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55章 瓦莱多事变(上)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终于,随着无缚之魂号的净化完成,这个机械也到了必须要处理的时候。

  “战团长,你的那个……能力,一定对它有作用,所以我建议你直接消灭它。”

  沉默一会后,牧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它还有很大的用处。”

  突然,一个懒散的声音从两人背后响起。

  索什扬回头一看,发现是赛维塔。

  “小子,回想一下,这个东西的作用,有了它,在亚空间里你的舰队将无往不利。”

  确实,赛维塔说的也没错,这个机械的能力对于一支舰队而言相当的强大,这等于别人都说摸瞎在亚空间里航行的时候,你是睁着眼睛并且还知道附近有谁在走。

  “想想吧,它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工具没有好坏,只是看使用它的人。”

  “我们绝不可以使用恶魔的力量。”

  亚兹丹立刻反驳了这番话。

  “这是阿斯塔特的底线。”

  “哈,这不是底线,这叫死板,你要是知道当年你们口中那些忠诚者都使用过什么力量后,一定不会这么说。”

  “好了。”

  索什扬打断了两人的争论,他走上前,一把拽掉门上的锁链,然后用力推开。

  巨大的机械阴沉沉的耸立在他的面前,就好似一头匍匐的巨兽,上面还能看到残留的血迹和那些亵渎的文字。

  随着大门被推开,一阵细碎的低语开始回荡在众人的耳膜中。

  “前任战团长在最后的时刻告诉我。”

  他慢慢拔出了腰间的圣焱剑,脸色逐渐变得铁青。

  那些低语逐渐变成了咒骂和嘶吼。

  “使用和共谋是有界线的。”

  咔嚓一声,圣焱剑深深的没入了机械内部,那些咒骂和嘶吼变成了哀嚎,并不断减弱。

  索什扬猛地一扭剑身,然后拔了出来,顿时从那裂口中溢出许多深紫色的液体,就好像一个流血不止的伤口。

  随着他每一次呼吸,灰髓的力量都在增强,他将双手探入那裂口中,没入那些液体,似乎想要扼住什么。

  慢慢的,那些液体冻结了,然后开始像灰尘般飘散。

  “这,就是我的回答。”

  赛维塔看着他,没有说话而是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转身走出了仓库。

  在离开仓库大门的时候,正遇上双手抱胸靠着门沿的索尔。

  “所以我赢了。”

  看着索尔那象征胜利的微笑赛维塔咒骂了一句,然后大步朝外走去。

  “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死脑筋,什么十一军团我都看你们就是多恩的崽……”

  索尔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走进仓库里,此时恰好索什扬也正在往外走,两人撞了个正巧。

  “索尔教官?”

  “刚好。”

  索尔拿出一块数据板,交给索什扬。

  “这是苦行者战团半小时前发来的讯息你看下。”

  索什扬接过数据板花了两分钟把里面的内容扫了一遍后,眉头立刻挤做一团。

  “瓦莱多发生严重暴乱?派去镇压的的几个团失去联络?疑似出现混沌活动迹象,署名者是……审判官马库斯·奥格尼斯·卢克莱斯。”

  他放下手中的数据板,担忧的说道:

  “瓦莱多出大事了。”

916.M41,瓦莱多第九教区,4337步兵团防线  哈维尔是一个将死之人浑身浴血。

  他拼命地奔跑着,尽一切可能地驱动着自己疲惫不堪的双腿。

  他的肺因为吸入了过多的废气而燃烧着但他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他顺着轨道线疯狂地奔跑着,身后传来激光切割机与焚化器作业的声音冲压机磕磕绊绊地不断重复着一模一样的工作起重机不断地将不同规格的车厢搬来搬去。

  这里原本是一个车站在半个小时前还在运作,直到那些人出现……

  轰鸣的机器不断将灰尘卷入空气当中,让哈维尔几乎难以睁开眼睛。

  所有的东西都散发着燃烧与死亡的味道,尝起来也是如此。

  也可能是莫维的血溅进他嘴里的味道,他拼命地干呕着,但依旧什么都吐不出来。

  战友那张裂开的脸,四溅的血浆依旧在他的脑海里无法散去,他生前最后的喊叫声也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回响。

  “开枪啊,你个白痴!开枪啊!”

  哈维尔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那些邪教徒,他们狂笑着,用武器以一种奇怪的节奏敲击着列车的车厢。

  那些被邪恶诅咒的弯刀和仪式匕首杀死了哈维尔连队里的大部分人,邪教徒们一边慢慢地划开他们的身体,享受着他们的惨叫,一边狂笑着把血涂在他们的身体上。

  这让躲起来的哈维尔恶心到无可附加,但他依旧无法射击。

  防线马上要失守了,一切都要完了!

  咔哒,咔哒,咔哒——

  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如此之近。

  王座在上啊,他可不想那样死去,被匕首划开身体折磨致死!

  换句话说他根本就不想死,不管是荣耀地死去还是像其他人一样悲惨地死去。

  他想活下去。

  哈维尔再次开始奔跑,他的嘴里尝到了其他的味道,混合着尘埃与血的味道。

  这有点咸,泪水卷着脸上的尘埃滑进他的嘴里。

  “回来,可怜的大兵!”

  身后的邪教徒嚣张地叫喊着,在不久之前他们都还是最虔诚的帝皇信徒。

  “我们之间还没结束呢!”

  声音穿过机器间的空隙传进哈维尔的耳朵里,他在车厢里不断穿行着,试图躲避。

  无意识的机仆依旧低头重复着自己的工作,丝毫没有注意到从身边跑过的哈维尔,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被打倒或者肢解。

  哈维尔不是没想过反击,但他什么也杀不了,他甚至无法扣动扳机。

  他无法拯救自己的同行莫维,无法拯救战友,无法拯救任何人。

  他几乎跑到了车站的末端,最后一辆列车的车头卧在铁轨上,像烟雾中露出轮廓的巨兽,静止却令人感到恐惧。

  他可以躲在它的下面,如果他可以跑过去得话。

  但哈维尔没能办到。

  他的眼中满是废气,灰尘与他们的血液,他跌跌撞撞的向目标跑去,却撞到了黑影中的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奇怪的是碰撞并没有让他感到疼痛。

  “呦呵,小朋友,你好像迷路了。”

  但他很快绝望地叫了出来,因为他撞上了更糟糕的东西,一个曾经让他整宿整宿都睡不着觉的东西——

  一个浑身是血的邪教徒正带着疯狂的眼神俯视着他。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