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64章 追猎者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马库斯·奥格尼斯·卢克莱修能够感觉到死亡触碰着他的每一寸肌肤,这让他感到疼痛——深入骨髓的痛楚。

  异端们在这个教堂内在做着一些事情,映出一道深长的阴影,使得尖锐的声音在亚空间回响着,如同尖叫一般。

  自从马库斯踏足瓦莱多以来,这种感觉便始终不曾停止过,如同死亡的阴影般如影随形。

  就像那只该死的鸟一样。

  它正站在那里,弯曲的爪子紧紧攥着大梁的边缘。

  那只鸟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曾眨眼,不曾啼叫,不曾整理她的羽毛,它只是站在那里紧紧盯着马库斯。

  在它落脚处下方的柱上,有一个用血涂抹而成的标志,刺鼻的味道穿过烟雾浓重的臭味传进所有人的鼻子里。

  那是一个围绕着狭长瞳孔的螺旋,异端的标志。

  那螺旋完美地缠绕着,让马库斯看得不禁有点出神,并感到一阵呼吸困难。

  绘制这一标志的人倒在这一柱下,身体无比破碎,只能依稀看出他生前穿着的国教牧师长袍和大量的羽毛装饰,皮肤还上刺着五彩斑斓的带有金属光泽的纹身。

  这名异端是这个教堂的主教,也是马库斯追猎的异端中的一人,在暴乱发生前,他就已经确定了几份重要的名单,并打算实施秘密抓捕。

  但随后的叛乱打断了马库斯的计划,这个主教躲进了阴影当中,他以为自己完美的藏了起来,但是他错了。

  在审判官面前,异端无处可藏。

  因为马库斯不需要脚印,视野乃至声音来狩猎,他能够在黑暗中追寻着异端思想的味道来到他绘制标志的柱下。

  然后摧毁了他。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马库斯除了是一名审判官,还是一个灵能者,心灵系的能力者,这也是他最后的杀手锏。

  可是现在,望着这个异端的标志,他不自觉的用力攥紧了手中那把家传的宝剑,剑柄顶端的灵能水晶也随之嗡嗡作响。

  突然,他前方的柱子开始破碎,碎片飞溅出来和其他的物体一同漂浮在马库斯身边的空气中,包括工具、铆钉、螺丝、空弹壳、断裂的骨头……

  这些物件漂浮在审判官的周围,连他脚下的地面也颤动着,头顶的管道弯曲扭动。

  他尝到了血的味道,血溅到了马库斯的嘴唇上,是柱子上的血,绘制异端符号的血。

  那只眼睛,它从不眨眼,就像那只鸟一样。

  “马库斯。”

  一个声音响起,迫使马库斯的目光从鸟的身上移开。

  他的一个随从,凡尔纳,一个退役的星界军老兵正站在他的右侧,激光枪握在手上但并未举起。

  不远处,他的另一个随从,卡尔萨斯,一个拜死教的刺客,也正在注视着他。

  虽然他的脸隐藏在苍白的骷髅面具下,但马库斯能够感觉出来,拜死教刺客那警惕而满是杀意的眼神。

  意外并非第一次出现在他身上,危险一直在等待着他。

  灵能失控是每个灵能者都会面临的问题。

  而结局,往往又都是很糟糕的。

  马库斯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仿佛嘴唇上的血液将嘴封起来了一样。

  有什么物体在他身边缠绕着,如同风暴一般。

  电弧不断从他那精工制作的胸甲上闪过,但凡尔纳没有退缩。

  “控制。”

  老兵话语中携带的意思很清楚,他的枪没有移动,垂下的枪口又圆又黑,就像那只血眼一样,像那只鸟的眼睛一样。

  “控制。”

  马尔萨斯小也声重复道。

  更多的血涌入马库斯的嘴中,似乎要将他溺毙。

  马库斯眨了眨眼,不断回忆着过去接受的试炼,并用坚定的信仰充实自己的心灵。

  在一阵燥热后,在他的眼后她看到了它——一颗用人体组织拼凑的巨树伫立在巨大庭院的中心,它的根如同鸟爪一般紧紧包裹着脚下的地面,骨白色的树冠向上延展着,触碰着充满雷暴的天空。

  天空中,一只银灰色的猎鹰正在与云层中若隐若现的巨蛇搏击,它的鸣叫震撼天地。

  这是一个预兆,或者说一个预示。

  之后,马库斯感受到身上的疼痛减轻了,

  “不用担心。”

  他终于能够开口了。

  “我不会崩溃的。”

  围绕在他身旁的物体纷纷掉落在地面上,听起来就像一场风暴一样。

  深呼吸几下后,马库斯用手蹭掉脸上的血液,留下红色的痕迹。

  “我看到了,大敌就在这,在黑暗之中。”

  看到马库斯恢复正常,其他几人也纷纷松了一口气,凡尔纳则乘机点了一根烟。

  “呼叫舰队?”

  “恐怕很难,亚空间通讯已经被黑暗投影的形状笼罩,所有事物都在发生着变化。”

  话虽然说得很明白,但马库斯却知道现场没几个人听得懂,这更像是来自那只鸟的一个冷酷的笑话。

  他已经看见那只鸟数个月了,自从他行走在警戒星的巢都街道之后,它便一直跟随着自己。

  但只要他能够看到这个生物,他也不曾对任何人提起过这只鸟的事情,尤其是凡尔纳。

  这会让他变得紧张,认为这是个愚蠢的死亡邀请。

  只有马库斯自己清楚,这只是一个神秘的亚空间生物,就像他一生遭遇的全部瞬间一样,只是另一项试炼。

  而他也绝不会崩溃。

老兵走到主教那破碎的尸体前,大量了片刻后,将一旁的油灯踢翻,顿时泄露的圣油便引燃了大火,将残骸吞噬  “好了,现在要靠他自己为之前的愚蠢作出回应了。”

  一旁靠着柱子的拜死教刺客点了点头,

  “我们都会的,在死亡当中。”

  虽然习惯了对方的悲观主义情绪,但凡尔纳这次摇了摇头。

  “那死亡得先抓住我才行。”

  这番话让马库斯不禁笑了起来,笑的如此大声以至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那死亡一定得很幸运才行,想抓到像你这样的刺头的话。”

  凡尔纳露出微笑,但却是真正意义上的皮笑肉不笑。

  他们都因为战斗的疲劳而感到疼痛,自从来到这颗星球,他们几乎每一秒都在扣动扳机,每一分钟都在挥动战斗刀。

  每次摧毁敌人都让疼痛增加着,但疼痛并没有阻碍他们继续战斗下去,去挥刀,去射击,去杀戮。

  马库斯又扫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确认对方已经被彻底毁灭后,拿出一个小型的加密数据板,开始记录。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