孙后代说出来,我们将记住他们,因为我们是第八军团,我们记忆永存。”

  “肮脏,可恶的叛徒!”

  通讯器劈啪作响。

  “他听起来好生气呀。”

  赛里昂开玩笑说,随即塔洛斯无言地瞪了他一眼,使他安静下来。

  “塔洛斯?”

  那连长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是的,埃涅阿斯。”

  “愿你在永恒地狱中被诅咒和欺骗。”

  塔洛斯点了点头,尽管他的对手不希望看到这个姿势。

“我相信我会,但你比我先到,所以现在  就去死吧,连长,为你虚度的生命哀悼。”

  “我不怕牺牲,烈士的鲜血是帝国的种子!以基里曼之名!勇气和荣——”

  链接断了,在投影中,敌舰的符文符号在残酷的小行星风暴中消失了。

  “王权披风和所有灵魂一起迷失了。”

  女通讯员说到。

  “把我们带到离残骸区更近的地方,用武器把剩下的一切都消灭掉。”

  “是,我主。”

  塔洛斯从宝座上站起来,疲惫又痛苦。

“我们整个对话都在船上广广播,愿那些还活着的起源战团杂种们能听到他们的连长死去,为他们的战舰被焚毁的消息而灰  心丧气吧。”

  随后,塔洛斯走到战略室的边缘,把夏尔的尸体扛肩上。

  “我要哀悼我的兄弟,只有在急需时才能召唤我。”

  一切烦扰的事务退去,塔洛斯独自沉思着,坐在第—烈爪武器室的寂静中。

  经过最近几周的残酷战斗,现在的他异常渴望平静。

  范卓尔死了,血盟号也毁灭了,破碎之鹰现在只剩下几个身心俱疲伤痕累累的孤魂野鬼,和一打已经很难称得上是阿斯塔特的泣血之眼猛禽。

  这个时候,虽然很不情愿承认,但塔洛斯非常渴望有夏尔在自己身边。

  塔洛斯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夏尔就在那里:一个贩卖人肉的店主在黑暗的诺斯塔姆之夜被一个男孩杀死。

  当黑道战争席卷城市时他和他相依为命,总是骂脏话,总是第一个开枪,最后一个提问,永远自信,从不后悔。

  夏尔是第一烈爪最真实的利刃,也是他们在战斗中形成脊梁的力量。

  正是因为他,其他烈爪才总是不愿与他们对峙。

  当夏尔活着的时候塔洛斯从来没有担心过第一烈爪会输掉─场战斗。

  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喜欢过对方,但兄弟情谊不要求友情,只要求忠诚。

  他们背对背站着时,整个银河系都在燃烧——永远是兄弟,永远都无法成为朋友,在叛徒的道路上一起走到最后。

  但这—切现在都无人倾听了。

  “如果这世间有地狱的话——”

  塔洛斯捂着头痛苦地喃喃自语道:

  “你现在正往那走,我相信很快就我也能在那儿见到你了,兄弟。”

  诅咒回声仍在平静的漂流,等着领航员恢复再次冒险飞回伟大之眼。

  在目前的情况下,即使是—次短暂的飞行也可能会杀死奥塔维亚,更不用说一次持续数月或数年的航行穿越银河系的大部分地区。

  塔洛斯太清楚自己从未经历过真正的亚空间风暴了。

  眼睛是一个不受欢迎的避难所,即使对有经验的巫师来说也是如此。

  一个未经测试的领航员,尤其是一个精疲力尽的领航员是一个他在没有其他选择之前不愿测试的累赘。

  当他闭上眼睛时他仍然能看到灵族。

  他们轻盈的身影在摇曳的余影中起舞,影子对影子———会儿黑,一会儿静,一会儿银,一会儿尖声喊叫。

  灵族,他不再需要睡着才能看到他们。

  尽管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灵感,但这是否也加速了他的退化,就像某种癌症的治疗方法,除了加剧肿瘤的黑色扩散外什么也没做?

  几个星期以前,他在药剂室和瓦列尔争论过,但事实是冷酷无情的——他不需要读鸟卜仪,也不需要生物节律扫描就能知道自己在溃烂。

  这些梦就是足够的证据。

  自从夏尔死后,他们变得更坏了——更严重,更不可靠。

  但即便如此这也是可控的,至少在一段时间内。

  灵族的梦是不同的,因为它们不仅仅是梦,他不再需要睡着才能感觉到它们。

  疯狂异形的嚎叫和刀锋变得像他周围的墙壁—样真实,像他兄弟的声音—样切实。

  最使他苦恼的是他为什么还能看到他们?

  自从地狱虹膜之后,当梦第一次到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耻于他不愿回到恐惧之眼。

  但现在,预言似乎成了泡影。

  夏尔不能死两次,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自己的错误感到欣慰。

  决定告诉别人多少是不容易的。

  告诉太多,他们就不会追随他。

  如果太少,他们就会猛拉锁链,抗拒他的指引。

  “塔洛斯。”

  突然,一个影子在他的视线边缘说。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本能迫使他往左看。

  但什么都没有。

  没有图像,没有声音。

  当他呼气时他听到了刀片与陶粒的碰撞声,如同记忆般模糊,它可能是从船上附近的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可能是在他的脑海里。

  “塔洛斯。”

  另一个声音低声说,一个东西掠过他的视野。

  他瞥了一眼,看到它消失了。

  但他依稀辨认出那是一个蝠翼头盔。

  “塔洛斯。”

  他低下头慢慢地呼吸,反常地享受着脑壳里血管的搏动,疼痛提醒他醒着。

  某种预示,来自他继承原体的能量,也是他能够带领战帮走的那么远的原因。

  但他并不喜欢这种将他头骨撕扯成碎片的感觉。

  “塔洛斯,奈森四号。”

  他垂下头,垂下疼痛的脑袋。

  “那里有什么?”

  “塔洛斯,奈森星系……”

  “告诉我那有什么!”

  他咆哮起来。

  “命运。”

  一个他讨厌且惧怕的词汇,灵魂猎手身体一颤,在浑身被汗水浸透的状态下苏醒过来。

  他立刻召唤来一个仆人。

  “我休息多久了。”

  “三十五个小时零——”

  “让舰船准备改变航行方向。”

  “呃……是哪里呢?”

  “暴风星域,奈森星系。”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