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05章 群鸦盛宴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在这个战场上,叛军与忠诚者之间的斗争急剧失控,驱使双方冲突的信念不再存在,所剩下的只有为了刺激战争的冲动。

  愤怒、绝望与恐惧占据了人们的灵魂,风暴滋养着那狂暴的心灵,并增强着亚空间之物的力量。

  赛维塔在那漩涡中几乎看不到人类,但那里仍然有存在曾是人类的一群生物,与众多躯体连结在一起,就像一颗满是节瘤的大树,而树枝就是无数手臂和大腿。

  在混沌加强其掌控时变化着,但那支柱仍在那里,这给了他一个机会。

  暴风在他的周围怒号,灵能之风波席卷着胆敢孑然一身投入风暴中的非凡存在,但他只是紧紧地抓住他的长戟,因为巨大的危险会在这攻击中到来。

  风暴会试着让他放弃战斗,并就此消灭他。

  物质世界成为了这场斗争中最为脆弱与暗淡的形态,群鸦王子努力将他的注意力精确地分为两半,在进攻与防御之间保持着平衡,并加强彼此的力量。

  然后,他挥出了轰鸣的长戟,如同一道叉状闪电,一次性击中了多个目标。

  风暴中的凡人节瘤在灵能之火中爆发,躯体和精神同时燃烧着,毁灭从一个平面扩散到另一个平面。

  赛维塔一次又一次地猛击,长戟翻飞间,拍打在他身上的触须和利爪纷纷断裂。

  这一刻,他的意志不可动摇,他的狂暴毁天灭地。

  那曾是人的诸多怪物纷纷绝望死去了。

  眩晕的能量逼近攫取他,但他的防御坚不可摧,并拒绝了那虚假的许诺。

  很快,那风暴开始在他的进攻前衰弱。

  失去了人类养料,旋风逐渐消散,而更广的旋涡也在收缩,而那气流在赛维塔多摧毁节瘤时也变得不再凶猛。

  慢慢的,亚空间能量失去了凝聚力并逐渐消散。

  随着风暴退却,赛维塔抵抗着胜利与速度的新诱惑,他的自制力和防御空前重要。

  即便如此,他已看见斗争结束的到来。

  忽然,在即将结束的暴风中,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赛维塔无法清楚地感觉到那是什么。

  它搅动着风暴的气流,并从亚空间深处伸出,心怀意图而行事。

  回应一个逼迫着物质世界稀薄帷幕的存在的命令,并因自身尚不能现身而愤怒,风暴中剩下的人类节瘤突然改变了其全部力量的方向。

  聚集的能量冲出风暴击向赛维塔,虽然被他用长戟拦住,但能量还是随着亮光而爆炸。

  赛维塔被击退了十多米。

  当他站稳时,那些结瘤生长着,转变为一头巨大的怪物,闪闪发光,连周围的石头都炸为火焰。

  赛维塔看到了来袭的攻击,他从风暴中后撤。

  索尔同样看到了危险,立刻调整风暴鸦的武器对准那个怪物。

  子弹在光环边缘爆炸,风暴进一步衰弱,它所剩余的狂怒将自身转变为一个能量新星。

  它的身上遍布人类的脸庞,在痛苦、力量和疯狂中扭曲,随后怪物那细长的臂膀伸向赛维塔。

  乌斯塔德全程注视着这一切。

  在此之前,他从未得见如此的战技,也从未得见如此的平衡,如此迅猛的狂野,如此无情的艺术。

  连索尔的剑刃,也为之逊色。

  当群鸦王子旋转长戟时,晦暗阳光从他银灰色的盔甲上像光晕一样反射而来。

  那是一种残暴的狂烈,一种贵族般的蔑视,是如此辉煌灿烂。

他挥舞着他的战戟,仿佛那是一个活  物,一个他曾经驯服的灵魂,现在正被迫狂舞。

  赛维塔将杂乱无章的战斗语言提纯成恐怖无情的篇章,绝不奢侈,绝不浪费——每一次击打都带有满满的杀意,恰到好处,一丝不溢。

  只是几秒,他便把发狂的野兽步步击退。

  它对他怒不可遏,在愤怒和痛苦的狂暴中冲他咆哮,疯狂地挥舞着巨大的、摧筋断骨的利爪和蟹钳,希望将他的脑袋从身躯抡下。

  赛维塔紧贴着它,好似一个正在吮吸猎物血液的蝙蝠,战戟闯出又回切,用飞速旋转的利齿刺穿那不洁的血肉,深深地咬进下面腌臜的骨头里。

  它妄图用一记重拳将他粉碎,但他飞旋闪身,忽的又战戟重劈。

  登时鲜血四溅,怪物被割断的拳头干脆利落得从手腕上分离,沁入一股污血之中。

  亚空间的野兽愈发狂暴,它眼睛狂野难遏,自那无底深渊一般的咽喉中不断涌出泡沫。

  它的另一个爪子挥出,如一枚子弹般飞快。

  这时,赛维塔已然开始动作,只见他单脚一旋,将长戟反手一背,用旋转的力量将战戟的头部撞向对方的利爪。

  两者相撞的瞬间,整个战场都在为之颤抖。

  赛维塔却不为所动,但见他双手住金属握柄一抵,那野兽的手臂登时碎裂。

  它踉跄地从猛攻中遁逃,那咆哮声变得越来越弱,越来越绝望。

  最后,它的杀招是一口足以溶解金属的酸液。

  但这被赛维塔轻易躲开了。

  群鸦王子穷追不舍,他那冷酷无情的攻击依然持续。

  战戟持续轰鸣,从那恶心的躯体上切下一大块流脂的肉块,然后回转,在它的胸口上撕出一道长长的裂口。

  血浆混杂了泥土,在它的脚下咕嘟起泡。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快  那只野兽摇摇晃晃地转过腰身,它的胃在淌血,它的下巴无力地耷拉着。

  它凝视着凶手,八只蛇形的眼中充满了液体,胸口阵阵起伏。

  赛维塔不为所动,把战戟高高举起,双脚扎实。

  怪物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保护自己,那张涕泗横流且可怜的脸早已破损不堪,悲惨和迷茫是它最明显的标识。

  它知道何物正在湮灭,它知道何物已然消逝。

  在绝望中,它尖声叫出一个词。

  “叛徒!”

  紧接着,战戟呼啸而下,在俯冲时拽出一条条血淋淋的尾迹。

  砰的一声,野兽的头重重坠下。

  下一秒,一道亚空间火焰的猛烈爆发从无头的躯体上向上射出,但在赛维塔面前却一分为二。

  群鸦王子冷冷的甩掉链锯上的血肉,踏在怪物的伏尸上,而远方护墙上则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

  风暴恰在此刻烟消云散。

  这时众人才发现,风暴曾遮蔽的地面上,躺着不可计数碳化的尸骸,在摧毁它们的痛苦中扭曲。

  它们的畸形异乎寻常,某些尸骸有近乎六米长,某些有五只手臂,有三分之一的尸骸相互间长出了一群头颅——总有足够的人类形体展示出那已死怪物曾经的模样。

  这些残骸堆积在战场上,形成了一个高近十米的尸山,而赛维塔便屹立在尸山的顶端。

  连他自己也记不住,自己究竟杀了有多少。

  亚空间扰乱的一切物理法则,或许在外人眼中他只在风暴里待了十几秒,但他自己感觉可能有好几天。

  这时,天空又响起一阵轰鸣。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