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57章 瓦莱多事变(下)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起初,有些人被谋杀了,但更多的人是被绑架后失踪了,他们大多是与宗教无关的人员,在悄无声息间消失在夜幕里,没有一点痕迹留下,也没有证据表明他们被关押在何处及何人绑架了他们。

  再然后,是当地大主教邀请所有星界军军官参加典礼,但是对轨道上的运输舰队却没有任何表示。

  亚瑞克是最早觉察出不对劲的那一批人,他紧急召回了所有士兵,并迅速构筑了防线。

  事实证明,他做的事情挽救了整个4337团。

  在庆典的同一天,他们便是失去了与轨道运输舰队的联系,随后愤怒的暴民开始袭击附近的帝国的机构和办事处。

  甚至骚乱的人潮还迅速淹没了留守当地的法务部,将里面的法务官拖上街头,刀斧加身,砍成了碎片。

  被拖走的人无一例外,都被肢解。

  然后暴徒们点燃了帝国的鹰徽,将一切与帝国有关的东西都丢进火里焚烧。

  在几名前去围观典礼的4337团士兵想方设法逃脱了被谋杀和绑架的命运,并逃回了驻地。

  后来,这些幸存者讲述他们的故事时。

  他们提到,所有人都在突然之间爆发了疯狂的杀戮,充满了突然和戏剧性。

  一种原始的蛮荒行为,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突然降临到那些朝圣的信徒身上。

  一分钟以前,人们都还是正常的,虔诚的,接下来就爆发了令人震惊的可怕暴力。

  刚开始亚瑞克认为这种暴力是疯狂或者失控的。

  但根据幸存者的说法,情况恰恰相反,信徒对待杀戮的态度令人毛骨悚然。

  他们组织严密,好像成千上万的叛乱分子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在暴动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知道他们身上任务的发动时间。

  这是最可怕的一点,人们像机器一样完美,准确。

  这些暴乱者和他们的所有同谋,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们之间有过沟通和联系,然而他们的行动却配合得完美无缺。

  即便他们的计划中有某些部分失败了,剩下的人在没有和其他叛乱分子沟通过的情况下,也能迅速地适应新的变化和环境。

  这到现在也是一个未解之谜,但已经不是留守在地面的星界军目前所面临的最紧迫问题。

  从叛乱爆发到现在,他们已经与敌人交锋了数十次,虽然每次都击退了敌人的进攻,但他们的阵地也在不断被压缩。

  更严重的是,他们几个团被完全分割,无法相互支援,其中一个团在叛乱初期受损最为严重——那个团的长官没有听从亚瑞克的劝告,去参与了庆典,并且很多士兵也惨叫了。

  之后,仅剩下不到一半的士兵惊讶的发现,他们曾经的战友正在攻击他们。

  根据最后的无线电通讯,亚瑞克判断他们在5个小时前就已经被彻底消灭了。

  这正是这些邪教徒们的可憎之处,当你与他们战斗时,你同时还需与整个星球的人民对抗,牧师与工人,富贵的,贫穷的,充满野心的与高贵无私的……甚至还有曾经的战友。

  所有人都是潜在的敌人。

  但对于那些和他共同服役的士兵而言,他们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毕竟悲惨的真相常常会转化为恐惧,让他们难以扣动扳机。

  无论理由如何,放弃战斗的士兵一定会发现自己面对他那黑洞洞的枪口,接受惩戒。

  没错,惩戒。

  亚瑞克就是为了做出这种决断而生的,为违背军纪者施以审判的铁锤。

  他很清楚向自己的战友扣动扳机意味着什么,这份职责又让他成为了什么,但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并非被愤怒抑或仇恨所驱动,这会破坏其行为的正当性,使之与犯罪无别。

  因为他的职责是消灭软弱。

  “傻瓜……”

  米勒嘀咕着走上前,蹲下身来摘走了挂在哈维尔脖子上的身份牌。

  他的身份牌不会被与那些光荣战死的士兵们一道送回故乡,而会在战事结束后被统一销毁,哈维尔的名字会随着他的身份牌一同消失于烈火当中,在时间的长河里被所有人所遗忘。

  除了他,亚瑞克。

  他从不忘记死去的战友们,这与光荣与否无关。

  “政委。”

  是米勒中尉的声音,粗糙而饱经沧桑,和他人一样。

  这位连队的指挥官像大多数的星界军一样身材高大,左侧脸部从发际线到脸颊处刻着三条深深的伤痕。

  战士们都说他很幸运,因为他在弗伦星的恶战中奇迹般地设法保住了眼睛,他们都说他一定受到了帝皇的恩惠,抑或是自己本身受到了命运的护佑。

  但亚瑞克不相信运气,他相信米勒幸存了下来是因为他和其他人一样为了每一口气而奋战着。

  “车站前端已经事实失陷了。”

  米勒将哈维尔的身份牌揣进了口袋里,这个染血身份牌与其他人的在口袋中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按照敌人的攻击强度,我们可能没有更多的力量继续防守这里。”

  亚瑞克凑到米勒身前低下头来看着他手上鸟卜仪覆满灰尘的屏幕,临时组织的反击部队大概是在十分钟前进入车站的,彼时车站内部还有一百多名士兵防守,现在只剩下不到三十人。

  大量的区域已经被敌人占领,并且他们还不断冲击其他区域。

  “但我们必须守住这里。”

  亚瑞克对车站如此看重的一个原因,便是在于这里有一个大型的信号发射器,虽然现在与轨道的联络还处于中断中,但只要发射器还在工作,那么他们就有可能重新取得与舰队的联络。

  那个时候,他们才有生还的希望。

  一旦失去信号发射器,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缓慢而痛苦的死亡。

  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他们根本没有突围的可能性。

  “守住这里,才有希望。”

  意识到政委说的是对的,米勒点了点头。

  “还有一点,先前派出的侦察兵发现远方时候有什么大型物体在靠近,我猜这些家伙可能准备动用什么重型设备。”

  “所以我们更要马上夺站,在敌人将什么‘在靠近’的东西送来对抗我们之前巩固防御工事,否则到现在为止我们付出的一切牺牲都将失去意义。”

  “我明白,政委。”

  米勒看了一眼他的小队。

  “我们不会输。”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