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16章 食·忆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我来吧,这些异端信徒的大脑可能会有亚空间的隐患。”

  索什扬走到索尔身边,拿过他手上的匕首,然后从死人的脑袋中挑出一团黄白色的半凝固体。

  当生命从肉体中流失殆尽,腐坏便会立刻取而代之,人体的内部链接也会全部中断,构成肉体的凝聚力与反应也将不复存在。

  尽管没有可见的腐烂痕迹,在咬下第一口脑组织时,索什扬依然可以尝到时间的味道。

  他将其吞咽下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很快,记忆涌起。

  一个虚弱的男人,被一群武装人员包围,指着“他”。

  “他”将其当做父亲的男人,出售了“他”以偿还自己的债务,“他”的痛苦进一步增加。

  另一段记忆随之浮现,破碎而本能。

  饥饿时胃囊渴望的一点残羹剩饭,一条油腻的破布,一个温暖的笑容,瘀肿额头上的一次亲吻。

  一个女人出现了,那是“他”曾经相信已永远忘记的母亲的面容。

  然后画面破碎了,“他”啜泣着,站在一个小车站,许多人和他一样,这里通往地狱,他将一辈子在深不见底的地下工作至死。

  转眼间,“他”又变成了孤身一人,变成了在阴影浊垢中瑟瑟发抖的小乞丐。

  垃圾山的化学恶臭刺激着“他”的鼻孔,如同当年一般。

  画面再次破碎。

  “他”哼了哼鼻子,发现自己是个皮包骨头的年轻人,正挤在混乱人群里,两耳听到的满是地下有人失踪的谣传。

  大家都想加入帮派保护自己,他也看好了一个,叫“铁炉帮”,他认为这可以让自己活下来。

  但“他”在无序的队伍中等了三天,却只听到帮派暴徒和看门狗那刻薄的笑声。

  “他”只能转身走人。

  世界忽然倾覆。

  “他”直冲进轰鸣的枪声中,和嗜血的暴徒们一起飞奔。

  “他”尝到枪战铜火的快意,积锈的栅栏之间,子弹纷飞,刺刀打闪。

  这儿是研磨区,“他”在“吃人狗”的领地里。

  突然,叛徒从背后放黑枪,子弹在肉里钻出了一道火辣辣的窟窿,然后是同伴们把“他”留下等死拖着脚步离开时的摩擦声。

  帮派把“他”留给了狭窄监狱中两两相对孤寂逼人发狂的直立式囚室,留给了流水作业建设尖塔留给了足以杀人的重劳动。

  世界正在陷入黑暗。

  从让人鲜血横流的绝壁洞窟中“他”又一次被抓住押走,拖进了小黑屋。

  “他”进入一个笼子这是地下角斗场准备的众多监牢之一,“他”就是一只野兽活着只为给别人带去死亡。

  但“他”引起了野兽的注意那是矿区监工的侄子。

  晚上,那个人来到“他”的小屋——在竞技场血腥活计结束后,接着用他肥乎乎的手指穿过“他”黏结着血块的头发。

  这条乱伦孽种的口中吐出了一条蛇一般的舌头,上面还带着恶心的口气。

  得益于魔鬼的慈悲“他”在最后一刻杀死了他。

  在漫长的黑暗之后任何暴徒或贼头做梦也想不到的,肉体上的折磨和亵渎令“他”重新知道了什么叫反抗。

  这时一阵杂音出现了。

  那近似于损坏唱片机里的嘶磨。

  吾赐汝解放——

  然后,记忆便开始变得模糊而混乱,好似浓雾中上演的一处处哑剧,所有一切都被笼罩在薄纱之中。

  怪物帮派,流浪的个体在疯狂的虚幻的黑色利爪和拍打的翅膀中被撕碎和吞噬。

  唯一不同的是,原本的痛苦和恐惧无影无踪只有冰冷的寂静。

  “他”以死亡为食,有爪子的怪物怪物的杂役还有敌对的工头——全死在了“他”血腥道路上。

  烟囱倒塌工厂崩毁,大火肆虐。

  更多时间,他坐在一间间蜗居里,聆听着寂静,偶尔外出,也是围绕着缓缓流动的地下暗河漫步。

  之后的一切笼罩在血色之中。

  “他”在黑暗矿道之中奋力搏杀,武器已经断裂,盔甲已经损毁,肉体也已被戕害成血色的残躯。

  那些生物对“他”施以爪击,将“他”拖倒,在“他”尚能呼出带血的空气时便将“他”大卸八块。

  吾乃阴影侍从。

  尖牙在“他”脸上收紧,咬进“他”的血肉,磨碎,拉扯,啃噬,切割。

吾等无所畏惧  “他”将残刃向上刺进了那堆腥臭的血肉。

  吾等便是恐——

  一切画面就此消失,索什扬好似做了一场梦,唯有舌尖萦绕不去的那股腥臭味告诉他,他已经回到了现实中。

  他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满是刺青,全身肢体就剩一条右腿的男人,伸手把他的头骨重新合上。

  “他们的据点在一条地下暗河附近。”

  索什扬拿出地图,仔细搜索了一下,发现在当前位置右侧大约三公里处,是有一条地下暗河。

  不过那个区域曾经发生过多次坍塌,很多通道都封闭了,只有三条通道能够抵达。

  离他们最近的通道,必须穿越一个小型的矿工聚集地,同时那里还有一个小型的机械维修厂,专门用于维修那些采矿设备,更重要的是,地图上在那个区域划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虽然法务部也不知道这些符号代表什么,但他们根据自身经验推测,它们代表的很可能是“危险”。

  更进一步猜测,那片区域有可能是一个异形巢穴。

  如果要绕路的话,那么他们就得穿过三个挖掘区,然后通过竖井换层,再走2公里的路,时间可能是前者的五倍以上。

  效率,还是安全?

  索什扬把这个问题向索尔阐述了一遍,并希望得到一个意见。

  索尔双手撑剑,思考了一会,然后反问道:

  “你觉得,我们一路走到这里,是偶然吗?”

  索什扬想了一会,摇摇头。

  “不是,但我说不出这样得理由。”

  “从我们最初遭遇异形开始,它们似乎就有意识的把我们往这条路上引,其实它们完全有更好的伏击手段和机会,如果不出意外,那场爆炸也是它们制造的。”

  “理由?”

  “直觉。”

  “我们是来消灭它们的,它们不可能不清楚。”

  “是,但它们同样也希望我们来。”

  索尔用剑在地上划了两条平行的线。

  “我们在这里作战,它们在那边作战,然后中间被炸开了,你觉得最直接的结果是什么。”

  索什扬回忆起那袭来的阴影。

  “结果……我们将会和它迎面撞上。”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