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60章 痛失手足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从小梦想成为英雄的塔洛斯绝不会想到,他未来会变成一个残忍,血腥的杀人狂。

  就像他想不到破碎之鹰战帮会被起源战团逼到绝境。

  或者他们几乎就要失败了,被敌人跳帮,寡不敌众,如果不是夏尔击败了敌人的冠军——

  说到夏尔,瘫坐在地板上的塔洛斯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看向自己那位兄弟。

  夏尔扔掉了剑,以近乎疯狂的耐心靠在了拱形的墙壁上。

  他在那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品尝伤痛,屏住呼吸。

  从他胸甲流出的血闻起来实在太鲜活,太纯净了。

  这是心灵之血,他懂。

  但这样可不好,毕竟一个心脏爆裂就得使他卧床几个星期以适应一个强力的替代品,而两个的话——

  他的一只胳膊动弹不得,另一只也麻木,手指不灵活,一条腿无法弯曲,胸部愈发冰冷的伤痛扩散得越来越远。

  想要尝试挪动身体的努力失败后,他又哼了一声,无法离开墙壁。

  也许再过一分钟让他的再生组织修补损伤就可以了。

  就这样吧,这就是他能做的一切。

  船舱里,赛里昂是第一个起身的人——从对面的墙上爬了起来。

  他的盔甲看来几乎和夏尔的一样残破,他没有帮扶其他人,而是举起手里那把已经损坏的锤子。

  “它的能量电池现在已经消耗了80,也许它打我们比打你还重呐。”

  夏尔没有回答,他就—直靠在墙上。

  “我从没见过此等决斗。”

  赛里昂补充道,移动到他兄弟靠着的地方。

  “滚啦,我需要点时间呼吸。”

  “如你所愿。”

  赛里昂又走到仍然瘫倒在甲板上的塔洛斯身边。

  先知的脖子上被注射了一小瓶化学兴奋剂,导致他的肌肉发生痉挛。

  片刻之后,他突然呜咽着站起来。

  “我以前从来没有被雷霆之锤打过,瓦列尔也许会和我们讲述它对神经系统的具体作用,但我再也不想感受它了。”

  “幸好那一下是歪的。”

  “我可不觉得是歪的。”

  “如果你还活着,那它就是歪的。”

  一个接一个,第—烈爪都站了起来,但还有最后一个人。

  “夏尔。”

  塔洛斯走过去。

  “我真不敢相信你杀了他。”

  夏尔对他的兄弟发出欢悦的冷笑。

  “这没什么。”

  塔洛斯随即把头盔丢给他,夏尔艰难的接住头盔,这是他的战利品。

  有那么一会儿,夏尔用手指抚摸着那些带翼顶饰——正式的军团装饰,它正在低头看着他呈现在银河面前的痛苦面容。

  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丁点儿血,甚至他的脑袋都已经变成了碎骨碎肉的混合物,光是在眼窝内转动眼珠带来的痛苦就足以让他下跪,但他可不允许这种软弱被表现出来——眨眼的剧痛使他自己都缺乏想象力来描述。

  他甚至不愿知道他的脸还剩多少。

  其他人都用担心甚至同情的眼神看着他,但这只会让他更生气。

  “你还能战斗吗?”

  塔洛斯询问,隐藏住自己的关心,但他的表情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我感觉好多了。”

  夏尔努力点了点头。

  “应该还可以。”

  “我们需要快点行动了。”

  马库沈开口到,他是他们当中最虚弱的一个,失去动力后他的战甲几乎毫无用处,丝毫没有增加他的力量和反应能力——关节没有转动,背包也没有嗡嗡作响。

  “我们需要联系别的烈爪防止我们被再次跳帮。”

  “夏尔。”

  塔洛斯又说了一遍,他现在完全不关心其他事情。

  夏尔抬起头。

  “干嘛?”

  “拿走锤子,你应得的。”

  夏尔把头盔举回原位,咔哒一声卡死他的锁眼,他的声音变成了通常变调的咆哮。

  “塔洛斯。”

  他带着一种沉重的语调说道:

  “我的兄弟。“

  “什么?”

  “我后悔之前和你争论……希望过有意义的生活,希望想办法赢得这场战争,这并不是罪恶。”

  “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兄弟。”

  “好的。”

  夏尔慢慢站了起来,但他的血始终没有止住,一直在流淌,在他的脚下汇聚成一个小水洼。

  “——以——后。”

  夏尔迈开了腿,但他只走出了一步。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的头慢慢地向前滚动,在一场无骨颠覆中身体也随之倒下,而他头盔里最后的声音是一阵悠长的叹息。

  夏尔就这样倒在塔洛斯的怀抱里,战甲只能无力地发出刺耳信号。

  “夏尔————!!!”

  当内部的问题解决后,诅咒回声带着鲨鱼般的饥饿感穿越太空。

  军官和士兵们在战略甲板陷入了熟悉的有组织混乱时,开始执行他们的战斗任务。

  舰桥上满是嘎嘎的响声和杠杆的叮当声,混合着嘀嗒作响的声音和手指敲击按键的声音。

  “有起源战团巡洋舰的迹象吗?”

  塔罗斯在他的中央宝座上问道,眼球显示器上,一颗被剥落的卫星已经被新的小行星群包围了一半,看起来很可怜。

  “我看见他们了,大人。”

  鸟卜仪之主透过他的换气面罩吸了一口湿气。

  “现在就呈现在全息投影上。”

  起初,塔洛斯无法从残骸中辨认出这艘船。

  投影显示的建筑以其一贯的不稳定性闪烁着,提供了一个有数百个目标的场景。

  卫星破裂的边缘在图像的一侧是一个不规则的曲线,各种形状和大小的石头装饰着上面的空间,还有一层薄雾,代表着颗粒碎片太小,无法聚焦在单独的锁定器上。

  他们就在那。

  一艘阿斯塔特战舰的船头有明显的分叉,其武器的符文符号射入虚空。

  这艘投影中的船行驶着,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小行星群的中心,在它试图开辟自由之路时把火力倾斜在了周围的岩石上。

  他几乎对它们没有在最初的爆炸中被摧毁感到失望,但至少他现在可以直接看到它。

  “我不禁感到一丝自豪。”

  他对船员们说:

  “你们都做得很好。”

  漂流的岩石在太空中翻滚,相互碰撞粉碎成更多的碎石,塔洛斯观看投影的展览,是不是有几大块东西与闪烁的船相撞。

  原始的成像程序几乎没有显示出这种撞击所造成的巨大破坏。

  “让我们进行一个视觉确认。”

  塔洛斯知道这需要等上几个小时才能拉近距离,于是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想要打发时间并让跳帮到船上的起源战士的胜算进一步缩小。

  “呼叫敌舰,并过滤信息,让船上的每个通讯频道都能传送我们说的话。”

  女通讯员照做了。

  先前的舰桥在尖叫停止后一片寂静,现在又响起了敌人巡洋舰传来的声音。

  单调的侍从声音与岩石撞击船体的声音形成了背景和声,一个洪亮的声音气喘吁吁地说着话。

  “我是王权披风的埃涅阿斯连长,我不会听从你的嘲弄,异端,也不会被你的诱惑误导!”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